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緣起青春

胡博宇

望向站在台上的她,一種粉紅氣息溢滿整個興中堂,但我眼中卻止不住地變藍。看著她邊開心地跳舞,邊偷偷拭去眼角的淚,她的悲傷彷彿傳染了我,使我的眼眶也逐漸泛紅,真是的,明明就該為她開心,她找到了自己的方向阿!但我卻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只得像個知曉自己將被拋棄的流浪犬般縮在角落獨自難過。

「你在幹嘛啦。」

穎蓁朝我走了過來,邊揉著眼睛邊吸著她因為哭泣而紅掉的鼻子,臉上的妝容因為剛才賣力的表演跟眼淚而有點花掉,但依舊很美。

「為什麼你哭得比我還慘,你應該開心啊,你最可愛的學姊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耶!」

是阿,我應該開心,於是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擠出了一個最燦爛的笑容,

站起身,朝她走了過去。

「是阿,我最可愛的學姊,恭喜妳完成了在這學校最後的表演。」

「其實那時候妳教我的時候,時間就像偶像劇般那樣慢動作播放,不要覺得我很浮誇,從那時候我就迷上你了。」

凝望著穎蓁,我淡淡的說出了這句話,而轉過身的她先是詫異,再裝作若無其事,但臉上凝結的紅暈卻騙不了我

「你不要講這種屁話啦,你不是一開始還很怕我,怎麼可能因為我一個動作就改變心意呢!」

  也忘了是什麼原因,我就這樣加入了熱舞社,原本還憧憬著在熱音社結交些朋友,可能組個團、唱個歌,怎麼就變成了在熱舞社學一些我入學前壓根沒想過要學的舞蹈,我也早忘了為什麼,但日子總是要過,所以就這樣誤打誤撞,也決定參加了做為新生的第一個表演:學員舞會,而我們就是在那時相遇的。

  我們第一次相遇其實並不完美,你身為jazz組的學姊,照理說不會跟我這個popping組的小大一接觸。那天是總彩排,因為我們組進度總是慢其他組很多,所以每次彩排總會壟罩著有點深灰色的擔心,而我非常討厭這種壓抑的氣氛,所以總是盡力的當個開心果,希望能把那該死的霧灰清除,而也許是緣分,你帶的jazz組剛好就在我們組的右邊,我還記得你走過來的樣子。

「我可以請你安靜一點嗎?」

開場的你就完美了發揮你冰山美人般的容貌,精緻的臉龐透露著止不住的鄙夷,雙手交叉的樣子就像你正在等著我幡然悔悟,轉身前還不忘對我翻一個大大的白眼,像是對我說「老娘很不爽你」般,這就是我們的第一次見面,從那時候我就打從心裡畏懼,那個號稱jazz最兇的學姊:鄭穎蓁。

「其實一開始的我很討厭你,認為你是個不認真練舞的小屁孩,這麼討厭你的我,我才不相信你會被我迷住。」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只知道那時開始,在我眼中的妳,永遠都散發著粉紅色。」

我暴躁的轉過身,卻止不住嘴角的上揚,看來這討厭學弟又更會講話了。

        我熱愛跳舞,因為只有跳舞的時候才能短暫忘記那些曾經的刺痛,只有沉浸在音樂的時候,我才覺得我是真正的快樂。

        還記得當時的自己很討厭你,因為在我眼中,你就像是拿跳舞,拿我最深愛的東西開玩笑。所以我對你的厭煩,就像潰堤的水壩般止不住的傾洩出來。只要你在的場合,我總是不會擺出好臉色。

         記得那天是寒訓進行到一半的某天下午。寒訓時整個熱舞社都要一起練舞,而你那天好死不死又出現在我的左後方。還記得那時,我邊在心裡翻了一個大到不能再大的白眼,邊暗自咒罵著自己的朋友怎麼幫我占了這麼個爛位子。不過這想法並沒有持續太久,當我看到你笨拙地在一旁,一步一步的練習著剛剛的舞步時,瞬間奇怪的感覺湧上心頭,可能是對之前的誤解感到抱歉;也可能是覺得那麼認真練習的你很值得敬佩。也不知道你那拙劣的舞步是有什麼魔力,但就是吸引著我一直往你的方向望去,直到我的朋友不斷地叫我,我才回過神來,而我也發現,心裡某些地方被填滿了,可能是你的舞步太滑稽吧,連臉上都不自覺的浮現了笑容。

「這裡的腳不是這樣站的,慢慢來,跟著我一起。」

我也不知道為何,竟然會想教你舞步,明明在幾個小時前的我還對站在你這個笨學弟身邊百般抗拒,轉眼間竟然眉開眼笑的教著你跳舞,連我自己都不明白。

直到睡前,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決定,所以我只是不斷的催眠自己。

『我只是不想要熱舞社的招牌被這個小屁孩砸了而已。』

就這樣想著的我,沉沉睡去……

「只是我其實不太明白妳轉變的為什麼那麼突然,也不知道為何妳會想找我去喝酒,當時的我真的嚇死好嗎!」

「那是你不懂,對一個人的偏見會因為被那個人感動而改變好嗎!」

「哦!所以妳承認我感動妳了嘛!」

「哀…懶得跟你講那麼多。」

穎蓁又對我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恩…還是很美。

        我也不知道為何,寒訓那時候鄭穎蓁會突然跑來教我,而且笑的, 恩…真的很美,但我還是很敬畏她,所以當天晚上我就傳訊息給她了。

『痾,謝謝學姊今天下午教我跳舞。』

當我顫抖地按下傳送鍵後,就閉著眼舉著手機,希望她會收到我真誠的謝意。

『沒事。』

恩…回覆的很鄭穎蓁,但沒關係,這就代表她有收到我的感謝了吧!於是這件事就在我的心裡漸漸淡去,也沒再跟那位陰晴不定的學姊有交集。

也忘了是哪天,在練完舞洗完澡後,疲憊不堪的我正要投入我美麗的床的呼喚時,收到訊息的提示聲卻硬生生打斷了我與床的完美約會。

『要不要來陪我喝酒?』

  我還清晰記得,當我看到穎蓁傳給我的這則訊息時,一臉的無法置信,真好笑,雖然不敢相信,但我的身體還是很誠實地迅速整理好衣著,攔了台計程車就這樣一路殺到信義區的酒吧。

  當我走進酒吧,首先映入我眼簾的不是那萬紫千紅的燈光,而是坐在角落,靜靜喝著酒的學姊,鄭穎蓁,而觀察入微的我也馬上發現了學姊臉上的不正常,為何她臉上流淌著淚,那時在我心中的學姊還是那個冰山美人,可能寒訓那次意外的可愛,但她還是那個看起來很兇的學姊,所以當下我完全手足無措,深怕會不小心做錯了什麼事讓她更難過,所以我只是坐在那,就這樣陪著她一整晚,那天送她回家時,我們彼此沒講太多話,就只是靜靜的等著司機在我們到目的地,而我還在回憶前幾個小時,邊喝酒邊默默哭泣的學姊,覺得該講些什麼,卻又怕說錯話。就這麼安靜的陪她走到了她的租屋處前,等她要上樓時,我終於鼓起了勇氣。

「學姊,不知道妳為什麼難過,但加油,難過時就找我,我都會聽的。」

穎蓁回過頭,不可置信的看著我,然後轉過頭擦擦眼淚後,再轉過身,

回應了我一個硬擠出來的燦笑。

「好,謝謝你。」

看見了這樣的她,我愣住了,一直到她上了樓好久好久我才回過神,

而在一個人走回家的途中,我心目中的鄭穎蓁,正緩緩變質成粉紅色。

「所以妳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恩…不知道,可能你笨手笨腳練舞的時候?」

「怎麼可能啦,那時我超矬的耶。」

我也不知道怎麼告訴你,你知道嗎?是因為你對我那單純的關心,對舞認真的態度,才讓我對你改觀,讓我有勇氣再嘗試,嘗試著義無反顧的愛一個人。

  我是個容易多想的人,還記得那是去年吧,我還是個大一新生,對大學生活還充滿憧憬的時候,因為對一個熱舞社學長:許明豪的嚮往,而義無反顧的加入了熱舞社,那時的我真的認為,自己是不是被上帝寵幸的女人,因為喜歡的男生而找到了我最愛的事物之一:跳舞,因為跳舞而認識了許多很好的朋友,還有最重要的,我跟豪豪學長的感情似乎是兩情相悅!似乎一切都那麼的美好,而我的整個世界也漸漸被染成金色,那時的我認為,這一定是我人生中最璀璨的時刻。

直到一天練舞結束時,慢慢走回租屋處的路上遇到到了明豪學長,他正和熱舞社的朋友們抽菸,看到他的當下其實很開心,當我正準備喊他時…

「鄭穎蓁?我怎麼可能對她認真,這是一種體現自己價值的方法好嗎,一個在網路上呼風喚雨的小網美對自己神魂顛倒的感覺真爽,運氣好說不定還能騙到砲。」

『別聯絡了吧。』

  當我將訊息傳送出去的瞬間,我不禁覺得自己可笑,何必那麼難過呢?應該開心啊,在被占便宜之前就看清了許明豪,但我卻清晰的感受到,身體的某個組成正不斷被抽離。想出門晃晃,身體卻彷彿遭駭客入侵,腦中湧現我們曾經的甜蜜,不受控的往曾經一起走過的地方、吃過的餐廳、逛過的服飾店前進,而這些景象,同時也在我眼裡不斷地崩解、破碎,剩下的只剩一層灰藍,用手沾了沾,原來是眼淚,它為我的悲傷,上了灰藍色濾鏡。

  我是個非常脆弱的人。但其實大部分人都不相信這句話,可能因為我的妝容比較成熟,我給人的感覺比較兇,我對待學弟妹比較冷淡,但其實這些不是因為我討厭社交,更不是因為我不喜歡跟別人相處,就只是被傷害多了、被傷到怕了。

  體驗過嗎?將全心全意交付給他人後,再被那個人狠狠背叛。可能有些人會覺得沒什麼,但每當我遇到新的追求者,腦中就會浮現許明豪的話,還有他那張無關緊要的嘴臉,於是我將自己武裝起來,拒絕一切好意,將自己鎖在心裡的那堵高樓裡,以為這樣就不會受傷了。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只有跳舞時才能讓我平靜,讓我不再想那些痛苦,但我卻沒辦法理解,為什麼你的出現,會突然擾亂了我,而我就像是會期待你來找我般,即使表現的再怎麼嫌棄,臉上的笑卻無法騙過自己,於是我做了自己都無法理解的事:找他喝酒。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會想找你來喝酒,也不知道為何自己會在你面前喝醉,

  在你還沒來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酒精的作用,原本已許久沒有破碎的世界再次出現裂痕,許明豪彷彿出現在了我面前,就站在酒吧門口,似笑非笑得看著我,而我的眼淚也止不住的潰堤。

  忽然間,一雙手捏緊了我的雙肩,很溫暖,而我也漸漸被拉回現實,凝視著眼前那個為我擔心的笨學弟,很笨,不算特別帥,但為我擔心的樣子很有魅力。

  當我再次有意識時,已經站在租屋處門口了,而你對著我說的加油,雖然很拙劣,卻非常溫暖。這是這段時間第一次,有人的打氣能這麼讓我感到溫暖。

  漸漸的,我和你越走越近,身邊的粉紅泡泡也逐漸增多,但其實我自己明白,不能這樣下去,越是跟你相處,越捨不得離開這裡。之前的那些灰藍色記憶彷彿都因為他漸漸被染成粉紅色。但我的夢想是站上台,將自己的舞蹈,將平復自己心靈的舞蹈展現給世人,而如果要達成這個夢想,勢必要轉學。

我想,是時候該對你坦白了。 

「不過我還是沒有原諒妳喔!」

「好啦~你那時不是說我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很為我開心嗎?」

「是阿,但是等妳很累。」

看著凝望著我的妳,我的心彷彿被填滿了,妳是我的意外,卻也意外的充實了我的一切。

「很累,但是很值得,我愛妳。」

「其實我想去藝術大學,所以我應該會轉學。」

  還記得你那時表情從不可置信,轉變為不能理解,到最後的失望。我很心疼,但我知道我不能因為你放棄人生,還記得那是我們第一次冷戰。

  其實我很難過,因為那時你整個人如同消失般不再出現在我的生活中,我的心彷彿被剝奪了一塊般,不過是你讓我的生活有動力的,所以我不會浪費這些動力。

  但至少,我會把熱舞社最後的表演完成,讓你看看你那可愛的學姊也是說到做到的。

  當我正想著要冷靜的走完最後的表演時,我看見了他,那個笨學弟就這樣站在遠方,傻笑地站在那看著我彩排,從認識前到表演前一刻,他都在那,像是在對我喊著「我都在,別緊張」,而當我準備表演時,看著他靜靜的矗立在台下,我的淚也不知為何,止不住的潰堤,當我結束了表演後,我慢慢地走去找他,其實我不忍看見悲傷的他,但我可是你最可愛、最兇的學姊,安撫這笨學弟可是我的責任啊。 

 「為什麼你哭得比我還慘,你應該開心啊,你最可愛的學姊找到了自己的方向耶! 」 

   那些悲傷,等到以後有機會,再一起回味吧。

「想想以前的我們也真可愛~」 

「我就算了,但你還是得了吧,不過是個傻學弟而已。」 

「我倒是真的滿傻的,不然怎麼從妳轉學後一路等待到妳再次出現呢?」 

「不過很值得…對吧?」 

「很值得」

我寵溺的看著現在坐在我身邊的她,她是鄭穎蓁,是我最愛的學姊。

很脆弱、很小孩子;很讓人心疼、也很讓我想照顧。

以後,別在離開我了,好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