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夢

彭采蘋

來到此處的你我,都有一個大俠夢。

從稻香村的石床上悠悠轉醒那刻,映入眼簾的是阿珠焦急的面容。

「你醒啦?」阿珠鬆了口氣,「陽寶哥在前面等你。」

我應了聲,跳下石床,隨著陽寶哥的指引找到了村頭的劉大海。

劉大海一邊拭著青鋒一邊道:「陳商大夫很擔心你。別再做那麼危險的事了。我教你保身招式,不是讓你一頭熱的去火拼。」

螢幕前,我看著這些NPC一字一句照著流程念,並不是很有興致地加速跳過。

很快,劇情推進到了我對戰董龍失敗,被救下後準備前往門派。

村裡頭的人全都站在村口為我送行。

從江南一帶到青岩的路途是遙遠的,但在螢幕上不過是個需要讀條的跳轉畫面,我在馬車上顛簸幾下,轉眼就來到了秦嶺萬花。

掌門東方宇軒見到我很是高興,讓我選擇要拜入萬花谷哪位名師門下,我思來想去,是「琴聖」蘇雨鸞好呢,還是「藥王」孫思邈好?

想著孫思邈這號人物是真實存在的,也耳聞過不少事蹟,我按下了孫思邈的名字,獲得了「杏林」的稱號。

至此,真正開啟了屬於我的江湖路。

大唐盛世,百家爭鳴。

安史之亂過後本該氣數竭盡的唐朝,在這片螢幕,這些數據背後,在我們手中,重新生動起來了。

這遊戲滿級才開始,在那個時候手動練等,是一個漫長又枯燥的過程。

好處是可以到很多不同的地圖,看見百態劇情和彩蛋。

21等,我來到長安,城外黃土漫漫,瘟疫肆虐,百姓屍體散落在無名處,我的任務,就是給那些還苟延殘喘的人遞水煮藥,但我給他們餵完藥,還會有下一個,下下個玩家來給他們餵藥,是不會有好的一天的。

我在心底低聲說。

32等,我來到洛道,小邪子拉著我的手要我陪她捉迷藏,我問她妳的家人呢?

她嘟起嘴說,爸爸媽媽都不見了,他們讓小邪子在這裡乖乖等他們回來。

我拍拍她的頭,告訴她我會幫她找到爸爸媽媽。

後來我找到了,在一處名為招魂崗的破房子前,我找到小邪子的父親慕蓉追風,還有她的母親。

她的母親,在慕蓉追風背後,用一個竹簍框起來了,裡頭一點聲響都沒有。

她早已命喪屍人手中。

45等,我來到楓華谷,地如其名,漫天楓雨飄搖,所見之處皆是一片火紅。

因為除了楓,還有血。

軍閥肆虐,焦姓村落被屠盡,只餘零丁婦孺避在瀑布後的石洞裡,等待一切到頭的那天。

真有那天嗎?我看著一個個的悲劇,他們只能不斷輪迴,被屠村,躲藏,等待救援,被屠村,躲藏,等待救援……

二小姐對我說:「快做完吧,還有下一個任務。」說著,就舉起手中的重劍轉起風車,把周遭的野怪殺盡。

65等,我來到馬嵬驛,在這裡親手給楊貴妃送上三尺白綾,還欺了一個追蝴蝶的小女孩去送死。

89等,我來到陰山大草原,看見十二連環塢的水賊燒殺擄掠,我奮力殺了一波又一波的水賊直到滿等,但他們永遠也殺不盡。

悲劇,全都是悲劇。

滿等之後,我來到人聲鼎沸的成都,師父撐著傘站在師娘和師姐身邊,笑著對我招手:「小徒弟,想不想換衣服呀?」

我轉了轉手中那桿打穴筆,又轉了轉那一身破爛的人物外觀,興奮的對師父說:「好呀!」

十五分鐘後,我換了比剛剛那身破爛稍微好一點的破爛外觀站回成都街頭,一臉懵。

師父甩了甩剛殺完野王的傲霜刀,十足帥氣地插回刀鞘,一臉得意地說:「哈哈,還不快謝師父隆恩。」

我:「謝謝師父……?」

師父仰天長嘯:「乖徒兒!」

我的這個師父,好像有點不正常哦。

那天二小姐問我:「妹子,打本不?」

我弱弱地答:「我不會……」

二小姐豪爽地大手一揮:「沒事,我是指揮,我也不會!」

我:「?」

二小姐:「<3」

於是我隨她進了當時已經被削弱、但對我們來說還是天方夜譚的副本,鍛刀廳。

其過程的慘烈就不多加贅述了,打完之後我跟二小姐雙雙躺在鍛刀廳的地板上,天邊的夕陽透過薄雲落在我們狼狽的身子上。

片刻,我們相視,放聲大笑。

又逍遙了幾天,師父邀請我進入幫會。

幫裡的人很熱烈地歡迎我,帶我入陣營、教我跑商、教我打架,那段日子是我最最快樂的時光。

師弟和秀秀天天拉著我一起做日常,師弟刷野怪,我和秀秀就一邊有一口沒一口地奶他,一邊聊天,偶爾遇到敵方陣營的來挑釁,便衝上去就是一頓胖揍,小日子過得舒心又坦蕩。

這天幫會和同陣營的毒瘤幫約戰,第一次打幫會戰的我既緊張又興奮,鍵盤上的技能飛舞生花,一個一個補血技不要命似的往隊友身上甩,一不留神踩到了對面的迷神釘,暈眩在原地,我趕緊解控後撤,我方奶媽的大加就落了下來。

「好險,謝謝啊。」我吁了一口氣,剛剛奶我的毒姊笑意嫣然。

前邊戰情焦灼,對面幫會的垃圾話在地圖頻道刷得滿滿當當。

我問師父:「為甚麼會跟他們幫打起來呀?」

師父的傲霜刀閃著寒芒:「和毒瘤幫打架需要原因?」

我一哽,師父又說:「我們幫小號在做日常,他們總是來亂,吵了兩句,他們罵人難聽,就打起來了。」

這場戰事從傍晚打到深夜,以我們幫人手不足落敗告終。

「都散了吧。」師父聽起來很疲憊,他揉了揉眉心,「還沒做日常的跟我來。」

我早早就做完了,也跟著他們飛到礦車點刷怪,奶他們一口。

我悄悄問師父:「你不開心嗎?」

師父如實回答:「很不爽。」

我哦了聲,默默打開小號的倉庫,把裡面市價不斐的材料寄給師父。

隨信附文:別不開心啦。

隔天清早一上線,師父給我發了個組隊邀請:「打競技場嗎?5v5的。」

我疑惑地接下組隊邀請,裡面赫然已經滿員,除了我和師父,另外兩個是毒瘤幫的幫主和副幫,還有一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別幫幫主。

我拉住師父:「這甚麼情況?」

師父:「打55啊。」

我悚然:「昨天不是在打幫戰嗎??今天就可以手牽手一起打架了?」

師父:「遊戲嘛,開心就好囉。」

我不禁笑了起來,對啊,開心就好囉。

最後我們也沒打成,清早的排不到人,便散了。

那天親友阿花難得上線,問我要不要打競技場,我應得歡快,倆人在青竹書院的地板上翻滾了一圈又一圈。

阿花沉痛道:「我覺得22打得有點不順。」

我:「就是。」

阿花:「要不然我們開個招募,找人一起打33吧?」

於是我掛起了招募廣告,一邊和阿花一起排22。

如果還有選擇,我那天絕對不會掛那個招募,也不會答應來的那個人一起打。

就叫他青山吧。

他是我這三年遊戲生涯中,所遇見的青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