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上的白百合

  今天陳同學的桌上擺了一個裝著白百合的花瓶,整間教室都瀰漫著一股濃郁花香。班上有些人受不了打開了窗戶和電扇想通風。

  第一節課開始了,陳同學還沒有來。
  昨天她的臉上好像有瘀青和擦傷,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才請假。老師看起來不願意多談,只是把考卷發下來要我們乖乖寫。快要學測了,也許老師只是不想要我們把注意力放在有個同學請假這件事上面。
  因為陳同學的位子是空的,所以傳考卷的時候坐在她後面的女生只能站起來去拿。她看起來很不高興,坐下來時嘴裡還念念有詞,我聽不大清楚她說什麼,可是好像提到了陳同學的名字。

  掃地時間,有人把百合花拿去扔了。
  班導眉頭緊皺了一下,就一下,沒有其他動作和話語。好奇怪啊,那個百合花是誰放的呢?
  除了早上花香太重以外,大家好像對百合花都沒有想法。為什麼呢?
  我有些不安,拉住站在旁邊的男生,「為什麼要擺百合啊?」
  他沒有什麼反應,只是把花瓶擺回陳同學桌上,「你覺得呢?」他給了我一個眼神,可是我讀不懂他想表達什麼。
  班上是不是只有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常常來找陳同學的那群學姊來班上了。
  為首的學姊拉開窗戶,深紅色的外套被她綁在腰間,制服扣子一顆也沒扣,露出裡頭灰色的便服上衣。她眼神掃過一遍班上,「陳韻安那丫頭呢?」她臉色不耐,不大的聲音清楚地傳到每一個人的耳朵裡。
  「她今天沒來。」我這麼說道。
  班上同學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是我說錯話嗎?為什麼大家都要這樣看我?
  「學姊……」坐在陳同學後面的女生湊到學姊旁邊,不知道說了什麼。只見學姊抬起頭,複雜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就轉身走掉了。
  雖然不懂發生什麼,可是感覺大家都知道陳同學沒有來的原因。我錯過了什麼嗎?還是陳同學其實轉學了?可是為什麼一聲不響的轉學了呢?

  放學時段,被我問過問題的那個男生留了下來。他站在講台上一言不發看我收拾東西。直到我準備走出教室,他才叫住我。
  「你不知道嗎?」他走下來,漫不經心地拿起陳同學桌上的花瓶,將裡面的水倒在地上後又放回去。他看著那攤水,似乎有些恍神。
  「怎麼?」
  一陣沈默過後,他指著陳同學的桌子,「她死了。」
  每一個咬字都如此清晰。
  可是為什麼我聽不懂呢?
  「她死了。」他又指向地上的水灘,「血就像這樣撒在地上。」
  不知道為什麼,我聽見我笑了,「怎麼可能。」
  我轉過身就想走,他可能被學測逼瘋了,淨講一些胡話。陳同學昨天還好好的呢,怎麼可能突然過世。
  「只有你不知道。」他掀起她桌上的桌墊,木頭製的桌子上佈滿了各種惡毒的話語,「陳韻安昨天晚上自殺了。」

  啊……
  原來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啊……
  我憶起之前陳同學看向我,那寫滿求救的眼眸。憶起昨天,她獨自一個人趴在桌上哭泣的模樣。
  是我殺了她啊。
  「為什麼大家都不在乎呢?」
  是大家和我一起殺的呀。
  「因為一個陳韻安離開,還會有其他陳韻安。」他輕聲嘆息,「他們不過是失去一個玩具而已。」
  他說完這句話就走了。
  我其實知道他的話荒謬的令人發笑,但好像只有這個句話,才是所謂的真實。
  我打開手機,裏頭靜靜的躺著一條短信。
  真悲慘。
  選擇刪除短信,假裝什麼也不知道的走出教室。將所有故事封藏在心裡。
  這就是我呀。
  和他們沒什麼區別,我們都是一群冷血無情的怪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