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雨》

  阿薩喜歡貓。

  這點全公司乃至全體小毛線都知道,首先看他的帽兜就知道了,而他在初登場時也是這麼說的。

  不過這也不代表他不喜歡犬科動物,只是相較之下沒有那麼喜歡,他如此這般和眼前的大金毛講道理,也不知道這只金毛聽懂了有沒有,只見牠嗷嗚了聲,在他跟前趴下了。

  阿薩驚了一下後退半步,大金毛便超他滾了過去,肚皮袒露在他眼前,阿薩皺眉心說這傢伙敢情是來被雇來給公司擦地的?接著抬腳跨了過去,坐到休息室的沙發上手肘撐著扶手滑手機。

  沙發上的小電視玩偶被他擠了下去,阿薩伸手去撈,只摸到一手掌帶有溫度的毛絨絨,他僵硬地把手收了回來,端正了坐姿後不動聲色地在沙發邊側抹了抹。

  金毛仰著頭把小電視叼回沙發上,接著躍上了沙發坐墊上,一連蹦了好幾下,阿薩連忙往另一側縮過去:「幹什麼幹什麼?在我旁邊撒潑?!」

  正當阿薩警惕地和傻愣的黃金對峙時,千春提著一袋奶茶進了休息室,轉頭便發現了這一貓一狗:「阿薩你在做什麼?誒這兒怎麼有狗狗?」

  阿薩把手機塞回褲兜里,接過千春遞過來的奶茶後道了句謝,揮揮衣袖走出休息室:「不知道,妳把牠牽走吧。」

  最近這些天溫度開始轉涼,阿薩從冷氣房裡一下轉換到室外有些不適地打了個寒顫,下午過後的天色比往常要黯淡了些,他抬頭看了眼天空,烏雲的顏色被陽光抹去了大半,雖然不明顯但端看這雲層的厚度,大概稍晚會下一場雨。

  上海街頭的人車聲嘈雜,阿薩從口袋里抽出耳機戴上,音量堪堪能和周遭的噪音齊平,不至於傷耳,他順著耳機傳遞的音樂勾起嘴角,右手彈指手腕畫圈,目光在街燈和廣告看板上流連,往往停留一瞬就掠過去了,這會兒心情挺不錯的,走在路上感覺輕鬆了不少,提早辦完事離開公司,能夠早點到家就趕緊的。

  然而這場雨來得當真是猝不及防,阿薩看著屋檐外的雨將繁華喧囂的街市鋪上一層淡色濾鏡,水氣洇濕他的袖口,可惜今天出門沒帶傘,他嘆了口氣,方才輕快的步伐被雨水浸濕,這種濕黏的感覺讓人渾身難受。

  他煩躁地加快了腳步,身旁突然有亮白的螢光閃爍了一下,阿薩眨了眨眼轉過頭去,看見一片巨大的螢光看板竪立在車站旁,一群狗狗在木質地面上打滾,憨實地咧嘴而笑,一行令人矚目的標語寫著:「你是牠的唯一。」

  螢光幕發散的強光照亮了十字路口的這一片地兒,散落的光點附著在眼前灰暗的雨景里,奔走的人影幢幢,一時間他像極了城市默片中的背景版,無聲而壓抑。

  阿薩抬手將帽沿往下拉,往前邁開步伐,頓時感覺到一股力量把自己向後拉,反射神經讓他差點將胳膊肘往後使勁一拐,但意志力卻沒有讓他這麼做,最終他只是穩住了腳步,停在人行道邊緣的最後一塊磚上。

  下一秒,他看見自己距離車道只差一步之遙,甚至還待在大型車的視野盲區內,這時的交通號志還是紅燈,驚魂未定之際他後怕地退後了幾步。

  「怎麼邊走路邊發呆?」

  阿薩聽見了身後傳來的一聲嘆氣,這一句話里隱含了許多情緒,不管阿薩聽上去似乎是不悅佔了大半。

  身後那人總算是放鬆了抓在自己手臂上的力道,阿薩轉身撥開那只手,抬眼就見金髮的狗王子蔫兒吧唧地,瀏海被雨水壓塌了,就連眉睫也上沾了細小的水珠,一副小低伏樣兒。

  羅伊對上那雙審視的眼神,他蹙起眉頭,勉強地笑了笑,可撐不住一秒就垮了下去:「注意安全,你看,直升機巴士來救你了。」

  阿薩知道這個人有多麼喜歡肌膚接觸,然而他們今天的接觸很少,羅伊始終沒有貿然撲上來,保持一段禮貌而克制的距離。

  這實在有些難為犬科動物了,阿薩注視著他良久,要是放在平時他甩手就走了,然而看著這個個頭比自己還高出幾釐米的傢伙耷拉著飛機耳,他沒法做到這麼淡然,這種連自己都察覺不到的不忍心,在多數時候都被他用一句惻隱之心涵蓋過去。

  從什麼時候開始羅伊變成了一種特例?

  阿薩咂了咂嘴,並不是那麼有滋味。

  特別是看這傢伙一臉被人欺負的樣子,可剛才欺負他的人似乎就是自己???

  羅伊斟酌著言詞,平時那乾淨的嗓音被湮沒在風裡:「和你在一起是我最幸運的事了,所以⋯⋯」

  別丟下我。

  「謝謝啊。」阿薩突然冒出這麼一句,打斷了羅伊沒說完的話,他挑眉看了羅伊一眼,對方垂下去的耳朵又竪了起來,心中的那些不快消退了不少。

  正當阿薩還打算再說些什麼,鼻尖突然被一股涼意重擊,隨即驟雨又急吼吼地落了下來,方才雨勢漸小走到戶外的行人又匆忙地跑遠了。

  「阿薩!」羅伊解開腰間綁著的紅色外套,揚手支到頭頂上,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笑得很是明朗:「快點進來!」

  「我自己有帽子,幹什麼跟你擠?」阿薩用手肘隔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捏著兜帽的帽沿往下拉,發現自己的頭頂也濕了,他估計自己現在的樣子大概也挺狼狽的,不過這場雨淋在身上卻有種舒暢的快意。

  他的眼角上挑,睨著眼笑時總有種調笑的意味:「不是,你摸我幹什麼?羅伊你有毛病吧。」

  雨後的陽光乾淨得讓人睜不開眼,地面上的水窪映著透亮的光,被少年踩過時漸上他們的褲腳,可誰都沒有在意這小點事兒,羅伊勾著阿薩的肩,兩人走得歪七扭八,阿薩起初沒什麼表情,不知聽見說了什麼,又沒忍住笑彎了腰,兩人的笑聲同步契合,繞過了城市邊角。

  少年們的笑意從來都是明亮且溫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