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68

不再以鮮血與這個世界維繋,
你的話語還是宛如利刃般劃開我的肌膚,
我任憑它們潰爛,任憑它們發臭,
使自己抓狂地面對爬滿蟲的神經,
牽動我的思緒、阻斷我的線路,
那些想像的傷口,疼痛搔癢著沒辦法痊癒。
畢竟是想像,把槍抵著下巴。
我不為所動,也不敢移動。

那時,
在鏡子裡的自己是多麼無所畏懼,
在自己心裡卻又是那麼膽小無助,
我珍惜、愛著自己的身軀,卻不想抵擋那每波的精神攻擊,
令人作嘔的你啊,令人作嘔的我啊,
隨時間的逐流和沈溺活下去吧。
或許哪天又靜止了,
靜止了因為愛人而流淌的五臟六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