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師

師者,傳道、授業、解惑也。--韓愈〈師說〉

  與唐代恥於拜師相比,西元兩千零貳拾年的現代求學風氣盛行,對於拜師一說,不再只是單就學業而言,更可以推廣到技術能力等各個層面。

  身為一個沒有資源,卻熱愛學習的孩子,我學習的對像就是身邊的人事物,從基礎學起。而我,一直有個夢。
  對於色彩從小就具有高度的辨識能力,我熱愛繪圖,可以不眠不休的為了一倒彩虹而畫滿一本筆記本,也曾經為了練習鮫人的魚尾而畫滿了一學期的考卷紙。在那個時候對我來說畫圖只是興趣,即便是同儕之間的磨練,我也只當是切磋,並未想過有一天會很認真的將興趣視為我未來想從事的行業,因此找了一個師父。

  本名就不告知了,大家都喊他大尉。
  我跟他的相遇從頭到尾都是一場意外,但是她不但沒有嫌棄我這個笨手笨腳,麻煩欠人照顧,沒有一點基礎的傻徒弟,反而細心的指導我所有關於畫圖的技巧。會出作業給我練習,更是耐著性子為我批改作業,並且期待我下一次的進步。

  在現代,「師傅」一詞與古代相比不在只是教授儒家經文、指導學生不要走上偏圖的學者,有的時候除了敬稱之外,更是一種陪伴。
  跟大尉是在一個名為WAVE的語音交友平台上相識。這個交友平台跟其他直播平台最大的差別在於不需要露臉,對於很多聲音好聽(或是聲控)的人來說是一個非常友善的空間。
  還不是師徒關係的時候被他的聲音給驚豔到,做為一個聲控(喜歡好聽聲音的人)我聽過很多好聲音,但是一聽見就讓我念念不忘的,師父,是第一人。久而久之我習慣去的直播間報到,在他那裡我找到了一群可以陪我哭,陪我笑,分擔我負面情緒的人,我很喜歡由他領導的那個空間。

  直到後來的某次,他提及的本職是一位平面設計師,大大的勾引了我的興趣,我才真正與這個人深入交集。
  前面說到說我喜歡會畫,但是一直以來我卻將這個天賦視為一個興趣,當我確切知道自己想要從事設計相關產業是在國中一年級的時候。那時剛接觸網路世界,認識了從事美容美髮的家安學姐還有服裝設計(流行時尚)的美嘉學姐,在兩位學姐的薰陶之下,我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我想做婚紗的設計。

  目標是有了,但是要如何實現?這是我現在所面臨的難題。
  就當我為了空有夢想而沒有實踐方式苦惱的時候,我遇見了大尉。一開始跟他接觸是因為難得遇到一位已經出社會的設計師,對他充滿好奇,會想要去採訪他,直到後來我逐漸將自己的作品放給他看,而師父也很熱心的為我批改,我們才真正打破了粉絲與主播的這一條界線成為了朋友。

  我還記得拜師的那天我是這麼問他的。
  「嘿大尉。」
  「?」
  「我可以喊你老師嗎?」
  可以是可以,只是為什麼?
  「因為你教我畫畫啊。」
  然後,他就成為我的老師了。

  所以說,有規定怎麼樣的人才可以成為老師嗎?
  我覺得沒有。只要你有能力,只要有人願意向你學習,喊你一聲老師,那麼你一定有值得讓人學習的地方。

相逢是緣,彼此珍惜。--大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