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山咖啡廳─卡布奇諾

許芙菡

當安祺的聲優工作一結束,前輩邀請他一起到居酒屋喝酒慶祝動畫配演的完成,他笑著答應對方,並約好時間地點,先行回家一趟換衣服。當他正要赴約前輩的路上,途中看見一對情侶有說有笑走過自己的身旁,安祺有些恍神,不自覺回憶起過去與戀人相處的模樣,以及那杯熟悉的卡布奇諾。他傳了封訊息給前輩,推拒了邀約,心中突然想喝那杯懷念且束縛著他的卡布奇諾。安祺前往咖啡館,坐在窗邊的座位,望向夜晚的天空,腦海浮現出與戀人相識、相戀的過程。

非筠弼是安祺的大學同學,為人體貼、善良,課業成績總是排名前十,深受老師與同學的信任。安祺對他的印象很好,在新生訓練的一次相遇中,非筠弼協助安祺完成高難度的表演動作,讓他對於對方有了深刻的印象,視線也難以從他的身上移去。非筠弼做事靠譜,不管是分組報告還是個別指導,臉上總是展現出自信滿滿的神情。安祺與他相反,羞澀、膽怯、課業成績普通,分組討論總是無法發表出自己的想法,他很羨慕非筠弼這份充滿自信的模樣,總是想效仿他的行為,卻發現這份崇拜逐漸轉變為愛慕之情。安祺意識到自己似乎喜歡上非筠弼,腦中的第一個想法是逃避,接著是厭惡自己。他認為自己沒有資格喜歡對方,也沒有自信自己能夠表白成功,不如將這份愛慕默默藏在心中,不讓任何人知情,這樣對非筠弼沒有影響,也不會對自己造成傷害。但這份愛慕隨著他們之間的相處越來越深厚,漸漸地難以掩藏。安祺想要試圖逃離這個感情,直到看見一個外系女學生向非筠弼告白,安祺這才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快速將非筠弼帶離現場,到樓梯間向他表白。非筠弼有些驚訝,向安祺表明自己不厭惡他,也不排斥同性之間的感情,答應安祺的心意。兩人將這份戀情隱藏住,班上同學當他們是很好的朋友,老師們說非筠弼與安祺就像是一對哥兒們,上下課總是走在一起。非筠弼只是笑笑帶過,將安祺的手牽緊,沒有放開。

非筠弼在一間咖啡館打工,為求得到國外咖啡師學習的機會,他非常擅長泡咖啡,尤其是卡布奇諾。安祺告訴過他,自己很喜歡喝卡布奇諾,卡布奇諾給他一種安全感與心靈上的支柱,每天早上或晚上固定要喝一杯卡布奇諾以才有精神做事。自此之後,非筠弼開始專研卡布奇諾的製作與拉花,讓安祺感到歡欣且溫暖。他們時常在咖啡館約會,有時是安祺等非筠弼打工完一起回租屋處,有時是非筠弼陪著安祺讀日語。在夜晚,兩人會互相抱著彼此,談論咖啡、課業、未來、打工等,直到其中一方慢慢入睡為止。兩人相約未來要一起完成夢想,一起見證彼此夢想實現的那一刻,並不顧世俗的眼光,相訂終生。非筠弼替安祺套上以咖啡豆製成的戒指,代替昂貴的鑽戒約定。升上大四之後,安祺認真研讀日語,參加多間配音專校努力學習,為了與非筠弼的約定,也為了自己的目標前進,殊不知,他忽略了戀人,也沒有特別關心他的感受。夜晚,非筠弼望著桌上沒有動靜的手機與一張白色佈滿密密麻麻的黑色字體的紙張,面色凝重,似是思索些什麼。

某天,兩人在咖啡館約會,非筠弼望著認真準備日語檢定考試的安祺,輕輕地戳著他的手臂,希望獲得對方的關注,也想告訴對方關於自己的事。安祺只是推開他,告訴對方這次的檢定考試關乎他之後進修日本學校的機會。非筠弼靜靜地聽著,有些難受的詢問對方,自己在他的心中的存在是否還重要,安祺有些愣住,輕輕地說著兩人需要暫時分開一段時間,讓彼此冷靜再見面。非筠弼沒有想過安祺這個答案,急迫地抓著對方的手,希望安祺能夠收回方才那句話語,安祺搖搖頭,收起書本,不發一語地離開咖啡館,留下痛苦的非筠弼。安祺回到家後,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想要傳訊息向非筠弼道歉,請求他的原諒,卻沒想到非筠弼先傳了條訊息告訴安祺,自己無法接受兩人目前的狀況,決定提出分手。安祺看見後,難過地掩面哭泣,卻也無法挽回這樣的結果。

過了五年,安祺在日本已成為一名知名的聲優,在中國、台灣與日本等獲得了極高的聲援,收到了許多粉絲的支持,也獲得了很多公司的配演邀約、演唱會與聲優見面會,前輩們相當照顧他,後輩們非常崇拜自己。職場生活看似十分順暢,儘管在過程中因為是台灣人的身份遭遇了許多困難與挑戰,安祺仍勇於面對,不願再逃避。當他工作一結束,回到家中,一邊喝著卡布奇諾,一邊看著手機裡自己與非筠弼的合照,無名指上的咖啡豆戒指總是不斷提醒他過去的戀情。隔天安祺來到事務所,社長交給了他一封信,並告知安祺似乎有個人在台灣等著他歸來。安祺有些疑惑,收下信件回到住處拆開閱讀。信中寫道非筠弼在與安祺分手後,日子過得十分痛苦,整個人渾渾噩噩地過完一天又一天,雖說兩人分手,但非筠弼仍繼續從事咖啡館的工作,繼續努力做出能夠療育人心,讓人無法忘懷的卡布奇諾的味道,目的便是希望安祺可以再回到咖啡館,可以再喝下自己做的咖啡。但他從醫院收到一張診療單,結果卻是讓他痛苦萬分,非筠弼得到了憂鬱症,原因不確定。也許是與安祺的分手導致心理因素;也許是想成為咖啡師的壓力不斷在心中膨脹;也許是多年來一直被人依靠而無處釋放的壓力不斷累積於心中。非筠弼對於喜愛的事情無法繼續堅持;對於那些樂觀面對而解決的難題,無法輕易去看待;成為咖啡師,開設一間屬於他和安祺的咖啡館這個目標也無法實現,間接放棄,專心到醫院來回服藥治療。當他看見安祺在新聞上成為聲優的事,想起了他們之間的約定,想起了過去的努力,是為了將來的目標,非筠弼似是被激勵,決定試圖讓自己重新振作起來,這次的目標除了成為一名咖啡師,另外要到日本再次見到安祺,再次與他復合。信件上寫到復合以外,署名寫著非筠弼熟悉的簽名,安祺快速打包行李,準備飛回台灣見到非筠弼,希望能重新燃起愛戀的感覺。殊不知,結果與他所想得不同。

非筠弼逝去了,死因是自殺。據非筠弼的母親所說,非筠弼死後臉上的表情是幸福的,像是沒有留下任何遺憾。他沒有留下任何東西給家人或朋友,也沒有留給安祺任何一個關於他的物品,只除了那封寄到日本給自己的信件。安祺失神地看著非筠弼的遺照,聽著他的家人啜泣的聲音,安祺沒有忍住,衝到外頭嚎啕大哭著。他自責如果當初沒有提出分手,而是一直留在非筠弼的身邊照顧對方,關心對方的感受,說不定事情便不會發生了。非筠弼的媽媽看見他前來,告訴了安祺關於非筠弼的事,並希望對方能為兒子好好活下去,替他活在世上。安祺忍住悲傷,答應了媽媽。服完喪後重新回到日本,安祺想要試圖忘記非筠弼的存在,卻難以忘去。對他來說,非筠弼是第一個交往對象,也是最後一個交往對象,他無法在心中放進第二人,非筠弼是他的全部,他會成為聲優也是為了對方,想要再次見到他一面,想要再次與他在一起,但這些卻再也無法做到。

卡布奇諾的第一口是愛慕,第二口是思念,第三口是回憶,最後一口則是忘卻不了的愛慕之情。

安祺喝下卡布奇諾,手機的相片僅留下一張,不再困於回憶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