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一個故事。聽我娓娓道來

陳舜婷

一個男人坐在尼瑪的咖啡廳裡,手裡微握著一杯熱摩卡咖啡,邊品嘗邊看向窗外,回憶著放不下的初戀回憶。

莫岩還記得,認識姚曳是在外面的攝影教室上課認識的,那時他們同樣是大三生,兩個人來自不同大學,莫岩在東大是主修財金的,家裡有爸爸媽媽和一個哥哥,他是個話少心思體貼的人,長相很普通但五官很好看,尤其是眼睛,莫岩本身因為性格的關係,臉上都沒有特別的表情,很多人對他的第一印象都還蠻嚴肅且難以親近,但只有真正認識莫岩的人才知道莫岩有多好;而姚曳在西大主修的是視覺設計學系,和莫岩是個完全相反的人,姚曳的父親在她小時候就離開她和母親了,姚曳的母親有輕微的糖尿病,即便如此也辛苦的在外工作養她,而在單親家庭裡使她在國、高中時就已經很獨立了,半工半讀直到上大學的那時,雖然姚曳只剩母親一個家人,但她母親對她的愛不亞於有爸爸媽媽的人,學費到目前為止也都是她母親幫她付,至於姚曳的打工錢,姚曳的母親都叫她存著以後留給自己,姚曳本來的個性就很樂觀,也很喜歡聊天、和人交流,這讓她在困境中更顯得陽光。

姚曳和莫岩兩人在攝影教室起初沒什麼互動,直到有天老師給出的作業需要一位搭檔,那時莫岩坐在姚曳的斜前方,由於教室裡去上課的學生很多都是三十幾歲又或更大,於是姚曳主動問莫岩能不能一組,緣分的開始就是可以那麼簡單。在完成第作業和真正接觸聊天後,姚曳對莫岩變得很有好感,發現了男孩不一樣的一面,於是每個星期五上完課之後兩個人都會到附近的咖啡廳聊天,女孩每次都會點摩卡咖啡,男孩則是點了果汁或茶,男孩問了女孩為何只點摩卡咖啡來喝,女孩沒說的太子細,只說因為有「喜歡」的味道,男孩也沒有多問。

莫岩、姚曳這兩人說巧不巧,都還沒有戀愛過,雖然沒有任何經驗,但「在意」和「心跳」是假不來的,兩個在一起時都會有種純情的曖昧在旁邊冒泡,姚曳知道男孩的個性,認為自己需要更主動,於是最後在半年之後的某天秋天晚上,約了莫岩在平常的咖啡廳。莫岩到的時候,姚曳已經點好了飲料在座位上微笑著對著他揮揮手,桌上是兩杯冒著熱氣的熱摩卡咖啡,女孩已經先幫他點了杯咖啡,莫岩知道,姚曳知道他都不喝咖啡,今天還提早到了,應該是有重要的事情,莫岩坐下後沒多說甚麼。姚曳在那晚向莫岩告白了,莫岩自然是答應的,於是,因為這次關係的確定而使得他們兩更珍惜彼此。

兩人交往快半年的時候,姚曳的母親在這個時候突然出了一場車禍,在即將聖誕節的時候,正在打工的姚曳接到了醫院打來的電話,說她母親需要緊急動手術,姚曳的母親傷的嚴重,是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遭人酒駕撞的。姚曳急忙攔了一輛計程車要到她母親被送到的醫院,車到了醫院外之候,姚曳衝衝跑到櫃台詢問,趕到後,顫抖地簽下了護士交給她的手術同意書,兩個小時,整整的兩個小時,姚曳站在手術室外,剛來時太緊急,姚曳幾乎沒能見到自己母親,這讓不安擴大到她整個所在的空間,兩個小時之後,手術中的燈熄了,門被打開,一個中年男人走了出來,是這次為姚曳母親主刀的陳醫生,陳醫生說姚曳母親的緊急手術很順利,只是這次車禍可能會導致她母親雙眼失明,再加上因為姚曳母親本身就有糖尿病的病例,醫生建議做更詳細的檢查腎功能,姚曳聽了之後覺得很無助。

在這件事情之後她母親和她的生活即將要有重大的改變,她母親必須花時間接受自己眼睛失明這件事情,工作不能再做下去,而姚曳也從新考慮要出國的事情。等姚曳母親住完院之後,兩個人剛回到家,起初沒什麼說話,似乎是對這件事情不說話的默契,兩個人需要時間接受這件事情帶來的改變。

這次的事情,讓姚曳做出了重大的抉擇,她母親無法工作,再加上原本控制的很好的糖尿病似乎因為車禍而變得嚴重,母親必須常回醫院,這麼一來,醫藥費、生活費和學費只能她全權負責,在仔細衡量和思考了許久之後,當姚曳一回到學校就馬上去找了教授,姚曳在系上的成績和表現一直維持的很優異,前幾個月,教授私下找他和她商量過,教授想推薦她到國外大學去進修讓他去報名,這對姚意是個很好的機會,對於未來,又或是現在都很難得,但姚曳卻果斷拒絕,因為她現在時在放不下那個他。教授對於像姚曳這樣優秀的學生實在是放不下、捨不得,於是和姚曳說如果她到報名截止前一星期改變了想法,隨時和她說。

莫岩在聖誕節時約了姚曳下班後見面,像平常一樣的買了一杯熱摩卡到了到姚曳打工的店裡之後,店裡其他職員卻說她今天早退,那一晚,莫岩一直連絡不到姚曳,去了她家裡、學校,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過了,依然到處都找不到,正打算要到警察局報警時姚曳傳了封簡訊給她,說臨時有事,今晚的約會怕要取消,知道姚曳沒事之後莫言只好放下擔心。那晚,姚曳傳了那封簡訊之後就再也沒有主動聯絡莫岩,這讓莫岩很不安,在那晚之後一直沒能和姚曳見面,打電話問了之後,姚曳只說下星期會連絡他,最近不太方便接電話。

姚曳主動在下星期約了莫岩,沒有太多前言,姚曳說要分手,沒多說,只說感情淡了,這理由讓莫岩無法接受,那天見面之後,姚曳真的從他生活中徹底消失了,而莫岩,起初,身邊的人怎麼說也不願相信,他依然每天買一杯熱摩卡在姚曳打工的店外等,但卻甚麼都等不到,莫岩最後到了姚曳家,鄰居有一個陳大媽和姚曳家很熟,他和跟莫岩說,姚曳在她媽媽身體變得嚴重且失明後出國了,莫岩聽到後愣了一下後只說:「我知道了,謝謝,」鄰居大媽認為莫岩那男孩應該不會再回來了於是就走回家了。莫岩回家後想了很多,他不相信感情淡了這回事,於是暗暗做了重大決定。

 


曳透過老師推薦進了美國有名的設計科大學,為了母親,姚曳在國外半工半讀,每個月都會寄錢回家,家裡請了先前陳阿姨介紹的信得過的老實人照顧失明的母親,每天在忙的姚曳也會和母親通電話,把握每分每秒認真生活,最後她在國外得到了機會實習,很順利的,實習完之後,搖曳順利轉正,她在國外賺了很多,也遇到了在莫言之後很愛她的一個華僑男人,和他訂婚了之後,回到了台灣,回來她才知道其實莫岩從沒切斷和她的牽絆,聽林阿姨說,莫岩常會到家裡陪姚媽媽聊天,又或陪她到醫院做各種的檢查。但在她國之後,莫岩卻離開了,聽說是去旅行了。莫岩都知道,他一開始的選擇只是想面對他那份執著和感情,他也知道,姚曳在國外過得很好,也遇到了愛的人,所以想帶著那份回憶離開,讓回憶融入女孩最愛的咖啡裡,因為,他從沒後悔喜歡過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