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吧!屬於自己的顏色。

李品郁

小時候塗鴉的時候被幼稚園老師誇讚,開始喜歡畫畫,夢想未來長大後能當個大畫家。在小學三年級上課的時候,充滿信心的作品被老師評價為普通,遭受挫折,懷疑起自己的能力,請求家人讓自己去畫畫班學畫畫,下定決心下次要讓老師稱讚,她是家裡的獨生女,父母工作忙碌,常常只有她一個人在家,父母疼她沒問理由就答應了她的請求。

畫畫班有個比她大三歲,繪畫技巧高超的禾遇,從小畫的作品就已獲得國內外大獎,備受矚目,因此畫畫老師在課堂上大力表揚和重視他,卻忽略其他人,禾遇在畫畫班上坐在她旁邊,時不時會突然說她的畫很有趣,可不可以把她的畫送給他,但是她並沒有收過老師說過她的畫很好,只說可以了,所以她把他說的話當作安慰沒有當真。結果她在畫畫班沒有得到太多教導,想當然直到小學畢業都沒能得到讚賞,所有精力都放在繪畫上的她,反而忽視朋友,導致她不會主動找人聊天,而是等人來找她。

小學的努力沒有成功,失落的她認為自己並無繪畫天分,便放棄當畫家的夢失去自己的目標。上了國中後,只能把自己的時間投入在學業上,但她仍然會關注畫畫的教學影片,然後把自己每天的感受用顏料簡單畫出來。沒想到在畫畫沒有獲得稱讚的她,在學業上取得成功,上台領獎狀第一次嘗到被人關注的成就感,也因為這樣她當上班級幹部,導致她更加重視學業成績,也把考上重點高中當成目標。升上二年級後她是班裡的班長,剛好此時有個轉學生林言欣轉進班裡,她成績也非常優異,身為班長的她負責照顧轉學生,兩人馬上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在平常放學後也會一起出去逛街,或是到圖書館念書,她們分別是班上的第一名和第二名,第一次考試她還贏她很多分,慢慢的言欣就一點一滴的追上來,到了二年級結束時,她成為第二名,而言欣變成第一名。這樣的結果讓她非常沮喪,但她心裡清楚兩人的分數越來越接近,遲早會有被超過的一天,所以她把悲傷藏在心裡,恭喜言欣超越她。

升上三年級,言欣長相甜美,說話進退有度,所有人都很喜歡她,相比之下她戴著近視眼鏡,活生生像一個只會死讀書的乖乖女,於是三年級她當上班長,老師的稱讚也從她身上轉移到言欣身上。她想起畫畫的失敗,開始暗自懷疑起自己的能力,不過在小學沒交過朋友的她非常重視願意與她交朋友的言欣,卻同時覺得言欣太過優秀自己比不上她,最後兩人一起考上同間重點高中。

重點高中的課業加重,且每個學生的成績都很好,她在高一的時候第一次在考試中排在中段,但言欣卻仍保持國中的優秀成績,進了前段班,她意識到言欣已經不是當初曾經考輸她的人了,她又一次的懷疑自己是否真的優秀,她花時間去補習,但成績依然沒有提高,在這沉重壓力與自我懷疑的狀況下,她接觸到小說,為了逃避現實的不如意,她沉迷於小說,幾乎將所有零用錢都拿去買書,不在意打扮,而本來就不善於主動的她,又和唯一的朋友言欣不同班,個性越來越陰沉,在班上漸漸被人孤立起來,而她也更加封閉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就會買甜食來犒賞自己。

高二分班,她選了文科,偶爾會聽見班上討論她很難相處之類的話,雖然心裡不舒服,但她想只要有言欣一個好朋友就足夠了。後來她用簡訊約言欣一起出去,被拒絕,再來的幾次也都被她拒絕,所以她放學後就在校門口等她,想好好當面問她一直拒絕的理由。言欣出來的時候跟旁邊一群朋友聊天打鬧,她走向前叫住她,她朋友說怎麼言欣認識這個土包子嗎之類諷刺的話,她以為言欣會維護她,結果她竟然說以前認識但不熟,以前結交還不是她是班長要跟她打好關係比較快容易融入班級,她朋友笑說妳也太絕情,妳看她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太搞笑了。她不相信幾年的交情都是假的,認真的問林言欣有沒有真心當她是朋友,她說從來沒有。這一刻,她歷經生氣、失望、打擊等等的情緒,從此之後她發現她無法相信任何人,也對他人的話語過於敏感,像是同學的關心,她不自覺會先解讀成她很礙事幫不上忙希望她離開,她知道對方只是好意關心她,但仍拒絕外界一切的好意,成績一落千丈。

高三,封閉自己的心之後,巨大的悲觀情緒無處可說,剛好看到一個廣告能夠一起聊天,隱私做得很好不會有人知道自己是誰,同時也不知道對方的身分,想要抒發自己的情緒,所以她就在網路上認識一個與她合拍的人,對方的頭像是星空,暱稱玉米,頭像與她一樣是星空,暱稱又很可愛,就覺得對方應該是個女孩或許興趣相符,才決定跟她聊天,平時會跟玉米用文字聊天。之後兩人認識越來越久,也知道自己簡單的訊息,玉米知道她喜歡畫畫、剛被朋友背叛、成績無法提高,認為自己是個失敗的人,而她知道玉米現在住在國外,是個學生成績很好等等。她開始分享自己的表示自己心情的畫,也期待玉米的回應,每次遇到什麼事情跟她說了之後,心情都會變好。玉米知道她因為朋友背叛,本來壓力就很大的她,被壓力擊垮成績一落千丈,就對她說她既不把妳當作朋友看待,那麼她不值得妳如此悲傷,現在高三是個重要的時期,要讓未來的妳感謝現在努力的自己。她受到這句話的鼓勵,又開始努力學習,經過一年的衝刺,所幸她上課還是非常認真聽課,基礎扎實,成功考上好大學。

大學,因為玉米的鼓勵,她對畫畫重拾信心,決定選擇美術系就讀。在開學第一天,老師要大家到外面寫生,畫到一半,顏料用完需要跟別人借,周圍只有一個女生坐在附近,她看對方專注畫畫,不好意思上前打擾,猶豫許久放棄向她借顏料的想法,最後班裡只有她的畫顏色灰暗,她不清楚同學們心裡怎麼想,但覺得他們一定對她的畫指指點點。

心情不好的她到學校外面的甜點店,因為吃甜食能讓心情變好,沒想到早上坐在她附近的女生就在這間店工作,本來要邁進店裡的腳步,馬上後退,但那個女生卻叫住她,她只好走進店裡,並暗暗決定以後都不再來了。那個女生叫做陳希娟,希娟跟她說兩人明明畫同一個地方但畫出來的風格完全不同,覺得她畫的黑白色的天空用色很有趣,想要認識她,於是她稍微放下戒心,但心裡對朋友的高牆還在,只是客氣地對她笑笑得趕緊離開。

過了一個星期,那家店的蛋糕真的太好吃,讓她心裡又開始猶豫起來,最後對甜點的喜愛打敗不想再和希娟有交集的想法,於是又來到這間店。她不知道希娟會不會和以前的同學一樣認為她很難相處,可是她覺得對方肯定如此看待她。之後大約每隔兩三天,她就會來買一次蛋糕,每次買完蛋糕就馬上離開,但希娟看見她來店裡都會露出笑容跟她打招呼,偶爾見她心情不好還會在學校關心她,這讓她把希娟與言欣的身影重疊,害怕對方最後會跟言欣一樣被叛她,但又覺得兩人是不同的,內心非常糾結,她就問了玉米的意見,玉米說還沒發生的事,不該認定對方未來一定會被叛妳,而是要問自己的心,認真的回應她。她躺在床上想了一個晚上,她想起以前與言欣的相處,每次要約出去逛街或是買東西時,對方都是用強硬的態度讓她無法拒絕,當時她多少察覺對方的態度,但她太不想失去唯一的朋友,所以催眠自己當作不在意,相較之下,希娟是溫柔而又真誠的對待她,對方的笑容和關心一一浮現,她覺得玉米說的對,言芯背叛不代表希娟一定會背叛她,她來來回回想了很多,決定找個時間和希娟談話。

她對希娟說了為何對朋友不信任的理由,也說了很多自己的事情,希娟笑笑地跟她說她以為我們已經是朋友了,很高興妳願意分享自己的事,那麼以後就請多多指教。她心裡鬆了一口氣,兩人的感情變得更加深厚。

兩人一起學習,精進自己繪畫的技巧,她的畫終於得到他人的肯定,還得了許多獎,小時候的執著有了回報,也讓她對繪畫有了信心。大三時她獲得暑假出國深究的機會,在那裡她重新見到小學曾在同個畫畫班的禾遇,此時禾遇已經是個年紀輕輕就獲得極高成就的人,而她的導師正好也是他的老師,於是兩人開始有了交流,偶然間她得知禾遇就是玉米,她極為驚訝,但平日裡禾遇對她的照顧,她看在眼裡,且玉米對她而言是個很重要的人,所以沒有因此疏遠他,感情還越來越好,時常相處在一起。在這段時間,她努力的學習,導師也非常欣賞她,還說未來能再過來一起交流,等到暑假結束,禾遇以在這裡也沒什麼事為藉口就與她一起回國。

回國後她就升上大四,大四的生活,除了忙著畢業展覽,每天都過的很充實,但在畢業展覽的籌畫途中,她在路上遇見言芯,她見到對方身穿名牌,打扮得光鮮亮麗,身旁跟著一大群人,這一瞬間她才明白原來她並沒有真正放下言欣對她的傷害,彷彿自己在那天的校門口一樣事被眾人嘲笑的對象,她趕緊轉身躲開,失魂落魄的回家。希娟得知此事,放學後匆匆回去,隔天,希娟拿出一本相簿,一頁頁翻開,她看到照片中的自己從陰沉不愛笑,到後來的自然的笑容,每天畫出心情的顏料也從灰暗到鮮明,希娟說這是自從我認識妳以來保存的照片,雖然傷口不會完全恢復,但現在的妳已經和以前不同,妳身邊還有許多支持妳的人陪伴著妳,不用害怕。

她想到以前禾遇說要讓未來的妳感謝現在努力的自己,她覺得現在正是要努力跨過這道牆的時候了,於是當她再次遇到言芯時,她鼓起勇氣說謝謝妳當時陪伴過我,我怨妳背叛我,但現在我不在意了,因為我有了比妳好過千倍萬倍的人,妳要怎麼想已經跟我無關了。她說完後就好像一直壓在心上的陰霾消失,整個人前所未有的輕鬆起來。

後來畢業展覽上的作品,是她心境轉變後的第一幅畫,她不再對朋友有所戒備,但在對待事情猶豫方面卻沒有改變,她還是會問希娟或是禾遇該不該做這件事,而那幅畫讓她的才能被發掘,之後慢慢走向世界的舞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