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小傳

陳靖凱

「這,是最壞的結局。」

我感到刺痛,看著白色的日光燈。

用眼過度真的是一種糟糕的體驗,就像進行了重訓後,隔日會感到全身痠痛,眼睛的乾澀灼熱,在睡醒時才爆發出來,這種感覺我早就習慣了,誰叫我不愛惜自己的眼睛呢。

走進浴室,鏡中映出熟悉的面孔,看得出頭髮已有約一個半月沒剪,已經蓋到了眉毛,眼睛下方有著淡淡的黑眼圈,因為不常出門,皮膚透著蒼白,身上穿著黑色的短袖衣褲。

從高中開始,我大約是在那裡迷路的,迷路了就原地踏步,真是糟糕啊。

你問我每天是為了什麼上學? 

我只能告訴你,我是為上學而上學,很繞口吧。

高中對我而言是一段很空虛的日子,每天坐在教室裡滑著手機等待上課,上課鈴聲響起,便看著黑板等待下課滑手機。

你說朋友啊,我從那時候開始就沒特別經營人際關係了,誰讓我滿腦子都不知道是在想些什麼,總是不主動去融入群體,總是一個人坐在位子上滑手機。

大學?我其實有想過在大學好好努力,然後試著重新找到與他人相處的感覺,但我發現兩者都沒有想像中容易呢。

我對大學雖然有所規劃,但完全不夠啊,不僅是執行力不夠,計畫還總是被意外給擠得一團亂。

人際關係的部分啊,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沒救了,話少的可憐還為害羞而不敢主動和人打招呼。

所以一直到了畢業我也沒什麼改變,只是被時間推著走而已,現在的我只是個打工的,沒事就在家裡寫寫小說、看看影片,總是為了自己的收入煩惱,我不知道自己的人生還剩多少價值,或許早就呈現負值了吧。

我說了這麼多,你應該知道我想表達什麼,在文字的這一端,我只有我,我現在睏了,就算事情沒做完也可以闔上眼睛倒頭就睡,我留了很多沒處理的事,等著你來完成呢。

雙眼的疲憊,總是讓我再有精神也想閉上雙眼睡去,眼睛是靈魂之窗,眼睛的疲憊彷彿能夠傳達到靈魂,讓人無法抵抗的睡去。

「這,只能是故事的結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