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花的愛情

曾莛媗

從前有一位月下老人,名叫顏驍莫。天庭分派他到唐朝的一個村落,處理七星娘娘交代的未婚成年男女的名冊,其目的是為了給他們一段好姻緣。

那個地方有一間客棧非常有名,不僅店內環境好,還有豐富美味的佳餚,附近也有很多商家,凡是來此地遊玩的人必定住上一晚。因此他想了想便在客棧旁幫自己建造一間小廟,供人參拜還願,也在那間客棧住下來。每天他就按照名冊上的人到處去幫他們牽紅線,安排時日,偶爾也會待在房間裡傾聽眾人的心願,或是化作凡人在客棧裡為顧客解決煩惱。

某天晚上,有位女子來到月老廟前參拜,顏驍莫待在房裡聽了一會兒,內容大致上說今天她遇到了一隻可憐的小貓,希望月老可以保佑牠健康長大等等。顏驍莫覺得這女子很特別,竟然有人不是來求姻緣的,而是講述自己今日遇見哪些事情,請求神明保佑他們永遠健健康康。原以為這女子僅僅只是路過順道來參拜,可沒想到那日之後她天天到訪,日復一日,顏驍莫就當作每日的餘興節目,一直到每年最繁忙的日子——七巧節。

顏驍莫在七巧節化作凡人在月老廟前舉辦了一場活動名為「投針驗巧」,既源於穿針,又不同於原貌,只要有情侶能在時間內將縫衣針投入這碗水時能夠浮在水面上,且水底下的針影形成各種形狀,便是“得巧”成功,倘若針影成筆直的一條,即是“乞巧”失敗。這項活動使那些被賜予紅線的男女能更確認彼此的心意,儘早促成佳緣。

活動結束後,顏驍莫坐在月老廟旁的枯井上,一邊看著漸漸退去的人潮,一邊默默地等著那女子,其實他並不確定是否會等到人,只是聽她訴說似乎已成了一種習慣了,而這個習慣如同種子般悄無聲息地埋在心底深處。到了酉時,一位正值豆蔻年華的女子緩緩走來,點了三柱香,雙手合十,她ㄧ如往常地說著今天的遭遇,顏驍莫聽完之後走到女子身後,詢問表示為何求的不是姻緣,而是幫他人祈求健康?聽完女子的回答後,他表面上笑了笑可心底卻在嘲諷著女子所說的順其自然,不過這百年來倒是頭一回聽見這樣的說法,他聳聳肩悠悠地離去。

    就這樣過了三年,女子已是及笄之年,依舊每日都會來月老廟,唯一不同的是會在參拜完之後與顏驍莫聊天遊玩,日子久了兩人漸漸地有了些許情愫,眼看適婚年齡已到,顏驍莫親自為她繫上紅線想給她安排一個好緣份,但是在今年的名冊裡頭並未有見著女子的姓名,於是他回到天上想找尋七星娘娘討個說法,興許是有什麼疏漏,唯見七星娘娘再怎麼找始終找不出那名字,如此便只剩下一個可能,因此顏驍莫隻身前往陰曹地府,向閻羅王詢問那女子的來歷,雖然名字是找著了,但生死簿的內容是不能公開的,所以他並不知曉她將會死去的時辰。回到客棧,顏驍莫躺在床上想著,凡人的命運即使神能幫助卻不能干預分毫,擾亂規定,若是觸犯是要被處以雷雨地獄之刑的。既然這是那女子的命數,不如就撒手不管了,但左思右想就是有些拿不定注意,心中像是被繩子束縛著,想了一整晚他決定請崔判官幫忙。

    崔珏是負責掌管生死簿的人,傳說他曾幫李世民多增加了二十年的壽命,顏驍莫向他打聽那女子的忌日,兩人交情頗深所以崔珏看在他捨棄尊嚴哀求的份上便好心告訴他,崔珏在顏驍莫離開前不忘叮囑他千萬不能擅自更動凡人的命數,否則將會遭到天譴。顏驍莫與女子在數年的相處下,心中的那顆種子已發芽茁壯,而那日的到來,顏驍莫最後還是無法狠心讓女子離開,他在女子每次遇上危機時解救她,讓她免於死亡。就這樣,崔珏被兩人的真情感動,所以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幫助兩人,可終究無法瞞天過海,洩漏天機的事情還是被閻羅王給知道了,因此三人被帶到陰曹地府審問,崔珏雖洩漏天機但並無實際竄改之意,所以被罰得輕些,而顏驍莫因擅自插手凡人的生死,被判雷雨地獄之刑三百年,最後那女子則被罰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只得流落在陰間當孤魂野鬼並且每日還要遭受十八層地獄的刑罰。

    顏驍莫不捨讓女子因為自己的貪慾而遭受懲罰,他向閻羅王求情希望能看在這百年來曾無私幫助許多人的份上,可以讓女子不要如此痛苦,閻羅王聽了表示只要顏驍莫願意親手殺了那女子便可將她的這次的罪孽根除,至於能否投胎做人便取決於自身的造化。閻羅王示意身旁的侍者將劍遞給月下老人,顏驍莫握著手中的劍邁出沈重的腳步走向跪地的女子,他輕嘆了口氣,舉起手中的劍劃向自己的手心,鮮紅的血沿著手臂滴落,他放下劍,俯身輕抬起女子的左手,並用自己的鮮血在女子的手腕內側畫上一朵豔麗的彼岸花,他再度拿起劍,這次準確地刺向女子的心臟,鮮血淋漓將彼岸花渲染得更加耀眼誘人。

紅色彼岸花的花語是「無盡的愛情,死亡的預兆,地獄的召喚」

顏驍莫低頭親吻她手腕上的花朵,頓時一道光芒閃過,讓朱紅色的花瓣變成一朵白皚皚的彼岸花,在女子的身上顯得高貴又優美。

顏驍莫低語:「無盡的思念,絕望的愛情,天堂的來信」這是白色彼岸花的花語。

顏驍莫望著眼前潸然淚下的女子,輕輕地捧起她的臉,深情地留下一個眷戀的吻,他告訴女子,等會兒鍾馗會來審判她是否具備投胎做人的資格,而這朵白色的彼岸花因沾染她的鮮血會保佑她平安度過這關,爾後也會生生世世守護著她,盡可安心離開吧。

三途川乃是陰間與陽世的分界,一但過河便再也無法見面,顏驍莫站在岸邊目送女子離開三途川之後,回到地府準備受刑。傳聞彼岸花,花開一年,花落一年,花葉永世不得相見,顏驍莫深知彼岸花會為彼此帶來怎樣的影響,一但用了這個能力,兩人便無緣再相會,也印證那句白色彼岸花的花語「無盡的思念」。閻羅王神情複雜的看著他並沈默,良久,僅道了句:「去領罰吧。」

三百年過去了,顏驍莫刑罰結束,經歷這些事情之後讓他身心俱疲,認為愛情只會讓人更快地走向死亡,而這種東西他再也不需要了。因此決定向天庭呈報請求辭去月老一職,卻遭到七星娘娘極力反對,可是顏驍莫意志堅決,七星娘娘表示只要他能夠達成這項任務便同意換人,內容是要和一位認為自己不需要愛情的凡人簽訂契約,幫助那個人重新拾起愛人的勇氣,顏驍莫想著凡事應當有始有終就同意接下。

2020年8月25日這天是七夕情人節。

顏驍莫來到這座城市中最多信眾前來參拜的月老廟,從上午七點多開始這座廟就已被擠得水泄不通,他低頭倚靠在柱子上,聽著一對又一對的情侶都為同樣一件事祈福,到了傍晚,正覺得有些厭煩準備離開時,突然聽見一個聲音說:「真是可笑,感情這種東西只會讓人變得卑微而已,真不懂到底在求什麼。」顏驍莫輕笑,抬眼望向遠方那位女子,總算是讓他找到了。當晚,顏驍莫來到女子的住處,假藉自己是剛搬來的新鄰居,並向女子自我介紹目的是為了打探她的名子,殊不知女子假裝沒聽見,顏驍莫見狀有些惱火,伸手攔下並表示做人應該要有些基本禮貌,女子面露不耐煩,離去前只留下三個字——陸梓歆。

顏驍莫向七星娘娘打探陸梓歆這個人,才知道原來她的家人全都在她八歲那年葬身火海,只剩下陸梓歆一人倖存,目前26歲在雜誌社工作。顏驍莫盤算著該如何簽訂契約,於是化身凡人去應徵和陸梓歆同一間的雜誌社,顏驍莫暗自觀察下發現陸梓歆並不是不需要愛情,而是在被傷害過後選擇逃避,其實心裡還是對愛情抱有期待,終於在顏驍莫多次嘗試後成功訂下契約,因為契約而天天相處的兩人,讓短暫擁有這段快樂日子的陸梓歆漸漸地愛上了顏驍莫。某天回家的路上,顏驍莫看見陸梓歆正在撿掉落在地上的花盆碎片,顏驍莫走近想一起幫忙整理,不料陸梓歆的左手手指頭被銳利的碎片割傷,顏驍莫握著她的手查看傷勢,竟意外瞥見她手腕上那朵白色彼岸花,雖然顏色淡了些但影響不大,顏驍莫激動地將人擁入懷中,他萬萬沒想到此生還能再見到她一面,同時也深怕繼續待在她身旁會讓當年的事情重蹈覆徹。

顏驍莫來到陰曹地府找閻羅王將事情給理清楚,詢問之下才明白原來當年自己親自給陸梓歆繫的紅線尚未找到有緣人,因此月老的使命尚未完成才讓顏驍莫能再次遇見轉世後的她,換言之,若是沒了那條紅線兩人的緣分便就此結束。為了怕當年的事情重演,顏驍莫決定狠心將紅線剪斷並解除契約,無視陸梓歆的挽留回到天庭。可凡事盡不如人意,某日下午,閻羅王身旁的侍者前來告知顏驍莫,凡人陸梓歆將活不過而立之年,聽到消息的顏驍莫淒然淚下,身旁的七星娘娘看著不捨,向他提議去見管理閻羅王的酆都大帝,請求祂的幫忙。顏驍莫即刻動身來到酆都大帝的殿,並直接在殿前屈膝下跪,期望酆都大帝能收回成命,關於當年月老和凡人女子的故事酆都爺早已聽聞,對今日此景並不意外,其實當時也有想過給兩人一個機會,但擅自更改凡人的命運本就觸犯天意,即便高高在上的酆都大帝也是要受罰的,必須要有能交換的東西才不至於違反規定,顏驍莫見狀提出願意用畢生的修為,以及辭去月老一職來換取和陸梓歆共度餘生的機會,就算要受罰也在所不惜。酆都爺被顏驍莫的決心深受感動,寬宏大量只拿取他畢生的修為和神職,並告知閻羅王收回對凡人陸梓歆的命令,顏驍莫感激不盡。

    顏驍莫回到凡間告訴陸梓歆實情,雖然一時之間讓她難以接受,兩人感情花了點時間修復,總歸是重修舊好一切如願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