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冬

  聖誕夜當晚街道上的人潮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多,岳清將圍巾拉到鼻頭的高度,雙手嚴嚴實實塞在風衣口袋裡。沒幾秒覺得悶了又伸手拉下圍巾,口中呼出一抹白霧,在櫥窗燈邊晃了兩秒就散了。
  隻身一人走在熙來攘往的街頭,沒做其他特別的,只是重複做這件弱智事情,岳清自己也沒明白為什麼,可能只是想把這幾天積攢下來的疲憊發洩出來。
  發洩的方式挺奇怪,也挺弱智。
  這種時候從醫院裡結束最後一場手術,時間是八點,算早,還能趕回家洗漱,打個視訊電話給夏旭,做個節日裡的總結。
  這幾日別說其他的單憑工作而言,岳清幾乎是在手術房裡度過凌晨的,光線不佳的情況下待了數小時,周圍人都穿著一身手術衣,捱著意志力走出來時綠色和紅色差點要分不清了。
  也不知道天公究竟是想作美還是作祟,熬了幾日下來,節日這一天竟然就空下來了。
  沒道理啊。
  他都把男朋友的約會邀請取消了。
  ⋯⋯這都是些什麼世道。
  不過比起冷血無情窗掉約會的男朋友要來得好一點的,當屬於記得準備禮物的暖心男朋友。
  岳清以醫生的身分給自己打了一劑強心針,劑量特大的那種,要強大得能厚著臉皮哄對方直到不怨懟自己為止。
  他在街口處停了下來,摸了把口袋拿出一只鑰匙圈,就著周遭店家的橙黃燈光端倪了好一陣子。
  這個鑰匙圈看起來款式樸素低調,木紋的掛墜上刻著他男朋友的名字,不過他還是相當滿意這個成品,要說為什麼呢。
  因為這是他透過網路上影片自己刻的,早在一個月前就做好了,等這幾天而已。
  厲害不?
  岳清先生已經在心中給自己撫了數十天的掌。
  這話說得好聽,不過真到了這一天要走回家時,還是一個大寫的慫字狗牌一樣地掛在頸間。
  一個破鑰匙圈能彌補對方因為取消約會而受傷的脆弱心靈嗎?
  這點當真不敢打包票。
  畢竟從來都是這樣,向來都是他讓著自己,也是他領著自己往前邁進。
  岳清至今仍然不明白當時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高中生,既傻且笨,但卻能義無反顧地闖進他的生活,然後佔據他心裡的一方土地。
  那些他曾為自己所做的事其實也不是多大排場,就是一些很暖心的事。說起來可能愚蠢還幼稚,可是依然在記憶裡畫下恆久的回憶。
  接著想下去也於事無補,岳清把那分自認精緻而微不足道禮物塞了回去,同時手機忽地震動了一下。
  訊息是夏旭傳的一個地址,還附帶一張圖片。距離岳清現在的位置不遠,拐兩個街口就到,不過吸引他更多注意的是第二張圖片。
  從圖片中看起來像是一個廣場,還舉辦著燈會,串成一線的燈飾垂掛在樹梢間,在漫漫冬夜裡散發著明亮的暖光,現場的情侶們自帶一片閃光燈,加上頭頂上成排的燈泡,不知道造成多少瓦的耗電量。

[親親]:你在外面啊?
[親親]:呦,已讀不回?真的生氣了?
[親親]:瑟瑟發抖.jpg
[親親]:……………..

  杵在這乾焦急也不是,岳清跑入廣場人群中之前又看了手機一眼,那個聊天室總算迸出了已讀標示,又過了一秒那位大爺總算回覆訊息。

[夏天到了喔耶耶耶]:我看到你了
[夏天到了喔耶耶耶]:抬頭

  岳清鍵盤上的問號還來不及按下傳送,抬起眼就捕捉到了那個讓人不禁傻愣在原地的場面。
  一個男孩佇立在一片清亮的月色下,燈飾的光芒落在他背後的紅磚牆瓦上落下一片陰影,看起來像是準備說個脫口秀的調調。
  不過男孩懷裡抱著一把吉他,周圍的器材擺放得挺整齊,不知道的還以為就是個尋常的街頭藝人。
  他伸手調整了麥克風的高度,岳清才發現他穿得有多單薄,身上只披了一件衛衣,像是補習班下課在公園撿到一把吉他,於是拿來玩玩的小屁孩。
  男孩的笑容永遠戴著一分稚氣,儘管他現在已經是個大學生,不過只要不提的話沒準還會以為他今年高中。
  夏旭對著麥克風試了幾回音,又調了一下弦,接著便直入主題:「其實不瞞各位,我今天在等一個人。」
  聽見這句話,早幾分鐘湊過來的人發出了一聲驚呼,一群因為好奇來看熱鬧的群眾也聚了過來,直接把岳清擠到了前排,一個踉蹌後好不容易才穩住了腳,沒丟臉沒砸場沒礙事,所以暫且不跟那個推我的孫子計較。
  「這位先生,」男孩偏過頭向他微微笑:「人挺多的注意安全,晚一點跟你戀人過節別摔斷腿了。」
  ⋯⋯您可真能說。
  周遭一片低聲的哄笑很快就壓過去了,男孩在這兩句話之後也沒再多說什麼,手指按在琴弦上,看著凍得瘮人,讓他感到有些心疼。
  夏旭唱歌岳清也聽過幾次,少年處於變聲期時的嗓子有些啞,氣不夠音也不準,唱得真沒有他的吉他好,自彈自唱的分數正負抵消。
  自知唱得二二六六,少年表演完後總是靦腆地乾笑一陣子,收拾的速度比聽者開口評論得還快。
  而今少年的嗓音沉穩下來,身子也抽高了不少,整個人姿態端正了氣質改變了,唱起歌來那種少年清澈通透的感覺依舊,不過是除去了夏日裡的青澀,情感投入得極深,和某個人訴說情衷。
  歌詞聽來是一首情歌,岳清快要以為他把身為理科組粗糙男孩的感性全用上了。曲調是他以前寫過的歌,高中時曾彈給自己聽過,印象深刻。因為改了副歌以外的部分,一時間沒聽出來。
  直到切進副歌時,他總覺得心底某些信念要滿盈而出,眼楮有些酸澀了,凜冬之中氣氛烘托得極暖。他覺得他現在就能衝上去,往他過分浪漫的男朋友嘴上吻幾口。
  從來沒有變過,這些年經歷過的事物總有些沒有落下。
  那年夏夜篝火旁邊,少年一襲素白襯衫,乘著荒煙蔓草為自己彈奏一首歌,伴著淺吟低唱很快就闔上眼睡下了。
  他當時並沒有聽見少年真情實切的一句告白。如今在他眼前,男孩的話並不多,只在詞曲中隱晦地提及他們曾互訴的承諾。
  在這裡我要告訴所有人,我是唱給你聽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