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do.

周函嬈

 她趁他不注意時,辦了出院手續。

「祝您早日康復。」從藥師手上拿過健保卡及藥袋,匆忙地道謝後,她加快腳步走出醫院,看到公車在不遠處的站牌停下,她跑上公車,調整呼吸後她找了空位坐了下來。

  她再度詳閱藥袋上的說明,嘆了口氣、抬起頭看著窗外。被關在醫院的這些日子,原先對她而言熟悉的建築物,現在在她眼裡都是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下一站,SJ 公司。」車內廣播傳來,她的身子頓了一下,她不知道該不該在這一站下車,告訴他自己辦了出院。

接著,聳大的SJ公司招牌從她眼前一晃而過。

  「程小姐,好久不見了。」大樓管理員熱情地向她打招呼,她苦笑著點了頭只想趕快搭電梯上樓。

「對了,您不在的這段期間,您的包裹和信件都是李先生代收的。」

「好、好的,謝謝。」她低下頭飛快往電梯走去,按了上樓鍵。

但電梯完全沒有要下樓的意思,她著急的跺著腳,最後轉過身走了樓梯。

她從包包內掏出鑰匙,開了家門,一開門,成堆的包裹及信件就映入眼簾。她將包包丟進沙發,裡頭的東西瞬時傾瀉而出,一些隨身物品還有方才在醫院領的藥物。

她走進臥室,把門鎖上。

  「辛苦了。」所有人從椅子上站起,向站在前方演講的人說道。

「李赫宰,你今天要去醫院嗎?」出聲的是經理金希澈。

「嗯,因為每天狀況都有變化。」李赫宰將演講的東西整理好後放在手上。

「那還真是辛苦你了,準備這麼大的企劃案又要照顧凜昀。」金希澈將手放在李赫宰的肩上,兩人一同走出會議室。

李赫宰走回辦公桌,收拾一些用品,拎著背包往地下停車場走。坐上駕駛座,習慣性先拿出手機,李赫宰點開聊天室,皺了眉頭,早上傳的訊息到了傍晚,都沒有已讀的字樣。

李赫宰覺得奇怪,還是傳了封訊息,然後將車駛往醫院。

「奇怪,今天沒看手機嗎?」到了醫院後,李赫宰熟門熟路的往病房樓層走。

李赫宰敲了病房門,發現沒人應門,逕自開了門,但迎接他的只有空氣。

「您撥的號碼目前無人回應,請稍後再撥。」李赫宰慌張地撥了電話,好幾次的回應都是電子女聲。

「不好意思,請問住在923病房的程小姐去哪了?」李赫宰心急地詢問著護理站。

「請稍等一下。」護士點開電腦,點了幾下滑鼠。

「程小姐已經出院了喔。」「出院了?」

李赫宰不可置信地再三和護士確認。

「您撥的號碼目前無人回應……」李赫宰又撥了幾次電話,依舊沒人接。

李赫宰回到車上後,點開手機聯絡人,不久電話另一端傳出聲音。

「厲旭啊,是我赫宰哥。」「噢,哥怎麼了嗎?」

「凜昀有去你那裡嗎?」「咖啡廳嗎?沒有欸……發生什麼事情了?」

「凜昀出院了。」「出院!?醫生不是說凜昀姊要休養一年嗎?」

「嗯,所以我現在在想她會去哪裡。」李赫宰咬著下唇,逼自己的腦袋運作起來,好好思考。

「那哥我幫你問問其他人吧。」「拜託你了。」

掛斷電話後,李赫宰嘖了一聲,決定再打一次電話。

不意外的,還是無人回應。

「該死,程凜昀妳跑去哪裡了?」李赫宰吼了一聲,便將車駛離醫院。

  車開進了大樓停車場,李赫宰將車停好後,跑上樓梯後,還來不及喘口氣,就拼命按著電鈴。李赫宰摸索著背包,拿出鑰匙開了門。

一罐藥正好滾到李赫宰腳邊,李赫宰將藥罐撿起,順時發現了掉在沙發的包包。李赫宰走上前瞧了眼包包的內容物,餘光瞥見了在沙發縫間的手機。

「凜昀。」李赫宰對空間喊了程凜昀的名字,不過可想而知,不會有人回應。

李赫宰巡視空間後,發覺臥室門被關上,便上前敲門。

「凜昀,妳在裡面嗎?凜昀、凜昀。」李赫宰敲門的聲音讓裡頭的人驚醒過來。

程凜昀睡眼惺忪地走下床,將鎖打開、開門後,馬上被人擁進懷裡。

「妳、妳沒事吧?」李赫宰拉開兩人距離,牽起程凜昀的左手。

程凜昀的左手整隻被繃帶緊緊包覆著,那是她住進醫院的證明。

「我收一下東西,我晚餐做好了。」程凜昀沒有回答李赫宰的問題,只是往客廳走去。

李赫宰看著程凜昀的背影,心情五味雜陳,覺得氣憤又覺得慶幸。

程凜昀接起電話,發現來電者是自己的大學學弟金厲旭。

「怎麼了?」「好險,學姊妳沒事吧?赫宰哥在找妳。」

「我在家。」「這樣啊,之後如果來店裡妳的帳都算我的。」

「知道了,謝啦。」程凜昀微笑,掛了電話。

程凜昀把包包放到臥室後又走進廚房。打開冰箱,拿出下午做好的飯菜,放入微波爐加熱。

  「為什麼出院不跟我商量?」李赫宰壓低聲音道。

「就是覺得悶了,待在那裡也不會好到哪去。」「那醫生說什麼?」

「定期回診。」微波爐傳來叮的一聲,程凜昀赤手打開微波爐,一不注意就燙到手了,可她不疾不徐地走到流理臺打開水龍頭,沖著燙傷處。

「呀你小心點。」李赫宰見狀,從一旁櫃子拿出醫藥箱,拉著程凜昀到吧台上,從醫藥箱裡拿出棉花棒和燙傷藥,替她上藥。

「小傷而已,那麼緊張幹嘛。身上的傷口又不缺這一個……」

「妳不覺得痛,但我會痛。」聽完李赫宰這話,程凜昀覺得一陣鼻酸便低下頭抿著唇。

「那時候,不要救我,你就不會痛了。」程凜昀一說完,沉默籠罩了整個空間。。

  半年前,正逢李赫宰和程凜昀交往四年的日子,兩人說好要一起在程凜昀家慶祝,李赫宰還特地提早下班去買了程凜昀最愛的起司蛋糕。當李赫宰走進程凜昀家中,客廳被布置得像派對一樣,還有掛橫幅寫著慶祝四週年,但女主角卻不在客廳。

「凜、凜昀?」李赫宰在每個房間都尋了一遍,都尋不著程凜昀的身影。

爾後,李赫宰聽見了水滴答滴答的聲音,他往浴室走去。只見程凜昀坐在浴缸旁,左手被鮮紅沾染,一把水果刀掉落在手邊以及安眠藥罐。

李赫宰將程凜昀抱至客廳,先大概替滿是刀痕的手包紮,匆忙拿了自己與程凜昀的隨身物品,就趕緊往停車場,將人載到醫院。

李赫宰跟著急診室人員將人推到手術室裡,之後就李赫宰坐在手術室外的椅子看著自己與程凜昀的聊天紀錄。

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但就是太過於正常,讓李赫宰忘了程凜昀心中的痛苦。

不久,程凜昀從手術室出來,護理師將程凜昀送至精神病房。

醫師則是把李赫宰帶至診間,向他說明程凜昀的狀況。

「病患自殘的情形越來越嚴重了。」李赫宰應了聲。他不是不知道程凜昀的狀況,只是每當他發現時,總是晚了一步。

「我建議先住院休養一年,或許病況就會好點。」

後來,李赫宰和醫師詳細問了程凜昀的病況後,就走向病房了。

「赫宰,我吃不下了。」「赫宰,我覺得最近身體有些沉重。」「赫宰,我最近好累。」「赫宰……」

李赫宰坐在病床旁,仔細回想近日跟程凜昀的對話。

「的確,最近真的消瘦了不少……」李赫宰伸出手撫著程凜昀的臉。

「呀,告訴我很難嗎?每次都自己忍著不累嗎?妳不是很累嗎?那妳的一切就由我來承擔,我承受得起……」

豆大的淚珠從李赫宰眼眶竄出,這是他在程凜昀面前第一次落淚。

他知道程凜昀遭受精神疾病所苦多年,所以他才更想保護她,他把她視為他的全部。

在交往前,李赫宰不知道表明多少次心意了,周遭的人也不停勸說程凜昀答應李赫宰。程凜昀也清楚知道自己是喜歡李赫宰的,當身邊的人以為她只是猶豫而已。

其實不然,她是害怕,她害怕纏繞自己多年的憂鬱症、恐慌症及焦慮症會造成李赫宰極大的負擔。

「如果我可以承受,那妳願意答應我嗎?」

程凜昀向李赫宰坦承自己有精神疾病,她以為他會就此退縮,沒想到李赫宰依舊保持他一貫的招牌笑顏——牙齦笑容。

好,我答應你。

   在往後的日子裡,程凜昀明顯覺察到自己發作的次數大幅減少了很多,就連醫生都說她變了很多;然而在眾多的日子裡,還是有不順遂的時候,而李赫宰也都陪在程凜昀身邊,一次都沒有缺席。

除了那日,交往四週年的那天。

不知怎地,布置完家裡後,程凜昀忽然感到四肢無力,在那一瞬間,所有負面的記憶一擁而上。

大人注目在自己身上的眼光、做錯事被大人痛打一頓、因為所有寄望都在自己身上,所以對自己的標準遠遠比其他人更高……

程凜昀再也受不了眼前那些令她崩潰的畫面,她衝去廚房拿起水果刀,在自己手上劃下一道道痕跡;赤紅色充斥程凜昀的雙眼,她開始翻找抽屜,拿起藥罐就往嘴裡倒,急忙灌了水。

程凜昀癱坐在地哭泣著,邊哭邊走向浴室,她盡全力用毛巾擦拭手上的血,可是就是擦不掉。漸漸的她感覺暈眩,最後倒在浴室。

  「妳離開,這一輩子我都會恨我自己。」

  吃過晚飯後,李赫宰看見程凜昀拿藥袋出來並一把搶過,說是要幫她換藥。繃帶解開,紗布一層層的脫落,就如同程凜昀的心般,都被李赫宰看穿。

「不痛嗎?會痛要說。」李赫宰小心翼翼替程凜昀擦藥,就怕一個不注意,弄痛她。

「就麻麻的。」聽著程凜昀用如此淡然的語氣,李赫宰實在難以想像她究竟多煎熬,才硬逼自己生存在這世上。

「我在妳身邊時,只要會累,都告訴我好嗎?」李赫宰溫柔地說。

「嗯,知道了。」程凜昀露出淺笑。

程凜昀用手托著下巴,看著李赫宰邊替自己包紮邊說著今天在公司發生的事。

一切,似乎都是如此雲淡風輕。

她望著他的笑顏,她想到以後都有他的陪伴,臉上的笑靨更加燦爛。

心中踏實的感覺越來越堅定,好像心中的不安都能放下。

他望著她的笑顏,想起她願意把最脆弱的一塊交付給自己,不禁露出了她最喜歡的笑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