銀丹草自戲

Mentha~

貝利亞,你好溫柔啊。
這句話他已經聽過不下百次,除了淺笑帶過,他還真不知道能夠怎麼回應。

溫柔嗎?他喃喃道。
「說是用半條命換的,你相信嗎?」
他曾經在生死邊緣徘徊。

在擁有那些過往之前,他只有一個稱呼––精靈曼茜(Mentha)。

他生來就是帶罪之身。
與眾神不同,他的眼睛純潔無瑕,乾淨的容不下任何一點憂愁,沒有一絲的色彩沾染,雖然純淨卻也令人畏懼。
但他就是被喜歡上了,統治冥府的黑帝斯在與他相遇的那一霎深受那樣潔白的眼瞳給吸引。卻也因為這樣的純淨貌美而招來殺身之禍。

「他是怪物!」冥后佩瑟芬妮扯著嗓子在幽暗的地府大喊,「他沒有瞳孔,就連瞳仁都是銀白色的。」至今他仍然記得那莫須有的罪名。
抵不過她的權威,在月亮正圓之時他被剜去了雙眼。痛苦的嘶吼在監牢之中蔓延,佩瑟芬妮的腳步在處刑人的狂笑中淡去,徒留因為疼痛而無力支撐軀體,癱倒於地面的他。
以及那雙如珍珠般純淨的眼球。

失去了引以為傲的雙眼他還有什麼資格奢望黑帝斯的憐愛。
從一開始,黑帝斯的出現對他而言就是死亡的號角。

很快就會離去了吧,他想。
卻從未想過這樣渺小,不起眼的精靈也能夠獲得除了黑帝斯之外,其他神明的垂簾。

對於自己仍然存活他感到非常吃驚。
換作是人類早該逝去,即便是身為精靈,就是回復也需要一段時日。
可此刻原應空洞的眼眶已經被不知何物給填充,除了視物模糊不清之外,身體竟無半分不適。

「曼茜。」他聽見有人在呼喚他,可是失去了雙眼以至於他無法掌握對方所在的位置,「我是月亮女神塞勒涅。」女聲溫柔舒適,令人放心。
「是您救了我吧,這段時間多謝您的看照。」透過聲音才知道對方站在自己身後,他別過頭去道謝,「我還以為我就這麼死了呢。」

「你是該死了,是黑帝斯救你回來的。」
「這樣啊……」他感嘆,曾經地位與財富是冥王給的,這條性命的殞落也是黑帝斯帶來的,如今連重生,也是因為他嗎?
還真是諷刺。
「為了你,黑帝斯與佩瑟芬妮吵得不可開交。佩瑟芬妮的本意就是要置你於死地,而黑帝斯卻認為該寵愛何人是他的意願,身為妻子佩瑟芬妮無權干涉。」賽勒涅緩緩地說出在他昏迷之後所發生的事情,「雖然你的魂魄被黑帝斯從冥河中找到,但是那雙眼早已被佩瑟芬妮給丟去,現在在你眼眶中的,是碎鑽與黃金的融合物。」

「所以她拿走了我的眼睛嗎。」他感受得到自已已經喪失法力,就連現在的人型也是因為有塞勒涅才得以維持,「就因為忌妒,所以奪去了我的雙眼,剝削了我的法力,連帶著我的形體都要毀滅是嘛!」
他笑了。
笑得痴狂,笑得心碎,笑得沒心沒肺,笑得悲痛。
原來天生貌美也是一種錯誤,原來與世無爭也是一種罪過,原來沒有半分做為也可以招來殺身之禍。

既然如此,他都不要了。
退去了象徵純潔的銀色披風與號稱精靈才可以持有的金色徽章,伸手抹去刻劃在胸章上的姓名,親手將過去的自己掩埋。
如果這雙眼、這姓名、這身分將使得自己承受命運之外的事情,那他都不要了。他不要那些曾經的榮華,也不要名字與外貌帶來的所有麻煩,好的壞的,他都不要了。

絲質的斗篷被他扯下好長的一縷懷念,蒙上了雙眼,他轉身面對月亮女神的方向,「請您用曼茜的名諱告知佩瑟芬妮他已經身亡的消息。」微微鞠躬之後轉身,「至於我,我誰也不是。」

回憶著那樣的往事,貝利亞露出了溫煦的笑容迎接下一個迷途羔羊。
至於溫柔?那是半條命換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