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小傳

周詣婷

「嘿!愛莉!」

  交叉路口旁紅綠燈裡的赤色小人站得筆直,頭上的秒數還在一點一點地減少,盡忠職守的司機在駕駛位上不發一語,在這個沉默的時刻裡,愛莉正專心地研究手上的相機,聽見有人在叫她時還沒來得及反應,身旁的車窗就被人輕輕敲了幾下,她抬頭一看,原來是喬。

  她剛把車窗降到能清楚聽見喬說話,喬就趕緊停下梳理自己頭髮的手,急急忙忙地說了一大串:「愛莉!早安!我爸爸想在週末測試新買的烤肉設備,還說我可以帶朋友來,你週末有空嗎?」,喬一臉興奮地看著她。 「看看我爸媽怎麼說吧——他們今晚會回來吃飯——雖然他們一定會同意,你知道的,他們很寵我。哎,快綠燈了,你別再這麼不遵守交通規則,趕緊到人行道上,我們等等見!」,愛莉的心情似乎不錯,說話時嘴角忍不住上揚,但依舊對喬的膽大感到擔憂,她怕後頭的車會撞到喬,還特意等喬提著她的草綠色自行車上了步道後才示意司機前進。

  看來喬很滿意她的回覆,愛莉想著。她看著喬坐上自行車,朝她揮了揮手,然後猛地踩上踏板,咻地一下就往前騎了好遠,她那頭蓬鬆的紅棕色捲髮隨著主人的亢奮情緒一下一下地晃動,晃得愛莉莫名皺起了眉頭,不過她還是舉起了相機,按下快門,捕捉到一張又小又模糊的背影。

  最後一節的下課鈴響起,繁忙又枯燥的一天終於結束了,上課時還一副病懨懨模樣的喬聽見鈴聲立馬恢復了活力,三兩下把自己的書本、筆盒還有隨身聽塞進書包,就跑到愛莉的課桌旁盯著她收拾,看見愛莉的瀏海上別了他們倆之前一起買的髮夾,但是有些歪了,就直接上手幫她取下,再重新別好。

  兩人才剛晃悠悠地走出校門,就看到一輛高級轎車在一邊等候,是愛莉早上坐的那輛車,於是喬歪過頭,想把戴在愛莉左邊耳朵上的耳機拿下來,但看愛莉的臉似乎不太高興,她便縮回了手,接著愛莉張口說了句:「每次都這樣。」,便不再吭聲。

  雖然喬看上去毛毛躁躁的,對很多事都不上心,但身為愛莉最好的朋友,她知道愛莉這是又生氣了。這不能怪愛莉,她的父母太忙了,幾乎沒怎麼回過家,不是在出差就是在出差的路上,而依照早上的那番對話和目前的情況,她父母怕不是又臨時有重要會議要參與,於是派了平時接送她的司機來,看來那頓久違的全家聚餐是無法實現了。

  思緒回到此刻,喬看見愛莉抿起的嘴角又放鬆了,她把差點爆發的情緒都收拾好,再次開口時說的話透過連接的耳機線傳到喬的耳朵裡,冷靜到像是麻木了一般:「請幫我轉告爸媽我要去喬的家住,等明天的烤肉派對結束才會回家。換洗衣物、刷牙用具和我的大象玩偶等晚餐時間過後再送到就好,麻煩您了,謝謝。」

  一路上愛莉都沒有說話,只是默默地走在喬的身後,原本金色飄逸的長捲髮像是瞬間失去了光澤,整個人像隻失落的洋娃娃。而喬偶爾會轉頭看她有沒有跟上,走的太快會停下來等她,有時又放慢腳步直到兩人並肩,低頭看著兩人的影子被拉的好長好長,再往前小跑幾步,玩得不亦樂乎,彷彿對朋友毫不關心。其實喬從十三歲起就知道口頭安慰愛莉是沒用的,要是有用她現在也不會在街上耍白癡玩幼稚遊戲試圖破除沉悶的氛圍。而且愛莉把喬的隨身聽和耳機都拿走並戴上了,絲毫沒有要理會人的意思,她也沒辦法。但到了家門口,喬還是忍不住了,愛莉可以生氣,但喬不想把低氣壓帶進家裡,於是她開口問:「晚餐後你想吃冰淇淋嗎?我家只有香草口味的。」

  「冰淇淋果然是無敵的。」坐在抱著一大桶香草冰淇淋的愛莉旁邊的喬暗自腹誹道,看她盤著腿在沙發上認真吃冰的滿足模樣,喬撓了撓自己的一頭亂髮,還是不太能理解。一家人好不容易能聚餐卻又被迫取消,見過好幾次這種狀況的喬都知道這有多讓人失望,沒想到吃冰淇淋如此突兀的提議竟然把愛莉哄好了,她有些後悔以前沒用這個方法, 不然從前的她可是拚了命地耍寶才讓愛莉破涕為笑。

  一直到兩人都洗好澡、吹乾頭髮,坐在喬的床上準備玩撲克牌時,喬依然不確定她的好友是否已經恢復到平常的模樣,她偷偷觀察著愛莉,試著在她臉上找尋標有「情緒已穩定」的證明。這時,愛莉停下正在發牌的手,抬頭和喬對視,喬為此嚇了一跳,彷彿被戳穿心思的是自己,等到回過神來,就看見愛莉倚在床頭,後腦勺靠在枕頭上,手裡抱著她的大象玩偶,「我告訴你吧,為什麼我不生氣了。」。

  愛莉看著喬學自己把枕頭豎直後擺在床頭,又抱了一隻獅子玩偶在胸前,意會到她是在故意模仿自己,想讓自己別那麼精神緊繃,愛莉不禁淺淺一笑,隨即開口:「其實我還是有點心情低落。爸爸媽媽分明知道他們很可能會有緊急的公事要處理,卻和我約定說他們會回家、我們能夠一起吃飯,最後依舊是工作第一……不過我生氣的同時又很難受,他們實在是太忙了,也許平時都沒有好好休息,可是為了和我多相處一些,即便空閒時間不多也想回來看看我,而我——」,話尚未說完,愛莉癟了癟嘴,像是要忍住自己一湧而上的情緒,她做了幾個深呼吸後才繼續說下去。

  「我不想難過,這顯得我很像小朋友,我長大了,應該要成熟點,他們也是為了這個家在努力。而我也不想你跟著難受,所以我就決定吃完冰淇淋後要跟所有的不愉快說再見。」,愛莉說完後對著喬揚起微笑,接著仰頭打了個呵欠,把自己藏進被窩裡,只露出一張小巧精緻的臉,又拍拍喬的肩膀要她躺好。喬順從地躺下,側過身面對愛莉,然後伸出手讓她上半身轉向自己,小聲地對她說:「沒關係,想哭的時候就哭,反正即使你臉上掛著鼻水和淚水,我也能讓你笑出來。」

  愛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喬向來不是會說出這種話的人。她上次聽到喬語氣嚴肅地安慰人是在十三歲的時候,她第一次不能和父母一起過聖誕節的時候,當時她哭了多久喬就抱了她多久,為了安撫她還浪費了好多口水,硬是說到喉嚨都乾了,可是自己依然沒停止哭泣,之後就沒見過喬主動安慰人,頂多是附和幾聲就了事。回憶到這,愛莉又有點想哭了,她往前挪了挪,直到喬的呼出的氣打在她頭髮上,這個位置很剛好,喬不會看到她的臉。

  感知到好友的靠近,喬並沒有多想,她只當是愛莉又缺乏安全感了,畢竟家人不常在身邊,即使有朋友的陪伴,依然會感到心空落落的,於是她用力地抱緊愛莉,然後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背,邊回憶以前媽媽教過她的童謠,邊哼出不成調的旋律。過了一會兒,她聽見愛莉邊吸著鼻涕邊笑的聲音,和自己並不優美的歌聲混合在一起,在這個倒楣卻又美好的夜晚裡飄盪。

  隔天愛莉是被庭院裡的對話聲吵醒的,喬的嗓門很大,在房間內就能清楚聽見她的大呼小叫。愛莉揉了揉眼睛,拉開房間的落地門,便看見她正在阻止弟弟觸碰烤肉的食材——誰知道這小傢伙下一秒會不會把手放進嘴巴裡,保險一點總是好的——而愛莉也想幫忙,於是匆匆洗漱後直接光著腳丫踩上庭院的草皮,小跑到喬的身旁。喬看到愛莉的腳後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抖抖腳將自己的涼鞋甩下,然後一把抱起弟弟,語氣誇張地說:「哎呀!果然還是光腳舒服!你說是吧弟弟!」,接著對愛莉揚起一個大大的微笑,愛莉也被逗得笑出來。

  除了喬烤焦了幾片肉以外,派對舉行得還算順利,原本只有喬的家人和她的幾個朋友,結果鄰居們被烤肉的香氣吸引過來,而喬的父母也樂於讓他們加入,於是這場活動越來越熱鬧。在大人們談天喝酒時,幾個小女孩拉著愛莉不鬆手,說是想幫她編辮子,愛莉不忍拒絕卻又怕自己寶貴的頭髮被扯亂,猶豫地皺緊眉頭,這時喬走過來了,像小孩一樣拉了拉她的衣角。

  「我們去準備驚喜,等等就回來陪你們玩啊!」喬推著愛莉往屋子裡走,邊回頭和小女孩們承諾。愛莉聽了喬的話後覺得疑惑,她昨天可沒聽說有任何驚喜計畫,走到沙發前坐下時臉上寫滿了問號,喬看見她的表情便「噗哧」笑出了聲。「驚喜是給你的!你當然不知道啦!」,說著便拿出一本手工做的相簿和一台底片相機,放在愛莉手裡。

  愛莉翻開相簿,每頁都是以前她和爸媽的合照,那時爸媽工作還沒那麼忙碌,喜歡帶著愛莉去旅遊,其中有幾張是在迪士尼樂園拍的,愛莉記得幫忙拍照的工作人員稱讚她是個可愛的小公主,當時可把爸媽給樂壞了。她把相簿合起來放在膝上,拿起了相機,方才一直安靜坐在一旁的喬見狀便開口:「相機是我送給你的!你喜歡攝影對吧,把喜歡的人事物透過快門保留起來!雖然我不懂這些,但問了我的叔叔,他說很多人喜歡用底片相機,因為在按下快門後無法立即看到成像,而是要等收到洗好的相片時,才會知道當時的你看見了什麼、捕捉到了什麼。」

  喬只說相機是她送的,那相簿又是誰做的呢?愛莉正想詢問喬,沒想到外頭突然傳來幾聲大叫,還有在喊自己名字的,她更一頭霧水了,喬反而顯得興奮,跳起來拉著愛莉就往聲音傳來的方向跑。看見爸爸媽媽站在人群中時愛莉還不敢置信,以為是跑得太急而產生幻覺了,直到爸媽兩人拿出一本和愛莉手上一模一樣的相簿,她才大聲尖叫,隨後撲向兩人的懷抱。

  原來愛莉的爸媽在得知她的回覆後,便請好心的同事代為出差,兩人馬不停蹄地趕回家,準備在派對上給女兒一個驚喜,手作相簿則是之前在忙碌之餘抽空做的,想當作團聚的禮物。夫妻倆當時並不確定女兒會對這禮物做出何種反應,但目前看來是不需擔心了,艾莉很是喜歡,而更令她開心的是,她愛的人全都在場。

  她舉起自己的相機,對著所有人說:「來合照吧!大家一起!」

  在這個飄散烤肉味、汽水味、還有此起彼落的笑聲的午後,一群人擠在鏡頭前一同倒數著,數到最後一秒,相機擷取到了每個人的笑容。其中有個紅棕色頭髮女孩搭著另一位女孩的肩笑得開懷,而那位被搭肩的,長得像公主、洋娃娃的女孩,手裡正緊緊地抱著一台底片相機和一本相簿。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