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山咖啡廳-拿鐵

林欣潔

炎熱的夏日,總是會有學生聚集在咖啡廳裡讀書。人一多,咖啡廳裡也就擁擠起來。曲央背著大背包想擠到他朋友身邊坐下,一個轉身卻撞倒了隔壁桌上的拿鐵,倒在一桌的文件上,浸溼所有紙張。他和周崛就是這麼認識的。

周崛是個小說家,平時就會到咖啡廳裡寫作,看著稿子全泡在拿鐵咖啡裡,內心雖然生氣,但看曲央只是個大學生也不打算為難他。可意外又發生了,同樣的位子,同樣的事件,曲央根本沒有記取教訓,這次是整杯拿鐵倒在周崛的筆記電腦上,見自己用了新買的電腦一夕之間壽終正寢,工作進度停擺,眼看更新章節的日子就在眼前,資料全數在電腦中,周崛再也沒忍住,要他賠償。

曲央只是個大學生,只得靠平時在速食店打工的錢慢慢還。這期間他發現自己一直喜歡的網路連載小說在這週第一次停止更新,失落之下在工作上又犯了大錯,被老闆辭退。曲央的心情極度低落,用身上的錢買了酒喝,坐在河堤上一瓶瓶下肚。

與此同時,周崛有夜間散步的習慣,方便找尋靈感,就見曲央在河堤上喝得爛醉,想過去關心他,喝醉的曲央也不知道來人是誰,就放聲哭著說自己最近有多不順,周崛才知道曲央家裡環境不好,父親因賭博負債,母親離家再也沒有回來,他只能靠著獎學金跟打工來維持生活,但因為冒失的個性工作總是很難做得長久,速食店的打工好不容易維持了一年多,又被辭退了,也是在這個時候,周崛才知道原來曲央是自己的讀者。好不容易說完了,曲央昏昏沉沉的吐了周崛一身,周崛無奈之下就把曲央帶到了自己家。隔天曲央醒來,發現自己在陌生人家,大驚失色,不等周崛和他解釋,就拖著宿醉的身體離開了周崛家。

周崛傳訊息告訴他電腦不用賠償了,他那時說得只是一時的氣話,可是曲央早就已經認定周崛是個吝嗇的小人,也忘記他昨天喝醉時和周崛說的話,所以根本就不相信他,深怕他有什麼其他的陰謀。可周崛卻不停地告訴他不用在意,曲央忍不了心中的懷疑,跑去問周崛他到底想做什麼?周崛發現曲央不管怎麼樣都不會相信他,本想告訴曲央他知道他家裡發生什麼事,但腦裡卻浮現一百種貧困家庭孩子的心理鬱結,怕他會因此自卑,就搪塞了一個理由說編輯希望他這篇小說連載完以後,瞄準女性向的市場要寫一個男男戀愛的故事,但周崛並沒有經驗,所以他希望能和曲央假裝作為情侶,這樣就可以免除電腦的賠償費用。

曲央半信半疑的答應了,至少在他看來並不是很誇張的要求,雖然他跟周崛兩個人都不是同志,但是試試看也是可以的。為期一年,周崛開始主導體驗情侶生活的計畫,曲央則希望這一年可以趕快結束。

相處的時間久了,曲央開始慢慢了解周崛,也對他改觀,在一次外出,他們聊到周崛的小說時,曲央開始表白他喜愛的作家,殊不知那就是周崛的筆名。當曲央問周崛為什麼不把小說作品拿給他看時,周崛百般糾結之下最終也沒有開口承認那是他。後來還是曲央自己發現的,他不小心瞥見周崛的電腦文件沒有關閉,好奇之下看了才發現這是未更新的章節內容。

曲央發現自己被騙了,因為周崛的新作品根本就不是男男戀愛的題材。他覺得自己被周崛耍,暗自的斷了所有的聯繫,直到周崛再次找到他,才不得不告訴曲央會這樣都是因為他明白曲央的困境。以曲央的個性絕對不會主動提家中的事,他才發現原來周崛一直都很在意他,而自己也同樣的在乎。

若干年後,他們再回到那間咖啡廳,曲央和周崛各點了一杯拿鐵坐在當年他們時常坐著的位置。曲央在端咖啡走到桌邊時,一個踉蹌,又將拿鐵打翻到了周崛身上。只是周崛這次不再生氣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