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張凱涵

韓淇是一位心思縝密過度的女生,多數對於愛慕她的男生都無動于衷,若她遇見了她有興趣的男生,在相處到氣氛融洽的過程中,卻會患得患失。除了對自己有完美主義,也對與她關係好的男生持有性格拘束,倘若對方有個缺點重複出現,韓淇就會開始卻步,停止對他人的愛慕之情。而韓淇的心底其實一直有個揮之不去的影子,也就是她的青梅竹馬,江慕。高中畢業的那一年,他們時隔六年才見面,這時韓淇才發現,她之所以很難對其他男生產生興趣,是因為都比不上江慕。

江慕跟韓琪從幼稚園就認識了,國小也同班了四年,他們的關係好到曾經讓其他同學誤以為他們是親戚。

韓淇非常受男生們喜愛,而江慕非常受女生們喜愛,

他們常常行動在一起,所以難免會引起其他人的忌妒心。但自從國小最後兩年分班後,就開始失去了聯繫,除了畢業典禮預演一起同台在頒獎典禮上而寒暄了一下,從此他們就很少再互動過了。

韓淇跟江慕在國小時,曾經說好過一起去考私立國中部一起讀,他們兩個提早一年去考都過了,但最後真正的升學考,韓淇因為家庭因素卻放棄了。這是他們分道揚鑣的起始點,小的時候不會想太多,長大後才發現經不起無止盡的懷念。 由於韓淇跟江慕因爲就讀不一樣的學校,儘管住在同個社區,也沒有見到面的機會。但在國二的那一年,江慕突然回覆了韓淇在2012發給他的訊息,這時韓淇翻開對話記錄才想起他們的訊息都是小孩子間的嬉鬧,不禁讓她懷念了起來。

所以韓淇跟江慕又重新連絡上了起來,他們開始大聊不一樣的學習生涯和各自圈子所發生的趣事,甚至江慕在韓淇去墾丁的畢業旅行中打了電話給她敘敘舊。雖然韓淇也有喜歡過自己學校的風雲人物,但她的心還是默默地回歸到了江慕的身上。韓淇在班上也深受幾個男同學的愛戴,不過她從來沒把視線放在那些人身上,就連班際籃球賽也跑去看別班的,那時班上的人都知道,韓淇的心思很難摸透,直到在墾丁大街上與江慕講著電話,那些人才有機會看見韓淇的少女情懷。

而轉眼間又是鳳凰花開的畢業季節,江慕直升私立高中,而韓淇去了更遠的地方讀國立高中,他們一再地分道揚鑣,由於斷斷續續地聯絡讓韓淇覺得自己彷彿深陷在泥沼之中。所以她關閉了自己的心房,不想再次深陷於愛情當中,更不知道愛情究竟是什麼樣子?

十六歲的年華其實也無法知悉與學習到什麼,所以韓淇只想過的平凡一點。

但韓淇在高一的時候認識了一個男生叫雷宇,他主動邀請韓淇在上學途中跟他一起走去學校,一開始韓淇依舊還沒打開心扉,但久而久之就逐漸和雷宇熱絡了起來,她不擅長表達自己的內心,而雷宇對她的關心卻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但韓淇開始發現雷宇的缺點開始一一浮現,她常常在路邊等著雷宇又差點遲到,後來還是保持著包容的態度與雷宇相處,一起上學這件事持續了將近一年,直到高二時,韓淇因為要去早掃所以才停止一起上學。

高二九月開學時,在韓淇十月的生日過後,雷宇興高采烈地跑去跟韓淇講述,他交了一個女朋友。那時,韓淇的心涼掉了,而雷宇的女朋友是在升高二暑假所認識的,也正是韓淇社團的閨蜜,突如其來的消息讓韓淇不知所措,所以她和雷宇敷衍了幾句就消逝匿跡在聊天軟件上。後來雷宇用別的平台發訊息給韓淇,韓淇才直接跟他攤牌並表示自己的不悅,最讓韓淇傷感的是,雷宇除了只能說對不起卻還問韓淇要不要繼續聊?而這段無言以對的關係讓韓淇再次封鎖心房。

在韓淇十七歲的生日時,收到了國中就是風雲人物的一位學長的生日祝福,也就是楊旻。他們開始聊天並熟悉彼此,是一位知道韓淇很多內心事的人,一開始韓淇為了忘記雷宇所以開始跟楊旻大聊盛歡,但後來發現跟楊旻聊得很合得來。在那一年多的時間裡,韓淇的內心彷彿取得了宇宙中的寧靜,她不嚮往刻骨銘心的戀愛,卻很享受交談和樂的依賴感,那個年華的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想追求的青春愛情是什麼形狀?甚至覺得如果談了戀愛,要擔心的實在遠不及自己所想像的。

韓淇跟楊旻也講過電話,假日的時候也會幫他占圖書館的位置,她覺得所謂的理想型,只不過是按造自己的心意加上天馬行空所創造出來的一個模子,但她卻很喜歡一起讀書的氛圍,還有一件事就是,不會想要跟比自己能力還低的男生。那時候的韓淇,覺得沒有任何男生比楊旻還更了解自己,甚至比江慕多參與了她的生活。那一年韓淇的生活逐漸地不再會有江慕的影子,她已經習慣有一個人出現在她的生活中互相勉勵、互相吵鬧,而最後韓淇也喜歡上了楊旻。

楊旻從國中時期就吸引了很多學姊學妹,他有很多很好的女生朋友,而韓淇心裡明白,楊旻就像俗話說的,中央空調,他對每個女生都很好,只差在誰被分配到的相處質量是多少?他會開車載幾個學姐去台南一日遊,他會騎機車載女生去看夜景,他也會常常跟韓淇去吃飯。韓淇心裡明白楊旻對她沒有到想要交往的心思,但當她暮然回首最懷念且不用過度煩惱曖昧關係的日子,卻是那一年的韶光。

到後來韓淇高中畢業後,突然做了一個夢,

記得那天聚餐的地點安排在庭院旁的小客廳,客廳裡的傢俱都是木製的,桌面上擺滿了中式料理,而門口附近的茶几擺放了一台豆漿機。

聚會裡很多小孩子大聲嚷嚷的吵著要喝豆漿,韓淇倒了幾杯給排隊的孩子們,他們臉上都浮現燦爛的笑容。只有一個肚子圓滾滾的小男孩撅著嘴說他知道如何使用豆漿機,韓淇拿著最後一杯豆漿靠在門邊細細品嚐,把位置空給那個肚子圓滾滾的男孩使用。

「這..這個好難用啊!」沒幾分鐘就聽到哀嚎聲

韓淇靠在門邊喝著她手上的豆漿,噗哧笑著,小胖弟愁眉苦臉的走到角落且羞赧的低著頭。

「還有誰想續杯嗎?」你站在桌邊說著,韓淇看見一個人眼神不經意的往小胖弟的方向看去,那個人就是江慕,「總是樂意幫人找個台階下啊」韓淇心想著。

她繼續靠在門邊喝著她那剩下四分之一的豆漿,小胖弟從江慕手中接手豆漿後,江慕露出淡淡的微笑。抬頭的時候和跟桌子形成對角線方向的韓淇對看了一眼,彼此的嘴角不經意地上揚。

韓淇心想,還來不及問江慕呢,是因為什麼才嘴角上揚的?還是因突如其來的見面讓我們追憶逝水年華?

時光列車的站長吹哨了,真的來不及了。

於是韓淇在社群平台發了一篇貼文,簡單講述了那些年莫名分道揚鑣的事,結果隔天江慕就發了訊息給她,並找韓淇晚上出來見面敘舊。那是個四月的季節,微風徐徐地吹在他們的臉上,她透過燈光的照映下,凝視著江慕精緻的五官,昔日的小男孩已經蛻變成十八歲的少年。自從韓淇做了一些關於江慕的夢,她才頓悟到,這些年來,其實江慕一直都深埋在自己的心底,那個影子是心魔,卻也是一個割捨不掉的回憶。

在敘舊分開前,江慕一再地問韓淇,還喜不喜歡他?韓淇沈默了,因為她知道備考中的自己,是沒辦法受其他人事物影響的,所以她告訴江慕,等她考完大考就跟他說。韓淇在人生大考與愛情中的抉擇讓她感受到快要窒息,當她決定重考的那一刻,她已經發現江慕不再等待她了,她自己也清楚,沒有誰有義務去漫長等待誰。青春就是這樣,看似美麗,卻暗藏了很多的傷疤,青春韶華本就是一段旅程,分道揚鑣盡是必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