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人生

陳郁辰

在熱鬧的市集中,人們的歡笑聲充斥在街上,這一切讓一旁的夜月顯得格格不入。

「這位小姐您的東西好了喔!」

老闆將物品交給夜月,夜月淡然的付錢後便轉身離去並帶著貨物走回住處,路途中看到小狗下意識地繞遠路,經過一段時間才到家。

「呦!終於回來啦!」

窩在沙發上的少女聽聞開門聲興奮地抬起頭與夜月對望,而夜月對於她的反應毫無興趣。

「嗯,夜行喵去哪了?」

夜月將物品放好後詢問小吉,對於夜月這樣的反應小吉也習以為常。

「我可不知道,畢竟我起床時就沒看到她,早飯修比已經準備好了,自己弄熱就行。真是的……妳去買個東西都能這麼久,下次應該叫修比那傢伙去才對。」

夜月走去餐桌上吃著修比準備的早餐,一邊看著電視轉播的新聞若有所思。小吉拿起一旁的書閱讀,讓自己不至於無聊。這時忽然傳出一陣怒吼聲嚇得小吉從沙發上跳起來,夜月也停下動作望向聲音來源。

「小吉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把我的武器拿去玩,現在我的武器都故障了,妳是希望我們舞影弄月出任務的時候遇上危險嗎?!」

修比氣憤的衝上前想打小吉,卻被夜月攔住,夜月拿起自己的武器擋在小吉面前,修比也只好放棄揍小吉的念頭。

「狼崽妳攔著我做什麼?我揍小吉幾下就好了說。」

「夜行喵看到家裡亂成一團會拿我們做實驗對象,我不想被你們拖下水。」

夜月收起自己的武器回到餐桌繼續吃著早餐,修比則是緩緩靠近小吉的耳旁說道

「這次就饒了妳,下次再動我的武器就把妳珍藏的東西全部燒掉。」

小吉聽到立刻亮出自己的武器作勢要攻擊修比,夜月看到門那邊有動靜便加快進食速度,讓自己快速地回到房間。小吉看到夜月這樣的舉動不禁哈哈大笑,修比的反應跟夜月一樣立刻躲回房間,留下小吉一個人錯愕的站在原地。

「看來小吉很想當我的實驗對象嘛~既然敢無視我立下的規定……」

小吉聽到後方傳來的聲音緩緩地轉過頭,發現夜行喵站在身後便立刻跑向自己的房間,夜行喵從口袋拿出武器並將手中的武器扔向小吉逃跑的放向,迫使小吉停下腳步。

「夜……夜行喵,咱們有話好說嘛…妳別過來啊!」

「壞孩子可是沒有談判的權利喔~乖乖地接受懲罰吧!」

小吉的慘叫為早晨帶來了恐怖的氣氛,跑回房間的兩人聽到慘叫後都不由自主地顫抖,默默的為小吉祈禱。

為什麼毫不相干的四人會住在一起呢?舞影弄月又是怎樣的存在呢?夜月思索著這問題好幾年了,漸漸的習慣和另外三人生活在一起,似乎也不錯呢~想著想著夜月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自從那件事以後很久沒有露出笑容了。

夜月思索著,不經意地進入了夢鄉,而夢中卻是不想去面對的回憶……

「哈哈哈,可惜這傢伙死得早,真是沒意思,兄弟們!將這個社區的一切燒毀吧!」

面惡凶煞的男子踢了幾下在腳旁的那堆男姓屍體,看著被綁住無法反抗的老弱婦孺在那邊掙扎,心情十分的愉悅。此時夜月如同旁觀者般,無法改變這一切的發生,心中也對那些惡人更加的憎惡。

「媽媽……我好怕…救救我…」

幼年的自己無助的向母親求救,卻看見母親依靠在殺害父親的兇手懷中,對著火勢蔓延的小區開懷大笑。

「親愛的妳看,妳丈夫的孩子在那邊向妳求救耶,不救嗎?」那個男子走向幼年的自己,狠狠地用力向她踢下去。夜月閉上雙眼部去看這些過往,但是聲音依舊傳到自己的耳中。

「我怎麼會救她呢~看著她就讓我想到那傢伙噁心的臉。讓她跟這社區的人葬身火海就好啦!反正我們也收刮到許多財務呢~」看著自己的母親用嫌棄的目光看向自己,幼年的自己強撐起身體爬向母親,卻在一次承受男子用力的踢擊而暈過去。

隨著火勢逐漸變大,那些惡人也趁機逃走,留下火焰吞噬著那些被綁住無力掙扎的人們。

等到幼年的自己醒來時,看著那些被火燒著的人,聽著他們發出淒厲的慘叫,嚇的頭髮變白。看著逐漸接近的火,幼年的自己閉上雙目等待死亡的到來。

「不要怕喔,我這就幫妳解開繩子。」

“原來我有被救起來呀……也是,如果沒被救起來我就不在了呢~”

夜月看著陌生人將幼年的自己身上的繩子解開,並且幫自己做簡單的治療。心中湧起陣陣溫暖。畫面到這也逐漸模糊,耳邊也傳來夜行喵的呼喊聲。

「喂!醒醒,現在舞影弄月要出任務了,帶好妳的武器準備出發了。」

「我睡了多久?」

夜月看著出現在自己房間的三人,疑惑的目光望向修比,修比立刻將她拉起來。

「妳睡了一早上了,妳還是趕快起來吧!」

小吉一邊把玩著自己的武器,一邊耐心地回答夜月的問題。

「嗯,這次目標是啥?」

夜月拿起放在床邊的武器,將自身打理好後,隨夜行喵她們一起執行任務。一踏出家門修比立刻將任務內容拿給夜月,夜月仔細端詳任務內容後臉色逐漸鐵青,小吉擔憂的望著夜月,夜行喵也停下腳步望著夜月。

「這些人能殺掉嗎?」

夜月緊緊握著腰間的刀,語氣不善的詢問夜行喵,夜行喵沉默不噢,小吉則是式著轉移話題,修比將晚餐遞給夜月,讓她試圖放鬆。

「妳先吃晚餐吧,畢竟妳睡了將近一天,夜行喵也知道這次的目標是放火燒妳家的惡人,妳不用太勉強自己,我們都能理解的。」

「對呀!妳要相信我們,而且我可是掌管舞影弄月的小吉啊,實力還是有的!」

「我知道……我只是想自己了結這一切……不然我會一直深陷那個恐懼。」

夜行喵走到夜月身旁,將她拉入自己懷中,夜月微微錯愕地望向夜行喵。夜行喵回了一個溫柔的笑容,並且安撫著夜月。

「乖喔~多多的依賴我們也沒問題喔~我們是夥伴對吧?所以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先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夜月感受著同伴的關懷,嘆了口氣無奈道

「我沒有不依賴妳們,只是這件事我想自己親手解決。畢竟那女人跟那男人做了什麼,我最清楚,如果真的打不過……就當我不曾待在舞影弄月吧。」

下定決心的夜月掙脫夜行喵的懷抱,加快自己的步伐遠離另外三個人,想獨自面對,卻被一旁的小吉拉住了手臂,正當夜月想掙脫時,小吉的武器抵在夜月的脖子上,並且加以威嚇之下,夜月才認命的接受夥伴們的幫助。

「這次的目標最主要是這個集團的老大,以取下首級為目標,修比先將多數敵人引開,小吉再利用自己的駭客技巧將敵方的電子設備破壞,而我跟夜月則是去找他們的老大,這樣各位弄清楚這次行動的計畫了嗎?」

到了目的地後,夜行喵將這次的行動仔細規畫後,看著夜月和其餘二人臉上寫滿不解,夜行喵只好任由她們去行動了,反正這也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在夜行喵第二次講解之下,眾人才開始行動

「只要這次任務結束,心中的夢魘也能隨之消散對吧……夜行喵妳幹嘛忽然推我……夜行喵?!」

夜月喃喃自語到一半時,忽然被夜行喵用很大的力道推開,映入眼簾的是夜行喵胸口被利刃貫穿,而傷害夜行喵的正是當年殺掉整個社區的男子。

「不用……管我了…夜月……快跑…」

夜行喵斷斷續續的講完後,便暈了過去。夜越壓抑不了心中的憤恨,拿起掛在腰間的日輪刀朝男子砍過去,卻被男子輕鬆地躲開。

「呦~這不是當年那個小鬼嗎?居然還沒死,真是神奇。妳就跟妳那父親一樣懦弱。」

男子不屑的望著夜月,並且走過去狠狠地踹倒地不起得夜行喵一腳。夜月氣的提刀再次砍向男子,卻又被躲開。這時小吉和修比處理完敵人後趕到了約定地點,卻看到了倒地不起的夜行喵和受重傷的夜月。

「夜月、夜行喵,你們醒醒啊!小吉快用夜行喵交給妳的療傷藥幫她們!」

小吉聽聞後立刻翻找自己的包包的藥品,驚慌失措地為兩個人進行療傷,只見

兩人的傷勢逐漸恢復,修比和小吉兩人守在夜行喵和夜月身旁,等著她們甦醒。

昏迷不醒得夜月又夢到過往的事情。

自從那次被救走後,自己渾渾噩噩的經歷了好幾年殘酷的生活,也因為如此選擇封閉自己的內心,不去感受人們給予的善意,直到遇上相似遭遇的舞影弄月眾人,自己對除惡的念頭也深刻地烙印在自己的心中,也慢慢地打開封閉的內心,去試圖接受這個世界。

「每次都是夜行喵保護我,我也想保護她,但最終我依舊是被保護的那個啊……」

夜月的回憶如同走馬燈般一一浮現,眼前的一切也因為回憶結束逐漸轉黑。恍惚間聽到有人叫著自己,自己卻無法回應。

「—–—–!」

啊……好吵啊…夜月努力的掙開自己的雙眼,映入眼簾的竟是熟悉的房間,自己是被救回來了嗎?

「妳終於醒了!妳跟夜行喵身受重傷倒在那時嚇到我跟修比了!妳們兩個到底怎麼會這樣?!」

小吉激動地詢問著夜月,而回應她的是一片沉默。

「下次一定會殺了那傢伙。也要替夜行喵報仇。」

夜月留下這句話便又昏睡過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