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翔》

  影山和日向一前一後走進包廂時裡頭已經到了三個人,仁花拿著筆勾選了菜單上的幾樣蔬菜和不少肉類品項,看見門打開人來了便擱下紙筆揮了揮手笑說:「日向、影山!今天辛苦了!」

  沙發上月島和山口湊在一塊,山口手裡捧著一支手機,從球評的聲音來判斷應該是今天下午的比賽直播,山口抬起頭衝日向伸手比了爪子的動作:「辛苦了,比賽很精彩,你們的手勢是約定好的嗎?已經變成推特的熱門話題了。」

  日向把包放在沙發上,仰著頭笑了笑:「今天的比賽你們都看過了嗎?」

  站在桌邊的仁花把服務員端上來的肉盤排開,兩名剛下場的運動員眼楮打直了,山口都快以為他們準備伸手拿生肉來吞,於是拿了一雙碗筷遞給他們倆:「辛苦了,我記得有一局的攔網特別精彩,阿月嘖嘴的聲音可大了,全車廂的人八成都能聽見。」

  聞言月島身型明顯頓了頓,眼神瞟了一眼山口,接著以鐵夾夾起一片肉放上烤架,白霧漫起矇上了他的眼鏡,坐在對桌看不清楚那人黑著臉的神情,不過聽見了他低聲說了一句:「我沒有。」

  幾個人和從前一樣,儘管生活圈大相徑庭,能聊的話題還是不少,幾年以來的聯繫從沒斷過。

  日向吃下不知道第幾盤,桌前的盤子疊了數層,身旁影山手裡端著一碗白飯,另一手還夾了幾片剛烤好的肉片,鼓著嘴不帶表情地咀嚼著,不說話儼然一副今天就是來把店吃垮的架勢。

  注意到了視線,他瞥了一眼日向:「想吃?」

  由於他指著他盤里的肉,日向一時沒反應過來只是順著他的話點了點頭,於是影山放下碗筷拿起桌邊的菜單和筆。

  桌上已經疊了好幾盤空盤,服務生已經進包廂端走一部分了,一餐下來的數量可觀,仁花有些吃驚地問:「影山你還要加點嗎?」

  「他想吃。」影山先生說得一副理所當然。

  日向從影山手中抽走那份菜單,用自己的筷子夾走影山盤里的肉,油脂在唇上沾著光,邊咬邊說:「不用再點了,我們也差不多要離場⋯⋯」

  「白痴日向!!!為什麼拿我盤子里的肉?!」

  「⋯⋯」

  話還沒說完便被這聲吼給打斷了,日向對這個單細胞的情商感到一分擔憂,另外九分在他口裡說出來就成了拌嘴:「拿你的又怎樣?餐費還不是平分的!你現在拿我碗里的是幾個意思?!」

  「又來了、又來了。」山口撐著肚子放下手機,一臉打趣地看著兩人莫名其妙從聊天扯蛋,變成為了點小事吵架,谷地在旁邊提著笑臉勸架,月島靠在牆邊聽音樂置身事外。

  一切徬佛只是時針走了半刻,只是比賽結束後去店裡大吃一頓,這些人還是一樣吵吵鬧鬧,耳根還是熱鬧著清淨不下來。

  夏夜裡的風很嘈雜,從店裡走出來沒多少時間,溫度上升悶出了一身薄汗。此時上弦月還沒完全升起,夜色是烈日燃盡後余暉輕燃著雲霞的色調。

  一群人就地解散,日向跟著影山往一條路走去,印象里幾小時前,這個人和他的隊友攬著臂膀伸出食指,那是他平日里鮮少表露出來,只有在球場上才能看見的自然的笑。

  「⋯⋯第幾勝第幾敗?」

  影山聞言答了一個一千出頭的數字,日向點了點頭隨後停了腳步。

  回過頭時,橙色發色的少年站在斜坡上,逆著路燈驟然點亮的光,他目光直視著自己,勾著一抹不明顯的笑:「下次贏的人是我。」

  少年的明亮恣意褪了色,骨子裡烙印下更為鮮明的色彩,身著黑色球衣的狼群在球網的另一端磨利銳爪,眼底盡是對勝利的渴望。

  只要變得更強就一定會有,更厲害的人,出現在飛雄你的眼前。

  「嗯,來試試看啊。」

  幾乎同時邁開步伐,兩名少年沿著長街奔跑衝破了黑夜,路燈落下兩道狹長的人影,飛越光陰荏苒,第無數次地展翅飛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