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角男孩

有一個小男孩,他小時後跟著爺爺奶奶一起住,但是突然有一天小男孩爸爸把他接走了,接去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小男孩很樂觀,到了陌生的地方他勇敢的到處走走看看,認識許許多多的人,不出幾天附近的鄰居都認識小男孩,還跟小男孩有很好的交情了。

半年後,小男孩突然被爸爸送走離開,小男孩很傷心他不知道要怎麼辦,他不知道要去誰家裡住,也不知道那邊有沒有自己心愛的被被。

小男孩住在一個親戚家裏面,親戚兩人對他很好,親戚的小孩也擔任起哥哥姐姐的角色陪伴他一整年,小男孩很快樂。

但是又突然一天,爸爸來了,在小男孩某天放學的晚上將小男孩接走,小男孩背著學校包包穿著校服上車,看著外面一閃一閃的路燈、過往的汽車,車子上吵雜的音樂讓小男孩自動的屏蔽掉了,小男孩聽不見任何聲音以至於爸爸講話也沒有聽到。

爸爸將車子停在一邊,將小男孩拖下車賞了他幾巴掌,並且警告小男孩認真聽話否則不只幾個巴掌,小男孩嚇壞了,眼淚都忘記流出來。

車上搖搖晃晃讓小男孩不自覺的睡著了,車停下來,爸爸將小男孩從車上抱起走上樓,小男孩已經感受到被抱起來,但小男孩累壞了,所以很快又睡著了。

隔天早上,一個陌生的女人叫小男孩起床,小男孩看著這陌生的女人為他準備早餐、午餐、晚餐,而爸爸在房間裡玩著電腦,小男孩很快就很女人玩在一起了。

新家外面有個很大的地方,走去哪裡可以看到上面是薄薄的鐵片一層一層加上去,所以當有強風來襲時,屋頂會發出如同雷聲的音響,小男孩不害怕,反而很好奇怎麼會這樣就這樣住了半年左右,當小男孩在某天研究的時候,屋內傳出爸爸的獅吼聲,陣陣巨響不斷傳出,小男孩躲在三個水塔的角落,偷看著門口。

小男孩聽見屋內傳出女人的刺耳的哀嚎聲,女人穿著一件淡薄的衣服赤腳的跑出門口,小男孩聽到樓下有很可怕的聲音,小男孩向下看,剛好與一個帶著帽子的男生對到眼,隨後男生立馬帶著人衝上樓。

幾分鐘後,女人披著不知道哪裡的外套坐上了正在發出可怕聲音的車子裏,而剛剛與小男孩的對到眼的男生也將小男孩慢慢帶下樓。

小男孩在樓下聽到劇烈的聲音,一聲、兩聲、三聲,爸爸的哀嚎聲傳出,小男孩在此嚇壞了,他選擇什麼都聽不到,隨著車子發動,小男孩繼續看著外面的人群,不過人群也正看著小男孩。

小男孩忘記了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他只知道女人幫他擦痱子粉和喂飯的畫面,其他都忘記了,穿著白色衣服的阿公叫小男孩嘴巴打開,還用很亮的光照小男孩的眼睛,小男孩很好奇這個人,但旁邊有好多看起來很兇的男生,所以小男孩選擇不問。

小男孩看著一個有一個女人、男人在他面前問東問西,小男孩選擇什麼都聽不到,他只是呆呆的看著,等待時間結束….

小男孩最終送到了親戚家裏。

親戚們給了小男孩一個大大的擁抱,小男孩很高興,但他已經不能真正開心的笑著了,小男孩一樣跟大家很快樂的生活在一起,但似乎有什麼東西變了。

小男孩國小六年級了,那個人依然將小男孩帶走,小男孩沒有反抗,而是乖乖在車上吸著香煙的惡臭味,已經陌生的清新香,小男孩討厭這個香味。

這次小男孩下車跟著爸爸走,遠處走來一個陌生的胖女人,胖女人給小男孩一個擁抱,小男孩笑笑的,就只有笑笑的。

胖女人感覺很有錢,住在很明亮的地方,沒有鐵皮的聲音,就算外面風雨在大胖女人家裡都聽不見。

胖女人很努力工作賺錢一開始想要吃什麼有什麼,但漸漸的胖女人連水費都繳不出來了,還必須是硬湊在一起才能非常勉強的將費用繳出去,一年後胖女人跟爸爸和我搬到別的地方住。

這裡沒有那麼高級,相較之下這裡還有點簡陋,但是也比鐵皮屋好,小男孩心想,某一天胖女人帶了一個女孩過來,女孩比小男孩小一歲,但讀的年級卻相差兩個級。

胖女人有給出解釋但小男孩沒在聽,小男孩在觀察女孩,女孩又在觀察小男孩,最後兩個人默默的玩在一起。

小男孩放暑假了,準備放暑假的最後上課天從全天變成半天,但是胖女人不知道,小男孩買了個麵包想要給胖女人一個小驚喜。

到家裡樓下,小男孩聽到樓上丟一個東西下來,像是一個戒指或是項鍊,砸到別人的車,那台車將原本就很吵雜的吵架聲變得更激烈了。

小男孩這次鼓起勇氣上去了,看到女孩獨自蜷縮在客廳沙發上,小男孩將女孩帶下樓,並囑咐女孩不要亂跑但是要躲好,說完小男孩再次上去了。

當小男孩上樓後,打開門,客廳裏胖女人跟爸爸正在打架,胖女人眼神看到小男孩,胖女人向小男孩求救,但小男孩已經害怕到尿了一褲子,嚇到不敢動,爸爸將小男孩推開,拉著胖女人的頭髮用力的撞向家門,胖女人不斷尖叫、哭嚎、求救但小男孩卻只敢眼睜睜看著這些事情發生,直到胖女人聲音越來越虛弱,爸爸才停手,爸爸將胖女人用力丟在一旁,準備離開時警告小男孩閉嘴別亂說話。

爸爸摔門離開後,小男孩撲通一下跪在地板上,眼淚嘩啦嘩啦的留下,十幾分鐘後女孩帶著鄰長伯和警察來到家裡,在這之前小男孩邊流淚但卻沒有啜泣,只是將胖女人攙扶到沙發上,並找出醫療箱幫胖女人擦藥,但胖女人卻甩手將藥拍掉。

之後的日子胖女人一直所在房間裡面,偶爾叫女孩去房間問她要吃什麼,然後叫他去買,小男孩似乎被遺忘了,小男孩已經好幾天沒吃飯,肚子不斷的發出咕嚕聲。

聲音不斷頻傳,胖女人生氣的走出來,對著小男孩說安靜沒在讓我聽到聲音,然後將兩個50元用力的丟在小男孩臉上,小男孩臉上被硬幣打到一下子就黑青了。

小男孩沒有想那麼多,只知道有錢了,可以買東西吃,他興沖沖的去買東西,途中路過一個警察,警察將小男孩留在警局裡面,給小男孩便當吃和一罐小養樂多,並開始詢問小男孩為什麼這麼飢餓,和臉上的黑青。

小男孩沒想那麼多,原本想講出口的小男孩因為太餓不斷的狼吞虎嚥,讓小男孩忘記要說什麼,於是吃完後警察來到家裡與胖女人溝通後,警察留坐在家中,十幾分鐘後一男一女來到家中。

他們一來警察就走了,小男孩抓著警察的衣角懇求的希望他不要走,警察答應小男孩這兩位大人會幫助你們,小男孩這次才鬆開手,至此以後小男孩感到害怕或是孤單、想睡覺時都必須抓著衣角才能安心的睡下去。

他們說他們是兒少社福的人,會來幫助我們,但小男孩打從將警察帶回家中後就知道之後的生活一定會更難過,不可能在好起來了。

小男孩答對了,自從警察和兒少社福的人來了之後,胖女人的臉色就更加難看了,小男孩覺得好孤單,還好這時候女孩都會陪在小男孩身邊,陪小男孩玩、陪小男孩睡覺,女孩之後也習慣將衣服角給小男孩抓著。

有一次小男孩在曬衣服的時候看見女孩有一件外套的衣角被自己抓破,小男孩立刻就慌了,他知道胖女人一旦看見會怎麼處理小男孩,小男孩於是自己動手縫起來,女孩也來幫忙。

胖女人突然從房間裡走了出來並用冷漠的聲音詢問小男孩在幹嘛,小男孩支支吾吾的讓胖女人瞬間發飆,胖女人搶過小男孩手上的衣服仔細的看了一下,胖女人用兇狠的眼神瞪著小男孩。

小男孩被胖女人抓去一個房間裡用了衣架鞭打了好幾十下,小男孩背後都是衣架留下的痕跡,甚至正在留著鮮血,小男孩顫抖的走出房間乖乖坐在客廳沙發上。

小男孩背後的傷口不斷滲血出來染到了沙發上,雖然不明顯但還是看得出來,小男孩這時候直接崩潰大哭了起來,胖女人聽到後跑出房間。

胖女人問小男孩怎麼了,小男孩卻不敢說只敢不斷的哭,小男孩的哭聲引來了鄰居和里長伯來,剛好房東也在附近就幫大家把門打開,剛好看到因為哄不了小男孩的胖女人,胖女人一掌一掌的打在小男孩臉上,這一幕被全部人都看到了。

胖女人被帶走了,女孩因為是胖女人的親生女兒於是也被帶走了,家裡剩下小男孩一人,所以爸爸接到電話必須回到家。

爸爸到家的這幾天,爸爸心神不寧從覺得是鄰居綁架了胖女人,並常常在大半夜將小男孩叫起床去聽鄰居家有沒有發出聲音。

小男孩說沒有,男人就會嘖一聲並且賞小男孩一巴掌,男人總說他有聽到胖女人的哀嚎聲,但小男孩壓根就什麼也沒聽到,這種日子持續了一段時間。

某個晚上小男孩再次被爸爸叫起床去聽鄰居家門口,小男孩這次回來帶著稍微不耐煩的情緒回來跟爸爸說沒有人,爸爸聽到小男孩的的口氣後,拿出了一把獵槍指著小男孩,叫小男孩回去再聽,沒聽到就不會回來。

小男孩於是睡在天台上,那時冬天天台陣陣風無情的吹在小男孩身上,爸爸卻在家裡面不斷的玩遊戲,小男孩很冷但也不敢回去,只好忍著冷蜷縮在風小的角落睡著。

小男孩早上回到家看見,家裡琳瑯滿目如同暴風闖進家裡一樣,所有東西散落一地,電視也被打破,某間房間的門還搖搖欲墜。

但是小男孩看了一圈發現爸爸不在家,心裡卻無比的開心,小男孩快快樂樂的打掃著地板上的垃圾,撿起電視機裡的碎玻璃,還研究了門怎麼裝回去,小男孩很久沒有體驗到這麼自由的感覺了。

小男孩依舊到學校上課,並把午餐多帶一些回到家裡吃,可是假日沒有去學校,就意味著假日兩天只能餓肚子,就這樣持續一個月,房東來敲門,小男孩不敢打開門,他知道自己絕對付不出來這筆錢,隨著時間的推移電被切掉了、水被停掉了、瓦斯也不再送過來了。

晚上不到5點,因為冬天的關係太陽下的特別早,讓家裡看起來跟凌晨沒什麼兩樣,小男孩坐在陽台抬著頭看著天空上的星星。

小男孩很開心的數著星星並把星星連在一起,還給星星取了不同的名子,還跟著他們聊天。

突然家門被轉開,小男孩害怕極了,他害怕是爸爸回來了,但還好是房東先生和太太,房東太太很驚訝的發現小男孩自己在家並且度過了好幾個禮拜,看著臉色慘白和消瘦的臉頰。

房東先生將小男孩硬拖到警局裡面,警察很驚訝,並且與其他人竊竊私語起來,每個人在竊竊私語時不斷看向小男孩,小男孩受不了了。

他跑出警局,並且躲起來,小男孩抓著自己的衣角並告訴自己一切都會沒事的,明天就可以去學校裡面吃飯了,一切都沒事的。

最終小男孩還是被找到了,並且在一次的送回到親戚家,不過親戚還是很熱情給了小男孩一個擁抱,小男孩這次什麼都笑不出來了。

小男孩不沉默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對待親戚們,但都不是真心的了,小男孩常常在深夜裡驚醒,他緊緊抓住自己的衣角,告訴自己一切都沒事的,沒事的。

小男孩到處結交朋友,想找到一個能讓他完全信任的人,但似乎都找不到,那些所謂的朋友只不過是在特定時間、事情才會出現,但小男孩習慣了。

小男孩逐漸變得越來越虛假,小男孩渴望有人能知道他,但同時不願意別人用過多的同情來對待他,小男孩很矛盾,讓他心裡變得越來越空虛,所以他只能在找更多朋友來試圖填滿這個空洞。

就這樣反反覆覆的過了幾年,小男孩抓衣角的壞習慣研究沒有改變,但稍微好一點了,只有在想睡覺的時候會下意識的抓住衣角。

這點讓小男孩很傷腦筋,他曾經為了這道歉好多次,也差點沒默默帶到別的地方,小男孩很努力的想戒掉這個壞習慣,但似乎都沒辦法。

直到小男孩上了大學依舊帶著這個壞習慣。

小男孩很孤單,但是看起來很快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