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西裝

深夜,在空蕩的大街,有一個疲勞的身體正緩緩向前走。

男人穿著西裝革履、黑色皮鞋,皮鞋乾淨如同鏡子般。

⟨黑色西裝⟩這間店閃耀著吸引人的霓虹燈,櫥窗裡模特人偶穿著筆挺的深黑色西裝,西裝上隱隱發出晶亮的色澤。

男人疲勞感瞬間被好奇心掃空,男人死死盯著黑色西裝,腦海正在想著自己正穿著黑色西裝到處吸引人目光,似乎穿上後男人什麼事情都可以輕易達成。

男人二話不說衝進店裡詢問西裝的價錢。

老闆沉默地笑著,並示意男人看看其他西裝。

男人生氣了,他用力捶著桌子,強而有力的聲響讓黑夜忘記他曾是每天奔波在城市中的中年男人。

男人:我要你們櫥窗前那套,否則別逼我把這裡夷為平地!

老闆依舊沉默著,隨後拿出了古老的盒子。

男人震怒了,他衝到櫥窗前一拳...一拳...又一拳,櫥窗破裂了。

老闆打開通往櫥窗的門,站在男人前面將盒子打開來並緩緩地說出。

老闆:西裝無價,穿上天價,而後吸引萬人目光。你要是想要就將盒子裡的瓶子裝滿吧,

語畢,警笛聲從遠處傳來,男人緊張了一把搶走盒子發了瘋的直奔家中。

家中妻子正趴睡在餐桌上,餐桌上滿滿的山珍海味,男人急促的呼吸聲吸引妻子注意。

妻子在黑暗中頓尋聲音走去,並小聲的問。

妻子:老公?是你嗎?老公?吃了嗎?幫你加熱要嗎?

妻子走到浴室門口看著男人正發瘋似的將玻璃瓶灌滿水嘴裡念叨著。

男人:裝滿後就是我的了!我的!我的!!哈哈啊

男人病態的表現嚇著了妻子,但妻子仍舊上前關心男人,卻被男人一把推開撞到了浴缸,妻子一下子暈了過去,清澈透明的水逐漸被鮮紅色的血取代。

玻璃瓶裝滿水,男人急匆匆的往店裡跑去。

老闆看著玻璃瓶裡清澈透明的水,臉色黯淡的搖了搖頭,男人猙獰的表示不理解。

男人:為什麼?你說裝滿就好的,為什麼?

看著這麼驚悚的男人,老闆只是淡淡說了句。

老闆:玻璃瓶上的塞子所代表的顏色才是我要的。

男人聽後立刻又往家裡廁所跑去。

塞子上第一個顏色--鮮紅色......

男人重回家中廁所,看著倒在浴缸旁的妻子,男人興奮的說。

男人:紅色!我就知道!哈哈哈西裝會是我的!!

妻子頭上的傷口被男人弄的更嚴重,只因為這樣才能有更多與之匹配的「鮮紅色」。

裝滿了第一個瓶子,第二個塞子的顏色是金黃色。

男人再次回到店裡,但這次天空依舊是黑色的如同男人剛走到街上一樣,不同的是,天空正下著雨、路上逐漸亮起。

商人似乎預料到男人回來,提前坐在椅子上靜靜等著,男人大力的推開門,大吼的說。

男人:紅色我有了,這個顏色是什麼!快說!

男人心智越來越狂躁,商人笑了笑的說了句。

商人:雨和時間,紡織出金黃色的鞋印,看看你腳邊。

男人低下頭看著鞋底下所踩的雨水是金黃色,跑來的路上也都是金黃色。

男人:哈哈哈!找到了,西裝...我的....我的,都是....我的。

男人像條飢渴的動物趴在地上用手將金黃色的水撈起,為了加快速度男人也不管髒不髒用嘴巴一口一口的把水吸起來在吐進瓶子裏。

不過一會兒第二個瓶子也裝滿了,男人的眼神越發空洞,情緒卻越來越暴躁,男人擦了擦嘴死盯著商人問。

男人:這瓶是什麼?

商人邪惡的揚起嘴角,帶著興奮到顫抖的聲音說著。

商人:一根一根,情緒扎進腦海裡,拔掉如機器。

男人聽到後看向了自己的皮鞋,皮鞋反映出男人黑色的頭髮,看到後男人跑出店裡到櫥窗前撿起碎一地的玻璃,一根..一根..割掉的、拔掉著。

男人每割掉一根、拔掉一根,都痛不如生,男人不斷的哀嚎著,男人雙手因痛不斷地顫抖,雙腿跪在黑色西裝前將一地的頭髮一根一根的放進瓶子裡。

這次很慢的把第三個瓶子裝滿,男人頭髮如同破舊的洋娃娃,他搖搖晃晃的走到商人面前,小心翼翼的將第三個裝滿頭髮的瓶子放在桌上。

商人滿意的將三個瓶子放在古老的盒子裏,商人輕輕的了句。

商人:可以了,去吧,穿上吧,把她還給我。

男人拖著狼狽的身體走到西裝面前,慢慢將模特人偶上的西裝脫下並穿在身上。

男人穿上後狂笑不止,商人則是走到模特人偶旁靜靜等著太陽升起。

太陽升起,⟨黑色西裝⟩店門口每天都有絡繹不絕的人站在櫥窗門口看著這件西裝,不少人為之讚歎這間西裝的紡織功力,也讚歎模特人偶是可以如此真實。

商人走出店裡,後面跟出來一位長相帥氣身材高大的男子,男子看了看櫥窗,笑了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