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冬》07

  「……於是雨水將天光洗淨,你是最耀眼身影。」

  秦緣腦海裡迴盪著這句歌詞許久,最後一段和絃的音符剛落,掌聲與歡呼便如浪潮般湧來,熱烈而經久不歇。追光燈照耀在他身上,舞台上揚起的塵埃為他添了一份朦朧的距離感,他彷彿天生就應受眾人景仰。

  他口中輕喃:「我就說……很好聽。」

  少年斂著眸子,他沒有多為眼前的光輝與燦爛而停留,當他再抬起頭時似乎是看見了什麼,觀眾們的掌聲還未停歇時,人已經如風一般地衝了下台。

  秦緣有點,不是,是完全不明白眼前的事態發展。剛才還在幾十尺外的舞台上的人,這時已經出現在他的眼前。

  方才他見他往大門這兒走來,心底莫名感到心虛,於是倉促地躲進了旁邊的樓梯。

  不躲還好,他一鑽進去,對方就順勢也跟了進來,甚至還關上了厚重的鐵門,他突然有種被抓住了的錯覺,自己像是獵物,被關進了僅能容納兩個人的世界。

  樓梯間只開了一盞昏黃的壁燈,風雪順著頭頂上的窗間落了下來,牆後傳來路人的交談與腳步聲。

  緊張與傖惶的情緒在他全身上跳下竄,他的知覺放大了不少,他甚至能聽明白那些人在討論宵夜,要不是被人直盯著,他能馬上衝出去跟他們介紹學校周遭的小吃店。

  「你幹什麼?我們之間已經不存在友誼了,你還想怎樣?先說好我不要你的道歉或是拒絕什麼的。」秦緣吞嚥著唾沫,這些話他已經憋了很久,他以為自己能鎮定地說出口,但真當他開口時尾音輕顫,心底如墜冰窖。

  冷色的月光透進窗戶,抹去了方才溫暖柔和的少年身影。譚桂聽完之後不發一語,秦緣甚至能聽見他奔跑過後強烈的喘息。

  譚桂站在秦緣身前,逆著背後的月光,手撐在秦緣的兩側不讓他逃跑,於是壓迫感越發強烈。

  一向心直口快的秦緣這下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他感覺自己就好比是準備接受審判。

  狹小的空間內只有光與影的寂靜,秦緣感覺這破地方已經把他的命去了大半。半晌,他聽見譚桂低聲道:「你不問我點什麼嗎?」

  「什麼問什麼?」秦緣氣急攻心,想到什麼罵什麼:「我幹他媽的多委屈你不知道嗎?!」

  「你他媽的就是吃定了老子喜歡你啊。」

  「你這個渣男,滾啊!滾遠點!!!最好別讓我看見你,我見一次打一次,不要我又對我那麼好是什麼意思,好歹也給我個痛快。」

  本來被甩的是他,被疏遠的是他,被弄得不上不下的也是他。

  「我喜歡你。」

  月色淡白,薄雪如靄,少年貼近他的鼻尖,流露著呼之欲出的情感。

  這人怎麼生起氣來還是這麼可愛?

  秦緣心跳漏了一拍,他感覺手腕上被人施了力,接著唇瓣上多了一份異樣的、柔軟的觸感。

  他們正在親吻。

  和他當初所想的不一樣,親吻不只是嘴唇之間的接觸,而是更強烈而深沉的探索,他不知道為什麼譚桂這麼擅長,他感覺自己的魂都要被勾走了。

  秦緣感覺這個人確實像某種薄酒,值得細品,口味溫潤,是難得一遇的寶藏……當秦緣再一次聞到那種淺淡香氣時,他想到了南城的桂花釀,

  譚桂恣意地對秦緣予取予求好一會才放過他,當他們分開時,秦緣藉著月色看見譚桂唇上泛著水光……親上去的觸感和看上去一樣好。

  ……小爺開了葷,已經不再清白了。

  親緣把思緒收攏,但眼神依然亂瞟,好一陣子才問出一句:「那你為什麼……」

  譚桂臉皮極厚:「我說出來你會更想打我。」

  「……但你必須說。」秦緣挑眉問道:「是什麼讓你拒絕這麼有魅力的我?」

  譚桂順了口氣,語氣放得極其輕柔,像是在商量:「我明白你喜歡我,你喜歡我現在的外表,校排一的榮譽,大社社長的風光,但是我如果哪天胖了病了毀容了殘廢了老了,你還會像這樣喜歡我嗎?」

  「我不是批評你膚淺,是我太沉重了,我不能在你十幾歲的時候就要了你未來幾十年的人生,但我等不及了,我就是想要你的一輩子。」

  他有些自嘲地笑著說:「上了高中之後你對我的殷勤我都看在眼裡,你知道你有多可愛嗎?其實我可珍惜了,但是我不能收下。」

  「畢竟我的情感是真的很沉重,你要是想圖個好玩新奇,我恐怕沒辦法達到你的要求,所以那時候我怕了。」

  「但是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我還是會盡我所能對你好,我要你喜歡全部的我,而不只是我光鮮亮麗的那一面。」

  他看著對方的表情從一開始的失望羞憤,轉變成此刻的茫然,覺得這個傻愣著的秦緣簡直乖得可愛,於是繼續開口哄著:「還不懂嗎?現在是我用盡全力追你,你要有點心理準備了。」

  ……操,我真操了。

  ……意思是我的戀愛早成了?

  ……我還在這兒陪這傻逼玩矯情???

  秦緣把這些話捋了捋,聽得比英聽要認真十倍,得出以上三點結論。

  氣不過,於是秦緣伸手拉過譚桂的衣領,在他嘴唇上惡狠狠咬了一口:「現在是我強吻你,你還沒追到我呢,注意點。」

  「嗯。」

  「不要以為親我幾口你就不渣了。」

  「嗯。」

  「你要是想跟我交往,你就什麼都要聽我的。」

  「嗯。」

  秦緣覺得自己其實也蠻傻逼,但只有他能喊年紀第一傻逼……莫名有種征服感和成就感。

  「我會繼續追你,會繼續對你好,會讓你一直喜歡我。」眼看人被哄好了,譚桂笑了笑,眉眼溫柔深情:「你是我最珍惜的一段緣分。」

  秦緣清楚自己適合舞台,從他接觸舞蹈開始,他便愛上了以肢體展現自我的感覺,尤其是在觀眾面前揮霍他的青春與熱情。

  他憧憬在台上閃閃發光,同時他也喜歡著那個在他心中發光的少年。

  熟悉的節拍和鼓點在身上炸裂開來,手臂划出浮誇而具有張力的動作,吸引眾人的目光,當他站在c位時,他只想著追光燈太亮了還有就是——真他媽爽。

  熱舞社的社員們多數是女孩,穿著短裙熱褲,笑起來都是吸睛又討人憐愛的軟妹,她們以魅魔為主題,一個個都是攝人心魄的小妖精,在寒冬冷夜裡倒是燃沸了現場的情緒。

  他們在排練時就有調過燈光效果,眼下紅光落下來,舞者們透過面目表情顯盡他們的氣質與魅力。

  秦緣臉上點綴著亮片眼影,方才不知道幹什麼去了,抹塗好的唇膏被抹去了一小部分,這時他站在最前方,食指抵上唇尖對著台下眨眨眼,接著又俐落地換了個走位,繞到後排後的他卻不減鋒芒,不得不說,眼下的他是真的閃閃動人。

  舞曲的副歌來得很快,秦緣少說也有兩個c位,大量的練習與天生的自信讓他具備了駕馭全場的能力,他從人群後排挺胸跨步走了出來,展現他姣好的腰身及長腿。

  三個台步之後,他站在舞台中心完成一段高難度solo,末了,他祭出了一抹微笑。

  接著又是全場歡呼。

  譚桂站在台前,收下了未來男友的笑容。當時在樓梯間秦緣也拒絕了自己一次,原因是他打算放置自己好一陣子,當作懲罰。

  雖然譚桂已經把這懲罰升格為情侶間的小情趣了。

  忽然舞台燈暗,當燈光再度亮起時音樂也正好到達最後一個節點,舞者們撥起瀏海擺出動作,秦緣站在正中央,仰首輕哂。

  譚桂單方面認為這是明晃晃的勾引。

  當舞者們謝幕時台下同樣歡聲雷動,這對秦緣來說相當受用,他喜歡這種被人捧著的感覺。

  秦緣領著熱舞社的小姑娘們下台,突然他被小綠拍了拍肩膀,於是他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瞥了一眼台下,馬上發現了台階旁的人也正望著自己。

  他眨了眨眼,給了對方一個飛吻。

  譚桂輕哂,他還記得數年前笨拙地闖進他的世界的小男孩,那時候他還沒那個興致幫他擦眼淚,然而那次的相遇像一波忽然漾起的漣漪,如今已經淹滅了他心中的那堵牆。

  那是他願意用一生捧在心尖上的人,他伸出手指接住了那個吻。

  少年們在夜色中發光,冬雪漫長,深夜如霜,而今他們依然耀眼閃亮。

-全文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