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學》

  仙台市體育場外,月島螢戴著口罩緩步走進了一間餐廳,他訂位要了一間包廂,由著服務生帶他往店裡頭走。

  拉門了開那一剎,他撩起眼皮第一眼看見的就是影山坐在裡頭擼串。端看桶子里的竹籤數量就知道他已經點了不少輪。

  「餵餵,沒有人教過你禮節嗎?」月島把門帶上,坐到影山對桌,摘下口罩後,開口便不是多好聽的話:「吃相也不好看一些。」

  影山嘴裡還是鼓鼓的,因此沒有回嘴,月島巴不得他時刻這樣安靜。他把背包和外套放到邊上,整理了一會才看了一眼手機螢幕。

  ⋯⋯確實是晚到了幾分鐘。

  「明明就是你遲到。」影山喝了一口生啤,面無表情的模樣,和往常一樣讀不出太多心思,但眼下卻挑釁意味十足。

  「吃完再說話。」月島推了推眼鏡:「說了注意禮節,原來國王殿下聽不懂人話。」

  「唔⋯⋯!」

  月島把水杯遞給吃到噎到的影山,囫圇咽了幾口水後,他眨了眨眼,擠出幾滴生理性的淚水,不適感散去之後,又再把碗捧了起來。

  「餵,都已經噎到了就休息一下啊。」月島皺起眉頭,喝了一口生啤,接著淺淺一哂,心說:「這傢伙除了打排球和吃飯之外還會什麼?」

  在此之前,月島不知道影山喝酒時是悶頭喝酒那派的。不會發酒瘋,也不會倒頭就睡,看上去還比較像在恍神。

  他大多時候也不說話,幾乎看不出來有什麼異樣,只不過現在的他臉色紅潤,平時凶惡的眼神軟了下來,漆黑的眸子盛著包廂里的燈光,眸光淡薄清亮,愣是一副乖巧安靜的模樣。

  「⋯⋯國王殿下?」

  「⋯⋯影山?」

  影山沒有回話,只是靜靜地靠在椅背上,垂眸撥弄手指,看起來像是在休息,也像是在思考。

  「餵,該回去了。」月島把手機螢幕摁滅,走到對桌,拉起影山的手臂。

  不料影山偏偏在這時候發作,對方使勁往回拉了一把,月島差點重心不穩往前倒,於是他幾乎是黑著臉把手收了回來:「發什麼酒瘋?」

  「⋯⋯你剛才說,我們只是同學,為什麼?」

  月島一愣,一時間答不上話。

  最後月島還是把人搭到肩上,影山意外地配合了許多,在餐廳外頭叫了一輛計程車,上車後又回到一言不發的狀態,沒過多久就昏睡過去了。

  幾個小時前,仙台體育館方才結束一場比賽。

  體育記者站上前,和兩位選手一陣短暫的寒暄後便開始了採訪。

  就顏面表情這部分而言,這兩位選手和隊伍里的其他人相比要少一些。月島低斂著眸子,冷靜地回答問題。

  關於高中時在社團的一些趣事,記者也許當初寫稿時想像的是感慨溫情的畫面,可擱著兩人身上就成了互相吐槽。

  月島咧開一抹險惡的笑,把影山過去的陋習撒網一樣地抖了出來。

  興許是一些無傷大雅的玩笑,不過影山也不是個高情商的人,凶惡地瞪了一眼別過頭去回嘴,場面一度像小學生吵架。

  「對於高中同校、高三一起拿下第三名的月島同學,影山選手有什麼話想說的嗎?」記者笑著將麥克風遞到影山面前。

  「值得尊敬的人。」影山板著臉回答。

  「是、是嗎,粉絲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呢。」記者側過身又向著月島提問:「那麼月島選手呢?對於影山選手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最後的幾個問題挺尷尬的,畢竟本人就在面前聽著呢。

  「關係一般的同學。」月島蹙起了眉頭,最後還是做了補充:「⋯⋯不錯的社團夥伴。」

  晚風吹進冷清寂靜的街道,這個時節還沒有下雪,車窗上倒映著空落落的街燈,衣袖外接觸到空氣的手背似乎也能感受到寒意。

  月島感受到肩窩處的那個大型物件似乎動了動,大概是想挪到舒服的位置。

  熟睡中的影山沒有夢囈也沒有太大的動作,黯色的光在他的臉上落下半邊陰影,將他的輪廓刻畫得清瘦而平靜。

  月島抿了抿唇,在影山額前落下一吻,在他耳側低語。在這一瞬間,他有點希望這個遲鈍且執抝的人能夠醒來,卻又不希望他聽見自己太過赤裸的心情。

  那是他身上少見的片刻溫存,慎重且情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