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

  情感伴隨著人的一生經歷生老病死,於每個人生階段孳生成長,轉變為愛恨情仇與兒女情長,幾十年的以來流連於人間煙火,建立不可勝數的情誼,放不下,也捨不得放下,因此人們普遍害怕心臟停止跳動的剎那。然而在悠悠時間長河的另一端,人從呱呱墜地的瞬間便有了名為親情的寄託,隨著時間推移,友情與愛情豐富並滋潤了人生旅途,而後垂垂老矣,入土為安,子孫或是親友於靈堂前悼念追思,這同樣也是一份悲傷哀戚的情感。因此,人的情感是生生不息的,超脫肉體的桎梏,足以跨越生與死。

  清明時節落雨紛紛,山崗墓園間的霧靄帶著初春的寒氣,我用手搧熄線香頂端的火星,站在一桌祭品前,與爺爺的相片遙遙相望。短暫的悼念結束,爸爸替接過我們手上的香,六人的香承載了各自的念想,同裊裊香煙直達先祖們所在的天祭。末了,他退後一步,雙手合十祈禱,嘴唇輕顫,像是無聲地喃喃自語,我明白爸爸正在向爺爺傳達他的思念,因此不曾催促他,只是靜靜地等待時間流逝。

  爸爸有時候會和我聊有關爺爺的故事,爺爺似乎是個嚴厲而祥和的人,和世上大部分的父親一樣,具有堅實強大的背影與形象,與我記憶中那佝僂的身影相差甚遠,但那慈祥笑容如今仍然刻印在我的腦海中。我時常看見爸爸熟練地幫助爺爺的生活起居,從起床如廁到盥洗更衣,無一不是爸爸親自代勞,爺爺歲數越大就越發沉默寡言,爸爸坐在一旁笨拙地開啟話題,聽者不應,於是他只能自問自答,毫無樂趣可言,然而這一待就是一下午,如今我偶爾也會看見他站在爺爺的房裡沉思。沒有人知道他們之間交流了什麼,然而我明白了那是木訥而深沉的親情。

  年初掃除,我從壁櫥裡找到了過去和爺爺下過的象棋,一時興起和爸爸下了盤棋,也許是睹物思情,爸爸又和我聊了不少,從爺爺幫我取的名字,說到了爺爺牽著我去公園的故事。這些事或多或少曾經從他人口中轉述過,有一些像是泛了黃對舊照片藏在記憶深處,而今再細細端詳,彷彿還能看見他拄著拐杖的身影。至此,我也明白了對故人的思念將只增不減,或許記憶會淡忘,但心中的這些情念不會減少,甚至會因為一些契機而回想起過去的種種情懷。

  生的相反便是死,但「情」之一字是沒有境界、沒有息止的。人會在不經意在意某人某事,久而久之成了牽過,這便是友情、親情或是愛情的過程,然而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終有一天會結束,相隔於冥河兩岸,然而思念與祝福卻能經由線香跨越天與地的距離。因為親自經歷過,所以我清楚情感能夠延續、傳承、甚至能成為一種信念。人們燒香祭拜,慎終追遠,不正是傳承情感的體現?於是一代傳一代,永無止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