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3 小故事 02

蕭恩在床上醒來,有睡?沒睡?在他的眼睛裡透出了答案,大力的揉著眼睛、緩慢地站起,他被夢纏繞……

夢裡一個與蕭恩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正在舒服地過日子,想做甚麼做甚麼,似乎沒有任何事情能阻止他;反觀現實中的自己是多麼默默無名、多摸麼殘廢,看著外面陽光明媚的天氣,蕭恩靈光一現他想要出去,不知道去哪那就都去,對蕭恩來說不知道是很美好的答案,因為他知道所謂的不知道所代表的是無線種的選擇,所以他去了養老院,老人們跟他分享了各種他們人生的精采故事。
而後他又去了育幼院,小朋友們興奮的將蕭恩帶去玩所有遊樂設施、各種他們自製的小遊戲。
蕭恩很好奇為甚麼可以有這麼多自製的小遊戲,小朋友只跟他說 只要玩得很開心那就是遊戲,蕭恩點點頭心滿意足的又去了古老的文藝大道,蕭恩享受這些氛圍,他覺得自己似乎學到了甚麼。

晚上蕭恩沒有找到可以睡覺的地方,只好再街頭的角落躺著,有一位流浪漢看到他並跟他分享了手中的烈酒,兩人開心的喝下,沒多久就爛醉如泥,兩人相談勝歡,隔天起床卻發現流浪漢不見了,只剩下空掉的酒瓶。
蕭恩沒有多想,就起身繼續向前走。

這次他來到了一個火車站前,他看到一個正在賣花的女人,她看上去很美麗、很漂亮,可是她的花卻不是那麼與她匹配,蕭恩到她面前,她身上散發迷人的香味,於是蕭恩想知道是不是花帶來的,湊近一聞,蕭恩差點昏倒,那位賣花的女人似乎不受這個花的影響,但女人也似乎沒有看到她一樣,於是蕭恩就坐在附近觀察女人,突然發現一個行為誇張的男子跑到女人面前,那位男人也不說話只比出很多誇張的動作,蕭恩看那位男人沒有傷害女人的意思就離開了。

蕭恩在鄉鎮之間亂亂遊走,看到了正在彎腰撿稻草的婦女們,他們檢稻草的動作被深厚的豔陽顯得更加勤勞,麥穗似乎都更有生命力了,擠步過後她看見一位畫家正在畫那些婦女的景象,蕭恩好奇也上去添了幾筆,蕭恩幫那機位婦女畫了不同顏色帽子,畫家似乎更有靈感畫得更勁,向蕭恩道謝後投入在畫作裡面,蕭恩見畫家那麼專心便默默地離開了。

蕭恩回到家,他看到家中那些曾經令他無感的家具感受到無比的溫暖,家裡似乎變得有點不一樣了,他將跟流浪漢憶起喝酒的空瓶放在玻璃櫃裡,玻璃櫃裡有許多不起眼的東西,但卻都被蕭恩擦的乾乾淨淨。

回到房間,夢中裡那個自己看著玻璃櫃裡琳瑯滿目的物品開心的笑了。

流浪漢呢?蕭恩還是不理解,可下一秒在床上張眼坐起來的正是流浪漢本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