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燙熱》

  「阿薩,你把我的吹風機放到哪了?」
  「右邊第二個櫃子吧,沒有的話你再找找。」
  羅伊手上卷著吹風機的電線,走到客廳看見他的戀人光著一雙長腿赤腳踩在地上,阿薩穿著大一號的白t恤,手裡拿著一個紙盒。
  轉過身時,他上下搖晃著那個紙盒,湊過去聽聲音:「你買了什麼?聽不出來啊⋯⋯」
  「你,你就穿這樣開門啊?」羅伊噎了一下,雖然看得出來答案,但他還是問了出口。
  「嗯?我下面穿的短褲。」阿薩掀開衣服下襬,黑色的運動短褲包裹著他緊實白皙的大腿,往下看是乾淨好看的腳踝,尾巴垂在距離地面數公分的位置悠悠地搖晃。
  他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向羅伊露出了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怎麼,好看呀?那你要不多看點兒?」
  羅伊愣了愣,那一瞬間的情緒挺複雜的,一是他不想讓阿薩這個樣子被外人看見,二是他還真想繼續看,最好在每天的午後、晚上甚至是睜眼醒來的時候。
  「看什麼看。」對方突然不說話,阿薩自己先尷尬了:「再看要收費了。」
  阿薩今早洗了個澡,發尾還淌著水滴,落在衣領處洇濕了一小片布料,貼在肌膚上透出淺色的水光。
  「好好好,我勞力支付總可以了吧。」羅伊走過去把人牽到沙發邊上坐好,阿薩一屁股坐在地毯上,羅伊在他身後的沙發上開始捯奢。
  阿薩把紙盒放桌上,然後往旁邊撈了幾包小零食,盤著腿背靠在沙發墊上,聽見吹風機在耳邊嗡嗡作響順帶捎來的熱風,於是放鬆著肩膀,感受羅伊的手輕柔地括著自己的頭髮。
  亞麻色的發其實比看上去還要柔順,羅伊注意著別讓風口靠得太近,然後垂著眸子聽阿薩嗑嘮,這個時常說自己靦腆的人在自己眼前聊得還挺歡,像是隨時戒備著的貓咪放鬆了戒備。

  「嗯?結束啦。」阿薩開了第三包巧克力,聽見了按鈕關上的聲響。
  「你頭髮怎麼這麼長,不會熱嗎?」羅伊把吹風機放到一邊,然後接過阿薩遞過來的皮筋。
  「綁起來就不熱,我本來也不怎麼出汗。」
  羅伊將一把頭髮收攏在手心裡,然後用手指括成一束,阿薩的發質本來就好,現在摸上去甚至比自己手的溫度還高了些。
  「誒疼疼疼,你是綁頭髮還是拔草?」阿薩話說道一半,被突如其來的疼痛截斷了話茬,他伸手向後摸去然後渾身一僵,因為他在右邊發根摸到了一撮結實的發辮 ,然後左邊也有一撮。
  他用自拍攝像頭看見自己英俊的臉龐,然後看見兩撮麻花辮,別說,還挺整齊。
  「你是弱智吧?!」
  「我覺得還挺好看的!哈哈哈哈。」
  阿薩竄上去把羅伊摁在沙發上捶,羅伊抬手擋了一陣多少還是有點疼,雖然阿薩沒使勁打,但那手勁可大了。
  羅伊扯著嗓子說了幾句怪話,阿薩聽明白後抑下去的嘴角又揚了起來,然後他就看見羅伊的臉湊了上來,臉頰被微涼的唇接觸到的那一剎那像是被燙到了,也不知道是自己的厚臉皮太薄了還是咋的。
  阿薩偏過頭吻上了羅伊的唇,呼吸是近在咫尺的清晰,兩道氣息交錯時都已經亂了套。他感受到羅伊的手伸進自己的衣縫間,落在自己的腹肌和腰桿附近,癢得像是種撩撥,另一手和自己相握,手心的溫度和自己的心臟一樣燙熱。
  他們的放肆與縱容從來都是雙向的。
  這份情感也曾經克制過,在每個忽然心動的時刻被慌亂地藏匿起來,在某個連天氣如何都記不起來的日子里交會並且相通,雖然不容易,但也足夠幸運。
  胡來一通之後又稍微出了點汗,阿薩感覺自己的澡白洗了,遂抬腳踢了羅伊一下。
  被迫扎了兩小撮辮子的羅伊哭喪著臉,又扯皮了幾句之後笑著去換衣服,阿薩囂張地坐在沙發上梳頭髮,在羅伊拐進房間之後勾起了嘴角。

  他忽然有種預感,今天的約會一定會很順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