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相識

很久很久以後,我才想起,陪我最久的不是家人、不是朋友,而是ㄧ個忘記在什麼時候置入的生化人。

在星元200年,地球已不在適合人類居住,貪婪的人類為了存活決定將身為國家未來希望的孩子們進行身體改造並且送到其他星系,想辦法延續"人類"這個物種。
然而他們又擔心年幼的孩童無法自理,經過多方裁決,聯合諸多生物科技公司及機械公司,將一部分人改造成生化人,陪伴那些探索未知的孩童。
與西元2021年相比,人體改造的技術不知道先進上多少,除了屬於人類的一些特性無法抹除之外,改造過後的生化人可謂相當完善,勘比全能型保母。

指間滑過一個個培養管,看著那些被改造的人類,我心裡沒有半絲起伏。
作為被選上的小孩,要離開父母與長久生活的環境是一件相當危險的事情,沒有人可以保證在飄渺的宇宙中會出現什麼危險,所以挑選一個與自己匹配高的生化人是非常重要的。
聽過幾位同儕說,在我們打量生化人的同時,他們也在觀察我們。
因為明白自己肩負的責任,唯有與自己最親近的孩童在一起,他們才有辦法發揮生化人最大的價值。

… …好像小說情節的契約。
突然我停下了腳步。
「好熟悉… …」
浸泡在培養液中的男孩有著一頭濃密的棕色捲髮,皮膚蒼白得近乎病態,但是看得出他的膚質很好,半閉著的眼睛好像裝著星晨,閃閃發光。
一旁的督導人員見我停下腳步有些困惑,但是也沒有阻止我上前打量他,「這是泊凂,改造的時候出了一些意外,他會無意識的刪除記憶,不斷重寫塑造出不同的性格。」
不斷的重置,不斷的寫入程序,只保留必要性… …
「我要他。」看著容器中載浮載沉的泊凂我堅定的說。
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個直覺,沒有其他生化人的匹配度會比泊浼高,哪怕他被判定為殘次品。

「不考慮再看看其他人嗎?」
我搖頭,我很肯定的回答,「是的,我只要他。」
見我意志堅決,督導人員只是露出了一剎困惑,然後對著泊浼的培養管一頓操作,讓我在掃描儀上導入資料。
一段亂碼顯示,大概是我跟泊浼的資料,陪養液緩緩退去,他們從培養管中抱出他,在他的後頸有一個接頭,傳輸線接上開始寫入資料。
看著他們的洞做我心裡除了心疼,更多的是好奇。
我期待他的甦醒。

此時的我像是一個獲得新玩具的孩童,不停的對督導人員提問。
「他有什麼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嗎?會不會忘記我啊?如果我遇到危險他會保護我嗎?」看著坐在手術台上接受檢查的泊浼,我忍不住戳了戳他。
此時的泊浼尚未完全清醒,灰色的眼眸有著一絲迷離,任由我對他戳戳捏捏的。
看我對這個生化人很滿意,其中一個正在紀錄數據的人員摸了摸我的頭,將一小疊資料遞到我手中,「請以一般人類的方式照顧他,如果妳生病了,別人就對妳照顧有加,是不是會覺得不自在不舒服呢?」
想了想好像也是,我點頭回應,仍然不安份的把玩著泊浼乾淨漂亮的手。
「那就是了。」另一個人員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雖然他經過改造,也出現了我們預期之外的錯誤,不過他也曾經是個人類,這麼被對待會受傷喔。」

「至於會不會忘記妳嘛,經過我們觀察,泊浼的記憶不會重置,回復空白的只有性格。」
「性格?」打斷我的是ㄧ個系微的反應,我感覺到生化人的手動了下,仰頭看去對上的事一雙漂亮的眼。
「小孩… …?」看到我的存在他明顯有點茫然,不過仍是將我抱了起來,讓我坐在他懷裡繼續戳戳戳。
看到他意識清醒,主要接待我的督導人員簡單的向他說明了情況,並交代泊浼在離開地球後好好照顧我。
「這個部分你慢慢觀察吧。」在交代完事情之後督導人員繼續回答我的問題,「安全問題不用掛慮,妳們的資料已經綁定完成,系統程序會以妳的安全為優先。」
說完他們走出實驗室,只留下我跟泊浼。

「妳是… …祈靈?」泊浼抱著我,語氣中帶著一絲迷茫的確認,「好小ㄧ只。」
聽到他這麼說我有點不樂意了,什麼叫好小ㄧ只!我還在長身體的好嗎!
我打死你!抓著兔子玩偶往他身上就是ㄧ頓打。
泊浼臉上露出無奈的笑,「哎哎哎,我的小主人妳別打了。」
「誰讓你說我。」把兔子玩偶抱緊,轉頭埋入他的懷中我哼哼唧唧的抗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