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之戀

江偲瑜

明亮的日光,青翠的草地,栩栩微風吹過,眼前的女人手握著鮮花親暱的叫著我:「皓」,可每當我想看清她的臉龐時,我就會從夢中醒來了,從半年前開始我便經常做這個夢,而今
我已經習慣了這個夢。

我是白皓,曾在 3 年前發生了一場車禍,甦醒後我彷佛忘記了些什麼,但身旁的人一致否
認,就連醫生也告訴我說,我是因為我剛經歷過一場車禍,醒來後身體還不太適應。車禍後
在醫院躺了 3 個月,回到了自己家,家中像是被慌亂地整理過,雖然我一直對此抱有疑問,可母親卻總說是她擔心我 3 個月沒回家,家中有灰塵,而去做打掃房子的動作,可我真切的感受到這間屋子不像只有我獨自生活過。

最近開始整理家中不必要的廢品,無意間在床底下發現了一個有密碼鎖的盒子,經過幾番
思索,我終於解開了密碼,裡面有許多我和一個陌生女孩的合照與共同度過的節日卡片,在
一番觀看後,情人節的合照的背後寫著「How&Mina」,我甚至發現我和米娜在車禍前半年
仍一起度過情人節,由此推斷我們應該正在交往。可怎麼想也不對,如果我們真的在交往,
那我在醫院甦醒後為甚麼沒看到她?還是說我們已經分手了?萬千個問號在我腦海中浮現,越想越多我的頭開始陣陣發痛,女孩似乎與我忘記的那段回憶息息相關。

今天下班後,我約了從小到大玩在一起的死黨李新出來吃飯,想從他口中問出些線索,一
到餐廳便看到李新向我招手,坐下後我愉悅的說:「好久不見了,最近過得好嗎?」李新聽到
後打了個冷顫並用驚恐的眼神看著我說:「白少爺竟然露出了笑容,看來米娜真的改變了你很多,不僅主動約我,還對我微笑」聽到了米娜的名字,我更加確定了我們之間的關係,而她
的消失肯定不單純,我把這三年前發生車禍後的總總告訴李新,並激動地告訴李新:「我想
找到米娜,我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甚麼事,為甚麼我會忘記她?為甚麼我找不到她」阿強趕
緊安撫我說:「我會幫忙你調查這件事的,但是你要請我吃大餐喔!」飯局談話中,我從李新
那得知了,我和米娜是在一次街上她被混混纏住時,我對他英雄救美了,我越聽越覺得不可
能,李新邊笑邊說:「白大少爺當然不可能會管這種閒事,是因為米娜死扒著你,拜託你救
她,你因為趕時間只好救她了」

聽完相遇的故事後我對這個闖進我生命中卻又突然消失的女孩又更加好奇了,我接著詢問
李新:「喔?那我們又是怎麼在一起的呢?」此時李新才剛要吃第一口飯,便被我以眼神施壓
的放下手中的牛排,乖乖地繼續說了下去:「米娜家是開花店的,你救了她之後,人家每天都
會在你必經的路口等你,送一朵花給你,並向你告白,最有趣的是每次送的花都不同,並且
每次都用不同的花語表白,只是白大少爺您悶騷,明明每次都會把花帶回家插進花瓶中,連
米娜寫給你的卡片也會小心翼翼的收進盒子裡,卻總是擺著冰塊臉拒絕米娜說:『我們不合
適』,直到後來有一次你看到米娜跟一個男生從大賣場走出來,且親暱的邊走邊打鬧,你醋
勁大發,坐在車上板著臉要司機江叔停車,並把米娜拉上了車,還沒等人家反應過來,就叫
江叔把車開回你家,一到白家大宅,你就拉著米娜上樓進你房間後,就生氣的質問她說:
『林米娜,你是甚麼意思?每天追著我跑,給我送花還不害躁的告白,我不搭理你,你就放棄
了,轉頭馬上就勾搭上別的男人了』米娜一頭霧水的看著眼前氣呼呼的男人說:『我這幾天
還是有去送花給你,可是你剛好都不在,你家的管家說會幫我轉交給你,你難道沒收到嗎?』

聽到這白皓有點緩和了情緒,冷冷地說:『我沒收到那些花,那…那個男人你怎麼解釋?』米
娜邊說邊拿出手機並打開相簿說:『吶~你看這是我弟,很多人都說我們長得很像,你不覺得
嗎?』,聽完米娜的解釋,你尷尬地不說話,而這個時候米娜發現她送給你的每日告白卡片被
你小心翼翼的收在床頭櫃上的盒子裡,趁勢又向你告白了一次,但被我們白大少爺霸道的吻
下去後說:『告白這種事怎麼能由女孩子來做呢?』,之後你們就開始交往,而這些事也都是
米娜告訴我們的,起初我們聽到時,簡直是笑到腰都挺不起來,白皓你竟然這麼油,學人家
當什麼霸道總裁啊。」語畢,李新的臉上閃過悲傷的神情。

聽完我和米娜是如何相戀的故事後,我更加的不能理解,如果這個叫米娜的女孩子真的是
我的女朋友,那為什麼這三年來她像是人間蒸發的一樣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仿佛像是沒有出

現過一樣,又或者是被人刻意的抹去了她存在過的痕跡。三年前我從醫院回來後,便發現家
裡的僕人換了一批新的,對此我並沒有多疑,現在想起來,不合理的點實在是太多了,而急
於尋找真相的我,找到了米娜家的花店,可惜的是這裡早已變成了生意慘淡的小吃店,我進
去問了老闆有關花店的事,老闆說:「這間店我是在兩年半前頂下來的,而原本開花店的小姑
娘好像是在三年前跟男朋友一起出了車禍,之後我便在也沒有看這花店開門了,再之後我就
看到頂讓的公告」本想著找到花店就能找到米娜了,結果線索到這裡又斷了,沒關係這還只
是第一步,林米娜我一定會找到你的,休想一聲不響地離開我。

在白皓離開小吃店後,有個穿著貴氣的神祕女人出現,給了小吃店老闆一筆錢並說道:
「這件事你做得很好,在小皓還沒放棄找小米娜前,你就先在這扮演小吃店老闆吧!這是說好給你的額外薪水」,說完便把裝有二十萬的牛皮紙袋放在桌上,而偽裝成小吃店老闆的白家護衛收下錢後說道:「謝謝夫人給我機會,可夫人為什麼不把事實告訴少爺呢?」
眼前的貴夫人略顯悲傷的答道:「我也不想騙小皓,當初他從醫院醒來後,因為過於悲
傷,選擇性失憶的忘了有關小米娜的一切,況且連醫生都沒辦法保證小皓什麼時候能恢
復記憶時,我只能選擇先幫小皓把小米娜曾經存在過痕跡抹滅掉,沒曾想小皓對小米娜
的愛,是如同羊毛氈般針針扎進心裡的,就連失憶也沒辦法忘卻」

自從三年前的車禍後白皓固定都會去做心理治療,而半年前白皓專屬的心理治療師撥了一通電話給白夫人說道:「夫人,少爺怕是要想起林小姐了,這幾次的治療,少爺總提到說會做一個特別的夢,是有關一個拿著鮮花且和自己很親密的女孩的夢」語畢,白夫人答道:「好,我知道了,王醫師再麻煩你幫我注意小皓的情況」掛斷電話後,白夫人開始準備起接下來的一切計畫,吩咐僕人盯緊白皓,並開始布置讓白皓不小心想起米娜時,會去尋找米娜的假線索,白夫人心痛地說:「假如我們家小米娜還在的話,我一定雙手贊成他們小倆口結婚,最好是快點給我生個大胖孫子,孫女也好,我一定讓她成為白家的小公主,可惜的就是沒機會了」說完便
流下了惋惜的眼淚,白老爺看到後,安慰自家夫人的說道:「當初我們都盡力了,可就是無力回天,不然憑我們家兒子那個撲克臉,打八輩子的燈籠都找不小米娜那種好女孩了,而現在我們只能想辦法不讓兒子恢復記憶,若真的恢復了記憶,也要把兒子會受到的傷害降到最低」

時間又過去了三個月,苦苦尋找米娜蹤影無果的白皓心煩意亂的開著車在路上奔馳,突然白皓看到了和米娜長的相似,但身材更高大俊俏的男人,白皓雖然忘記有關米娜的一切,但卻在前陣子請人調查的資料中看過米娜的弟弟林米淇的資料,但米娜最後的資料是更新在三年前,再後來米娜就如同人間蒸發般沒有任何資訊。想著米淇可能會去跟米娜見面後白皓便默默跟在米淇身後,看見對方搭上計程車後,也緊跟其後,可奇怪的是,米淇竟然在一片靠海的墓地附近下了車,正當白皓疑惑的同時,米淇朝著白皓的車走來,並敲了敲車窗說:「姊夫,你也是來看姐姐的的嗎?果然你到最後還是想起了有關姐姐的一切呀!」聽到米淇說的話後,白皓心想奇怪怎麼連他都知道我失憶的事,但這可能是自己最快可以見到米娜的機會了,便假
裝自己已經恢復記憶的道:「嗯,我已經恢復記憶了,一恢復記憶便想著來見你姐姐,快帶我去見她吧!」可奇怪的是,米淇帶著白皓往墓地的方向走去,正當白皓想開口問米淇在做什麼時,米淇在一塊特別的白色墓碑前停了下來,這是專屬於白家人的特殊墓碑,而上頭寫著的竟是「摯愛 林米娜之墓」、「立碑人 白皓」,看到墓碑後白皓驚呆了,過不久便開始頭痛欲裂,米淇嚇到了趕忙關心著問白皓:「姐夫,你還好嗎?是車禍創傷症候群嗎?要不要送你去醫院?」,而白皓像是沒聽到米淇的關心似的,只顧喃喃自語地說:「米娜,對不起對不起,這都是我的錯,我怎麼可以把你忘記,我怎麼可以忘記我們是多麼的相愛,我怎麼可以這樣」語畢,白
皓泣不成聲。

原來米娜在三年半前因為與白皓的一次爭吵,離家出走了,米娜淋著雨在大街上走著並
難過的說著「我只是希望你能多陪陪我,而且 :我還沒告訴你,我們之間又多了一個羈絆了,
我們有寶寶了啊!」,而當晚下著傾盆大雨模糊了視線,米娜在經過一個路口時被來不及煞車
的轎車撞上了, 在白皓接到通知趕到醫院時,米娜已經因為身體多處粉碎性骨折,多個內臟
器官受損,小孩也因此流掉了,米娜也只剩下最後一口氣了,在跟白皓說完:「皓,我愛你來
生再見」後,便嚥氣了。

而白皓會失憶是因為在米娜死後半年,去探望米娜墓碑的路上,因為過於思念米娜,悲
傷的情緒加上長達半年來的失眠,使白皓在開車的途中分了心,因此出了車禍,才會發生後
面一連串的白皓失憶事件,到午夜夢迴再到想起米娜的總總,憶起一切的白皓,絕了心要去
見米娜。

一週後新聞報導,一具男屍臥在一處靠海的墓地中那唯一的白色墓碑旁,大家都知道那便是白皓,雖然對此感到難過,可獨活在這世上對白皓來說也沒意義了,這或許是對白皓和米娜最好的結局了,如同大雁一般從不獨活,一群大雁里很少會出現單數,夫妻中若有一隻死去,另一隻也會自殺或者鬱鬱而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