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言》下

04

  出了火車站後雨已經停了,潮濕的風包裹著飄零的樹葉,這是個乍一看和東京都十分相似的城市,卻又對眼前的街道商販感到陌生。這便是所謂旅行,赤葦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新鮮感了。
  他一眼就看見了ins上的人氣名店,也許是因為雨天大家都不想出門,排隊的人不多,赤葦回頭看了木兔一眼,只見他的戀人正苦惱地划拉著手機螢幕。
  赤葦:?小遊戲又通不了關嗎,看把孩子愁的。
  木兔抬頭便對上一雙關愛笨蛋的眼神⋯⋯難道對偶像的崇拜也會被歲月消磨掉嗎?!
  他再順著赤葦的目光看過去,馬上被店門前精緻的餐品展示櫃吸引了過去:「赤葦!這個看起來很好吃!!」
  赤葦無奈地輕哂:「嗯,走吧。」
  餐點送上來時赤葦先餵過了手機,對面的木兔還是蹙著眉頭滑手機,就差沒把手機貼臉上了。當木兔松開眉頭的瞬間,掌中的手機被人抽走,也是,被約會對象忽略的感覺肯定不好受,木兔愧疚地奎拉著肩膀,捏准了赤葦捨不得這時候指責他,試探性地抬起眼。
  「啊——」赤葦拿著湯匙伸過方桌,上頭盛了滿滿一匙冰淇淋,微微張嘴道。
  或許是意識到這個動作看上去很傻,赤葦紅著臉,卻沒把手收回去。
  木兔感覺心裡和那冰淇淋一樣甜,接著沒羞沒臊地向前傾身:「我還要!」
  餵了兩口之後,赤葦手撐著頭,右手滯空半會兒後又掉了頭,木兔嘟著嘴往後挪了挪,不料他冷不防聽見赤葦問了一句:「所以你在看什麼呢?」
  像是怕木兔裝傻,赤葦還補充道:「手機。」
  木兔像是被抓包似地渾身一震,接著眼神瘋狂亂瞟:「沒,沒有,沒什麼,沒看什麼。」
  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不擅長騙人,尤其是對著赤葦,木兔這些年也修煉出了一些自知之明:「我在看我們等一下要去的景點。」
  景點?那藏著腋著幹什麼?
  赤葦一時半會還摸不出什麼頭緒,但木兔應該不希望被拆穿,於是看破不說破,還給人留了個台階:「那我們休息一會再走吧。」
  木兔按開手機螢幕,鎖頻畫面還是他倆的合照,他匆匆瞥了眼時間,勉強道:「咦,啊⋯⋯好。」
  見狀,赤葦逐漸斂下了笑容,又挖了一口比起來,才想起來自己其實不怎麼喜歡甜膩的食物。這一餐雙方吃得都不是滋味。
  「為什麼呢?」這些年來,兩個人似乎都沒怎麼改變,但赤葦感覺自己好像越來越搞不懂這個人了。


05

  木兔安排的下一個約會地點在附近的公園,步行五分鐘左右就到了。公園左側設置了遊樂器材區,孩童們的歡笑聲從遠處傳來,讓這個秋天不再只有蕭瑟的氣息。
  導覽地圖上標示出他們現在的位置在下坡處,正中央有一片湖,周圍是環湖的落羽松觀景步道。
  木兔自然地牽住赤葦的手,放進自己的口袋里:「我在雜誌上看到的,很像國外吧!!」
  他們倆經常因公出差,只不過沒有太多一同出國旅遊的機會,夕陽將松木漆上暖橙色,落在幽靜清澈的湖面上,很有毆美國家的氛圍。
  空氣中瀰漫著潮濕的草木香氣,雨後氣溫下降了不少,可赤葦這時卻感覺不到寒意,他抿唇輕笑道:「嗯,很美。」
  木棧道的盡頭是開放遊客進入的觀光林區,要爬一段樓梯,大多遊客大概看著就懶得上去了,可這兩人是前運動員和現役運動員,只見木兔拉了拉筋,赤葦也似有所感地摘下了圍巾。
  木兔斜過頭,道:「來比賽誰先跑上去?」
  「可以啊。」赤葦回頭看他一眼,勾起了嘴角:「贏了有什麼獎勵嗎?」
  「獎勵?」沒想到還有這一茬,木兔頓了會兒,愣是給出個答覆。
  「沒有也沒關係。」說罷,赤葦已經踩上了第一階階梯。
  「赤葦你偷跑!!」木兔抓準時機,邁步奔了上去,不一會便溜得只剩背影。
  「什?!」赤葦沒料到這人居然反過來說自己偷跑,笑了一聲後跟了上去。
  小坡的坡度不抖,但台階挺多,赤葦抬眼時正對著夕陽,炙烈的光扎得眼疼,可木兔沒帶墨鏡卻跑得很順,赤葦跑在後方維持五六階的距離。
  兩道人影在樹影間飛馳。
  那一刻赤葦忽然想到他一直注視著這個背影,從十七歲到二十七歲,這個背影一直象徵著強大溫暖,耿直堅定。
  他聽見自己的粗喘著氣,腳踩在綿軟的落葉上,好像用盡了全力卻又施不上力。
  好像永遠也追不上。
  即便如此他還是會追,不論是在風雨中齟齬前行,抑或是如飛蛾撲火般奔向光明,他還是會義無反顧地追,因為他知道那個人就在前方。
  他跑得很急,自己的喘息甚至壓過了風聲,隨後他便聽見了一聲驚呼:「赤葦,小心!」
  然後他撞進了一個強而有力的懷抱中。
  冷風灌進喉嚨里,赤葦連咳了幾聲,木兔趕忙拍了拍他的背脊順氣,一路奔上來,兩個人顯得都有點狼狽,赤葦的頭髮被風壓得塌了下來,木兔心癢手癢地捋了好幾把。
  「木兔前輩,別鬧。」赤葦低笑了一聲。
  聽的人反而不樂意了,木兔仗著四周沒人赤葦也不會羞得跑了,乾脆從後方把人抱在懷裡:「怎麼叫我前輩呢?」
  赤葦眨了眨眼道:「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
  跑了好長一段路的少年似乎累了,弓著肩停了下腳步,任憑雨水猖狂地打在身上,莫名有種令人難過的快感。過了好一陣子,也許只隔了幾秒,頭頂上的雨停了,卻依然聽得見雨水落地的鼓譟,實際上只要他轉個念頭,就會注意到雨滴敲打在傘面上的突兀的響動。
  突然,赤葦打了個顫,伸手摸過後頸,摸到了一股濕意,抬起頭才發現松枝低垂,方才下過的雨凝成珠,掛在枝椏尾端,乍看之下結實累累。
  「赤葦,你閉上眼,我帶你去一個地方。」木兔遮住赤葦的眼睛,在他耳畔低喃。
  赤葦感覺有點癢,下意識避了避:「好。」
  光感和眼皮上的熱度讓他感到格外安心,這段路意外地走得很穩,他默數走了二十來步,才聽見木兔道:「你先別動,等我說可以了再張開眼睛!」
  木兔的嗓門雖大,但被風聲掩去了大半變得邈遠而不大清晰,赤葦依木兔所言闔上了眼,莫名萌生出了該不會再往前走一步就是懸崖的念頭。
  「赤葦——!快看!!!」
  赤葦應聲睜眼,暖金的夕陽余暉落在枯白的松木林間,樹林前是一塊空地,被削斷的巨大樹墩上系著一圈圈的絲帶,其後是數十顆白色氣球。
  落羽松的針葉如飛羽般飄然落下,雨珠映著細碎的光輝,將眼前景象襯得亮錚錚的,像是某個精心佈置的盛宴。
  很巧,彼時起了一陣風,成排的氣球乘風飄揚,像是展翅的純白巨梟,尾端堪堪被纖細的絲帶牽住了,像是被輓留下來的絲絲情意。
  而木兔站在白色氣球前方,手裡捧著一束玫瑰,笑容燦爛,眼中閃爍著光芒,一如年少模樣。
  「我請人幫忙準備的,剛才下了一點雨,還打電話請他們回來遮雨。」木兔試圖以話多掩飾緊張,手上捧著的大把玫瑰讓他看上去老派且滑稽:「我還老想著瞞著你,給你準備一個驚喜,中途還差點被你發現了,憋得我腦仁疼。」
  木兔乾笑幾聲後切回正題:「那個啊,我覺得佈置得還不錯吧!而且你看我們交往得這幾年都挺開心的,我喜歡你,我以後也會對你好。」
  赤葦感覺心底某塊柔軟的地方被戳了一下,鼻頭有點發酸。他一直明白木兔雖然不擅長處理細節,但卻會用他獨特的方式對別人好,那股笨拙相當讓人暖心,好像手中捧著一束光源,只要在木兔身邊,就永遠感覺到的光明與力量。
  赤葦的潛意識中還是認為偶像就該捧在高處,這樣驕傲又強大的人就應該像個明星般受人景仰。
  殊不知那位閃耀的明星追究只是個平凡人,試圖駐足在某個人的心裡,下雨時為那人撐傘,陪他一起沐浴在陽光下,作他的避風港。
  木兔清了清嗓子:「無論疾病或是貧窮,我會永遠愛你,照顧你⋯⋯」
  連打了好幾個嘴瓢,木兔好不容易才把一段簡短的誓言磕磕絆絆地說完,赤葦從只言片語中覓見了過去的種種細節,還有兩人並肩而行的未來,甚至看見了兩個老爺爺坐在庭院看著秋葉落下,回想起某一天雨後陽光乍現,兩人擁吻的畫面。
  他的視線猝不及防地撞上木兔的,跟前的人雖然緊張,但眼神堅定不疑,赤葦抿了抿唇,確立了他將給出的回答。
  「京治,」木兔單膝跪地,手上捧著一枚精緻的、鑲上細鑽的銀環,他放慢了語速,近乎虔誠地道:「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他的長褲布料沾上了濕泥,卻無遐顧及那些,木兔感覺皮膚被秋風吹得冷了,血液卻是熱燙的。
  赤葦那雙黑得深沈的眸子此時盛滿了水光,他的嗓音喑啞,似乎帶上了些許哭腔,那聲答覆巍巍顫顫地由風送了過來:「我願意。」
  聞言,木兔竄了上去一把撈住赤葦,瘋了似地大吼大叫,整篇樹林回蕩著他充滿熱情的歡呼。
  赤葦將頭倚在他肩上,默不作聲地將淚水抹在木兔的外套上,像個大型玩偶般任他抱著轉圈,他已經習慣這個人的傻樣了。
  等兩個人都冷靜下來,木兔抓過他的手細細撫摸,運動員的手掌覆滿厚繭與傷疤,這只手見證了他們相識相知的過往,也是他將牽一輩子的手。
  他將戒指套入這個人的無名指。
  「赤葦,你能給我獎勵了嗎?」木兔用鼻尖輕輕拱了拱赤葦的臉頰,笑得嘴快咧到耳垂了。明明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赤葦吐槽自己怎麼會覺得看不透這個人。
  赤葦明知故問:「什麼獎勵?」
  「就,剛才比賽贏了。」木兔活像個來討糖的孩子,得了便宜賣乖:「你主動親我一下就⋯⋯」
  「木兔光太郎先生,」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赤葦單膝跪在木兔面前,手中持著不知道什麼時候拿走的銀戒,他深情而真摯地仰起頭,流利地念出木兔方才說出的誓言:「⋯⋯你願意與我結婚嗎?」
  「⋯⋯赤葦太犯規了啦!」木兔連忙把人抱起來:「我願意我願意我願意!!!」
  赤葦噙著笑意為他戴上指環,接著將他的手拉到自己的唇邊親吻:「這下你也是我的人了。」
  我追上你了。
  木兔吻了他一口,燦笑著:「早就是啦!」
  「那麼這些怎麼處理?」赤葦指著大費周章的擺設問道,也幸好木兔沒有擺出土味十足的巨幅愛心或是ILOVEYOU赤葦橫幅。
  木兔一聽就不樂意了,好歹也是花了一周籌備的,不到一小時就撤乾淨了效期可真短。他的表情崩得快,轉換得也快:「我們拍照留念,然後就帶回家吧!」
  這麼多個氣球怎麼帶回去呢,赤葦沒贏提出這個疑問,順應道:「好啊。」
  赤葦看見木兔從口袋里掏出手機,鎖頻畫面是去年黑狼隊奪冠時兩人的合照,也是時候換一張了。
  幾秒過後,赤葦接過木兔的手機挑選拍得好看的照片,他看見手機自拍模式上的兩人笑得十分上相,他沒想過自己能笑得這麼坦然率直。
  驀地,他垂下目光,手指婆娑著那枚戒指,或許某些人本就擅長賦予某些事物特別的意義。
  在風裡說一句我愛你,整座樹林因此而搖曳。
  少年時的喜歡,轉眼便是經年,他們將用一生來兌現諾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