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

作者:蔡子霖
  猴子说,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在与消费刺激相离甚远的山上某处,时空缥缈的质感变得可感了一点。对于一处一地,最有感触的是初至和终辞。
  才到时候的感觉已经模糊不清了,只记得是下午到的,拖着行李箱爬坡实在很累。有失望,学校实在太小了,接着应该有惶恐吧,不安来源于陌生。但我还记得溜到后山看夜景的惊喜,我记得当时的想法是为了能看四年夜景就留在这。
  用网络实行词来说,我是个爹味很浓的人,所幸遇见的同学孩子气很足,我很欣赏真诚,真诚在我这儿是最高级的形容词。尽管心情不好行事荒诞,很少会主动社交,但我仍被他们的生命活力触动,映衬着功利我欠缺的很多方面。
  从星座上来看我是最纠结的一款,所以容易沉浸在负面情绪里,文大的老师不冷漠,更有人味,并不是技术性地教点什么上上课,有时候能一块聊聊困境和不幸,也能收获好的开解和策略。他们的怜悯舒缓过矫情我痛苦的很多时刻。
  那些躲在图书馆的日子很幸福,没什么人,同好或是气氛组我都不喜欢,even better。学识和智慧在可感知到地提升,就像一只天天在涨的股票,即便不脱手,也能让自己安心些。山景很好,不会太压抑,还有机会喘口气。在这我叫自己蔡执云,艹,执,云,合起来就是文艺组“艺”的异体写法。
  在阳明山春夏时候天空清且逸,秋冬时候伸手可执云,俯仰皆是好景,无心错过的只要愿意等也有再相遇的一天。
  仔细想来,从北京望京到台北阳明山这几年,或许像猴子从水帘洞到斜月三星洞的那几年,大神通没学到,修心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