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我死了。
  朝朝暮暮,日日夜夜……我的世界總是黑暗。有很多東西爬過腦袋,可也僅僅是走過,徒留混亂,沒有記憶。我和大家不一樣,我的生活走在鋼索上,如果不努力些,我就會摔得支離破碎。當周遭有太多亮眼的人存在,剩下的那人便會失去光彩,被人們所遺忘,例如我。一個家裡三個小孩,我是多餘的那一個。他們得到關心,不費吹灰之力;我得到問候,必須竭盡全力。

  我是不一樣的,是沒辦法像他們一樣,放肆瀟灑地過活。沒有人明白,我為了存在耗盡了多少氣力。我是開朗的女孩,也必須是開朗的女孩。我總是逼迫自己成長,卻漸漸忘記,到底是為了什麼?為了關注為了愛,把自己逼到崩潰,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我對自己的卑微感到反胃。在他人的舞台上自顧自的表演,真的算活著嗎?我想,我大概已經把自己給埋葬了。我死了,帶著曾經的快樂。
  一個人坐在磁磚上,上一秒哭,下一秒笑。這大概是我自己來自心底的嘲諷。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可不到緊要關頭,我連起床都做不到。只能行屍走肉般,一遍遍刷著同樣的影片,用吵雜來掩蓋混亂與悲傷。
  沒有明天的現在,一片灰暗的未來……我想我已經準備好了,準備好正式道別。
  我知道自己出了問題,卻不知道該怎麼為這種情況命名。我能怎麼辦?我還能怎麼辦?苟延殘喘地繼續往前嗎?眼淚堆滿眼眶,模糊了一切。勾起的嘴角倒映在鏡子中,顯得格外扭曲醜陋。如果身體痛苦,那心理的痛苦會減半嗎?我這麼想著,任由過長的指甲嵌入肉裡,留下一道道紅色疤痕,與微微滲血的傷口。我曾求救過,可全世界都告訴我,我沒事。一切都是賀爾蒙在作祟。
  真的是這樣嗎?
  真的,沒事嗎?
  日復一日的循環,裝滿汙濁的玻璃瓶終究還是破碎了,濃稠的黑暗在友人面前傾瀉而出。


  「我沒事。」簡單的一句話,充滿著哭腔與顫抖。我沒事,已經這麼過了好久,我怎麼會有事呢?但玻璃瓶已經碎裂,所有隱藏都失去作用。我看見她哭了,這是第一次有人為了我的故事悲傷。她緊緊抱住我,溫暖的溫度把冰冷的身體給暖和了些許。沒有任何不認同的話語,她只是靜靜陪在我身邊,和我一起哭泣。
  後來她拉著我去看醫生了。
  一切的情感都有了原由。這是一種名為「抑鬱症」的心理疾病,醫生開了好多好多藥,早上、晚上。吞下一顆又一顆,總算在夜晚得到安穩。望著窗外薄薄日光,我似乎又掉了幾滴眼淚。雖然情緒依舊不穩定,但和以前相比,好多了。
我想生命就是這麼一回事,當你悲傷時,連脈搏跳動都是一種痛苦,當你快樂時,卻想用盡全力去擁抱。
  盤旋的烏雲逐漸散開,留下遍地花朵,給接下來要往前走的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