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望》

  經常有人提起阿薩的眼睛很漂亮,畢竟是少見的異色瞳,他的反應往往是客氣的道謝,再補充一句自誇:「像吳彥祖是吧,我知道我知道。」
  他笑著時眼尾上挑,頭歪向一側,特別討人喜歡。
  更準確地來說,他知道如何討人喜歡。
  「我覺得人呢還挺有意思的,我說過我對心理學有點研究,皮毛而已,不算什麼。」
  實際上雜談時興致上頭了能說上小半個夜,這個能力讓他看明白了許多東西,深有感悟之虞,最近也有了一些煩惱。
  他的搭擋實在太好懂了,基本用不上這個能力,就能明白這個人在想些什麼。羅伊喜歡肢體接觸,動不動摸啊碰的,更何況那雙飽含柔情的眼神看過來時,阿薩差不多就明白了。
  「你是給吧。」
  這句話脫口而出時阿薩也愣了一下,照理來說他平常是不會貿然說出口的。
  「什麼啊,怪起來了。」羅伊拔高了音量:「我才沒有!」
  阿薩知道羅伊暗戳戳地欣賞自己,又或者說喜歡自己。
  當他們坐一塊兒使用同個麥克風時,阿薩總會留意到羅伊身上的柔軟劑香氣,也許是恐怖遊戲的氛圍影響,也許是聳的,羅伊湊得很近,阿薩放低了視線看見羅伊的手擱在椅子上,距離自己的手只不過幾釐米。
  然後這丁點隱匿的情愫就會在下一秒被羅伊的尖叫給震沒了。
  「⋯⋯」阿薩一言難盡地把手收了回來。
  阿薩在一旁看著羅伊艱難地把遊戲通關了,然後一塊兒謝完sc下播。
  羅伊喝了四分之一瓶奶茶安撫心情,回過頭衝阿薩做了個鬼臉:「我真的被嚇到了嗚嗚嗚,那個女鬼貼上來太恐怖了。」
  阿薩冷哼一聲:「也沒什麼吧。」
  羅伊點點頭:「我也覺得沒什麼,我們的抗壓能力都挺不錯。」
  阿薩:「⋯⋯」
  要不是羅伊下半場都緊抓著自己的手不放,阿薩還真信了他的鬼。
  透過異色瞳他看見的世界與常人不同,他能看見人們的情緒,有時是文字,有時是一句話,總之他有辦法在腦內解讀,只不過後來如何反應還是得靠阿薩自己。
  打個比方,阿薩和朋友們外出旅遊時正逢午餐時段,他看見朋友們的情緒寫滿了飢餓與不耐煩,當大伙兒打算進川味火鍋店內用餐,阿薩依然選擇不給面子地拒絕。
  不過這套准則偶爾也不大管用。
  當羅伊從他身後拍了一下,阿薩回過頭對上那雙蔚藍的眸子時,他不可避免地還是心尖突刺了一下,這種感覺他還是第一次體會,像是心窩自里而外地挨了一拳,如果可以他也想讓羅伊體會這種滋味。
  「阿薩阿薩,我們明天錄歌的事情啊。」羅伊注意到阿薩有點心不在焉,於是抬手碰了一下他的額頭,阿薩像是嚇了一跳,身形僵了一下。
  看見阿薩別過頭,羅伊趕忙問:「怎,怎麼了?我讓你不舒服了嗎?」
  阿薩沒想過心跳加速還帶發電的,一路震得他筋脈發麻,羅伊一朝他靠過來,阿薩只想著後退,或者拔腿就跑。
  他抬手擋住羅伊接近,還有羅伊身旁那些紛亂又嘰嘰喳喳的文字情緒,一百多字的小作文里每一句都有自己的名字,他感覺自己有點臉熱:「我沒事,你,你離遠點⋯⋯」
  羅伊見狀便識相地後退了一步:「那之後我再發給你,你記得看訊息。」
  看見羅伊失落的表情,阿薩眉間飛快地蹙了一下,他啞然了一會兒,然後定下心神,跟上羅伊的腳步,一把抓住他的手,鑽進附近空閒的休息室內。
  「你擱這兒跟我玩欲擒故縱是吧?」阿薩的聲音有點喘,休息室內沒有開燈,他抓著羅伊的那只手已經出了些許的汗,他松開之後發現了自己看不見羅伊的情緒,不過他這時也管不著那些。
  他壓低了聲音質問,試圖讓自己看起來具有威脅性:「你喜歡我吧?既然這樣你墨跡什麼呢,你到底想幹什麼?」
  下一秒,阿薩被反壓在門板上,他有的是辦法脫身,可他卻不想推開這雙勾著自己的手。身後是人聲穿梭的走道,他的目光落在羅伊明亮的眸子里。
  「我喜歡你,我只是想和你做這種事。」
  阿薩闔上眼之前,他感覺到唇瓣上有個柔軟的東西壓了上來,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做出回應。
  或許他在很久之前就看不清自己的心意了,被太多複雜且彆扭的情緒掩蓋過去,他自己也會覺得自己麻煩。
  萬幸,有個人率直而溫柔地看向了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