酸甜苦

李芝穎

  偶然的一天,我步行在公園中的綠色草坪之中。瞬間,我停下了步伐抬頭望向那依舊湛藍的天空,依偎在陽光的普照烈焰之中,相互的伴著對方。而當我回眸之際,映入眼簾的卻是一望無際的草坪。

  我就是那寒冬中依舊佇立在那兒還屹立不搖的寒梅,一個人獨自的堅強生活。

從小我的生活就因為父親的工作而長年旅居在國外,雖然這種日子很疲憊,時常在過年過節時就需要搭乘飛機兩邊飛行,但我嚐到了獨屬於一家人幸福的那種滋味。一家人可以互相的在一起扶持陪伴幫助,我真的覺得這個階段是我人生中最為甜蜜的時刻了,那時的我可以無憂無慮地依偎在家人的身邊撒嬌,從中得到溫暖與關愛。但到底這幸福的滋味是何時開始慢慢變味的呢?

  我依稀記得在我高中時,因為我哥哥升學的原因,我還有我的哥哥和母親就先搬回到了最原本的家鄉來了。那時的我真的是啥都不懂的小呆瓜。只覺得我終於脫離出了那高標準嚴格的苦牢學校。但殊不知我回來之後的生活並沒有我想像中如此的美好,雖然我那段時期缺少了父愛,但母親盡力的去做好身兼兩個身分的職責。這份甜蜜著滋味中已漸漸地沾染上了些酸楚的味道。

  當我在考上大學準備北上讀書之時,我的母親決定了一銅出國去陪伴照顧我的父親。所以我告訴自己說一定要學會這兩個字「獨立」的意涵在哪兒?又如何將這兩個字套用運行到我的身上來。但直到北上後我才漸漸的發現到我其實對自己一直有著深遠的誤解,我自以為的認為我是一個超級獨行俠喜愛自由自在地展翅飛翔,而不是那雖然衣食不缺辦卻居住於豪華金籠的小鳥兒。只要每逢假期或假日之時,我望著室友們背上行囊興高采烈地上家人的車準備踏上回家之旅。我的心中便有種辛酸苦澀湧上我的心尖難以說出的感慨在我的心中鬱悶糾結著。當室友問我到說你會不會想念妳的家人,而我的總是還好之類的答案。而當我的家人打電話過來慰問關心我之時,我的回答也總是沒問題很好之類的答案。我在所有人的面前一直都在扮演著幽默搞笑者的形象,使自己能夠對外透露出更多的笑容。但在這張臉上所映現出來的笑容,背後的更多都是那些不為人知的心酸。有時躲在棉被中默默哭泣的我,因為我自認為我堅強,無須別人的安慰來撫慰我,我更不會把自己的內心給別人探究個乾淨。這時我所常先到的滋味已逐漸的變為成了酸苦的味道了。

  在我現活了19年的生涯中。我在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一個貴人,它叫做小祖。我們是在遊戲中認識的,我都會去玩遊戲,因為手遊上都是我所不熟識的人,所以我跟他們聊天並沒有任何的壓力,也不用去怕說我的事會被別的人一傳十十傳百。其實我們的相識真的是一場奇妙的緣分。緣分下,同是同鄉的我們,對他有這種說不出的一份親切感,也不知這是為何呢?

  在遊戲中,我跟他雖然每天都上線聊天,但我總是把他拒之千里去讓他遠離我的內心深處不讓他去看透我得心世界。但不知何時,我已習慣了把生活之中的大小事情都每天都與他分享,不論喜怒哀樂,我們都共同的去歡笑分享喜悅,難過時或是遇到不順心的事,我們會互相的去扶持安慰對方。是我印象最為深刻的事,是有一次我處於一個領導者的角色。所以我需要去嚴格要求我的祖原去按時的繳交我所訂下的日期前繳交完成,但也許是我所傳的訊息內容過於嚴肅,導致了我的組員都對有一些畏懼感存在。令我頓時有種百感交集的感覺湧上我的心頭。因為我自認為我在生活中私底下所扮演的就是一個雙面人,因為在同學室友的面前我總是擠出我的笑容,而背後的我其實很酸楚;而另一面試在我擔任組長這個職位時我又必須要轉變我自己的風格去面對我的組員,這讓我真的不知道哪個才是最真實的自我了。於是呢,他就跟我方想他的人生經歷。小祖是一位41歲的男人,他離了婚還帶著一個女兒還有他的父母。他說一開始他也覺得他沒日沒夜埋頭的工作才能使他的家人,雖然說過上的不是幸福的生活,但至少也是衣食無缺的。但這樣下去長久以來他給自己所施加的壓力日積月累,早已經超出他的承受範圍外了。他曾說過,他覺得現在會是這個樣子都是他的前妻所害的,所以小祖說過他那時非常的痛恨他的前妻。但他說就在他迷茫每天帶著痛恨生活之時,他遇到了一位師姐去開導他。那位師姐說妳試著用「大自然法則」去思考下在下定論。「大自然法則」是指人力所無法改變身、老、病、死的事情真相。所以我們只能夠去換為思考下,雖然小祖的家庭會走向離婚這最後的一步也許大致上是因為女方,但去換位思考下女方至少也生下了一位可愛的女生留下來陪伴我,帶給我歡顏笑語。所以也許是因為小祖讓我有種感同身受的感覺。所以我們更加的有話題去拉近我們彼此之間的距離。所以我漸漸地開始對他吐露一些我的事情與糾結鬱悶我多年來的心結。小祖讓我學習到了不管發生了啥事情都有我在旁邊去陪著你,聽你說話的一個人存在。妳不是獨自一個人的。

  在我的生命之中呢,小祖是教會了我如何吐露心事,學習如何去用「大自然法則」換位思考事情。而在不孤獨的我之前呢,還有一位人士教會了我如何更勤奮的去為了自己而奮鬥,為了自己而活。

  我都叫他小楊,他是一位數學老師。從前在國外的我非常自卑,因為我的課業在那裏真的是完全跟不上大家的狀態,所以成績自然也不會理想到哪裡去了。

即使我向前邁進了一步,但人家已經又再跨了我有五步之遠的距離,讓我想表現證明自己的機會都沒有。後來回到了我夢寐以求的家鄉後,我的課業又因教育制度的不同而跟不上大家的進度。但我自從遇到了小楊後,是他帶著我一步一步的從真的是最最基礎的知識慢慢的把我從成績不好的深淵中拉拔帶上來。他說做人也是如同這樣,我們要「一步一腳印,腳踏實地」。凡是想要有個成果,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所爭取所得而來的。俗話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小楊使我重捨回了自信心,我的數學本來是我最爛的一科,也總是會被其他人質疑和嘲笑。但就是憑藉著這股被人看不起的幹勁,我成功的讓我的數學名列前茅,讓別人對我刮目相看、啞口無言起來。從中我也學習到在面對困境之時,不要去硬碰硬搞到兩敗俱傷,我們要適時地去調整對策去讓別人心甘情願。

  我的父母親真的是史上最替我著想的人了。他們知道說我剛回來課業又跟不上,整天被搞的壓力大,一個頭兩個大的。所以我父母親也讓我去學習音樂,讓學習並且考進音樂班。在音樂班裡雖然說壓力大,但我卻因禍得福,結交到了一群跟我一樣有這共同喜好的好朋友,我們這個團隊每天一起練習,再來比賽,就這樣子日復一日經歷了國中這三年。我們因為互相扶持幫助,衍生出了革命的情感。在我目前19歲的生涯中,光是音樂就佔了我的一半歲月了。音樂,帶給我了很多,也改變了我,造就出了現在這個又有自信心又有人陪伴聊心事的我。

  有個女孩,大大的眼睛,濃濃的眉毛,高高的鼻子和一張紅紅的櫻桃嘴巴,還留著一頭烏黑的長發,她會是誰呢?她十分的開朗,每天都生活的無憂無慮,好像一隻一直快活的小小鳥啊!她喜歡音樂,希望能給她自己重捨自信心與快樂,並且也給別人帶來快樂。她的父母,一個很嚴厲,一個很慈祥。她很崇拜她的父親,因為父親有無窮的知識,經常教自己,使自己成為一個博學多才的人,她的父親就是標準典型的「活到老,學到老。」而她的母親是一位很慈祥的女士,她非常的細心照顧著小孩,甚至為了小孩而辭去了工作來從小就全心全意地去照顧著。她的父母都是很公平公正的,從來不會去偏愛哪一個小孩比較多。而那個女孩正是理想與現實中的我混和起人的人。

  從前的我是獨自佇立於寒冬中的寒梅,但現在我已經不是獨自的一枝了,我有伙伴與溫暖了。我也不再是那個再回頭觀望之時,不是只有我獨自一人的影子而已了,我的前後左右都站滿了,默默守護保護著我的人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