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傳

林志峯

月黑風高的晚上,有一位身穿白衣,戴著印有黑色蛇印佩劍的女子傲立於程中最高的塔頂,順著她的視線能看到城中某戶人家,那戶人家在當地有著神之遺族的稱號,但在30年因得罪朝廷被其他各大家族打壓,一蹶不振,而在這夜晚一位男孩的誕生讓這神之遺族漸漸步入神道。

   「夢兒,情況怎麼樣了?你娘親有好點嗎?」身穿鎧甲的中年男子問道。

「沒有,娘親她現在疼痛萬分,爹爹怎麼辦呀? 」夢兒向她的父親說道。

「唉,我堂堂洛城雲家大族長,對這是真的無能為力呀,只能盼你娘親能度過難關。」語畢,一陣嬰兒的哭喊聲,響徹整個雲家,這時雲家族長,雲陽飛奔至產房,開門一看,一個長相俊俏的嬰兒露出了一抹微笑,「好啊!好啊!真的是我的孩兒!就這淡淡的鷹眉和我有著同樣的霸氣而且有著天階龍骨和古代雲家的天仙神脈未來肯定是神陽境的當世強者!為父期許你成為至強玄者,就決定將你取名為雲玄。」正當眾人圍著這剛出生的雲家希望,一隻蘊含暗勁的弓箭以迅雷之姿射入了他的丹田,就算雲陽早有察覺也無法擋下。「是誰!誰放的箭,出來躲著!」雲陽一陣嘶吼雙手已經插入手心中泛著血珠,對著庭院外叫喊,卻找不到是誰放的箭。「是父親不好沒能救下你讓你受此苦難,為父以這血禁之術換取你10年的壽命。

   「爹爹!不能呀!」 「夫君,不要!這血術是要以命相交阿,難道沒有其他辦法了嗎?」 「柯兒,玄兒還沒出生遭受此劫是我這個做爹爹不好,用命來換也盡到做夫親的責任了。」雲陽手緩緩抬起施展開了入劫境的劫域要以此逆天改命,但此時異相徒生,雲玄泛起金光一陣艱澀的梵文突然布滿身體,原本身上被暗箭所傷之處奇蹟似的復原,讓原本奄奄一息的他恢復了生機,但眾人都沒有發現,一座浮屠塔座落在雲玄的心海。雲陽等人的劫後餘生讓暗中的勢力無不膽戰心驚,而雲陽也不敢放下戒心的處處護著這雲家希望。

   12年後,雲家依然被朝廷處處針對,但因為雲家這些年來天才輩出,讓他們在洛城也逐漸恢復了聲望,而這年輕一輩的天賦最好的無非是雲家的少家主雲玄,12歲就達到先天境十級,遠超同齡之人,再加上天階龍骨和天仙神脈,可是傲視群雄。

 「玄兒,過幾天就是族中大比了,你可有把握?」 「爹爹放心吧你教孩兒的星神碎影雖然剛剛入門,但也悟得殘影這一步了。」 「很好不愧是我的孩兒這此族比一定能替為父取得頭籌。」 雲玄告辭父親後就回到屋中,並開始修習雲家的盤玄功。一炷香後,雲玄突然感覺有東西在吸收他的玄,但怎麼針扎都無法阻止玄力如洩洪般的被吸收掉,一陣暈眩感襲來讓雲玄不省人事暈倒在床邊。

  雲玄的心海中。「好飽好飽阿,這充沛的玄力滋養,真是享受。」一個小女孩摸著肚子說著。

 「是誰?誰在說話?怎麼我的心海有一座塔?咦,你又是誰,怎麼有個小女孩啦,是不是你把我的玄力吸走了?」 雲玄憤恨的道。 

 「哼,你算甚麼東西敢對本姑娘大呼小叫的,我曾經可是這片大陸最厲害的器靈。」

 「雲玄冷笑,我不管你是甚麼器靈管你是天王老子,把我的玄力還來。別以為我會對你客氣。」說完雲玄想施展星神碎影將她轟出去,但浮屠塔的器靈用更快的速度把雲玄擊飛,雲玄站了起來他知道不能力敵於是決定智取,就試著跟器靈談條件,「好吧你想怎樣都可以,但要把玄力還給我,我可以答應你所有要求。」

  「哼跟我談條件,也不是不行,玄力暫時不能還你,但只要你讓我回復到入劫境,我不只不吸收你的玄力還能帶你問鼎神界,如何阿姑娘我可是不屑跟你說謊的。」

  雲玄心想:「幾天後就是族中大比了,該怎麼辦眼下只能答應他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好我答應你,我能幫助你但你說的話不能忘。」突然雲玄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但卻不是在雲家。「我這是在哪……..?」 「你醒啦,嘿嘿嘿!」一個穿著印有蛇紋黑袍的女子慢慢走近雲玄,「來!不會痛喔,姊姊替你解脫,下次投胎當個平凡人就好。」雲玄感受到危機感,卻半點辦法都沒有,「冷靜,不能慌,先迂迴在看看。」

「那個漂亮的姐姐,你是不是被雲家騙了呀,我不是雲家人啊,只是一個小毛賊闖進雲家,卻被樹枝絆到,暈了過去你看我半點玄力都沒有怎麼會是你要找的人呢?」

 「哼,你怎麼可能一點玄力都沒有,你可是天才少年雲少家主怎麼會呢?」

 「你試探一下就知道了阿!」 

 「不用試了就算你不是雲少家主,雲家上下已經被我們血宗屠盡滿門,那雲家主可是悽慘呀,哈哈哈哈,所以就算你是假的,真的也在所難逃,不過你覺得我會認不出你那天階龍骨嗎,哈哈哈老實點,等拿完你的龍骨我考慮給你一個痛快。」

 「你說甚麼?你再說一遍!你把我爹爹怎麼了!」雲玄像憤怒的野獸般嘶吼著,心裏一陣陣悲痛傳來,家人的身影在他的腦海裡迴盪,血淚從他臉頰旁留下,他冷靜地向心海的小女孩說:「借我一點玄力,不然你也別想恢復。」 「借你有甚麼用他可是王玄境,一隻小姆指就能殺你,你活到現在該慶幸。」  「不管他是誰至少要逃離這鬼地方,借我玄力,我有七成把握。」  「哼別對我下命令,你最好活下來不然我也饒不了你。」曾經流失的玄力緩緩流回經脈,雲玄眼神一凜趁著黑袍女子不注意時施展星神碎影,正當要離開石室時,黑袍女子一掌擊來掌未至,掌風將雲玄捲起,重重落地,一陣痠痛刺激著他身上的經脈,讓他的經脈幾乎斷裂暈了過去,「唉,果然還是要我來,就說不要逞強硬要逞強。」小女孩附在雲玄身上,將玄力擬在指尖,以指為劍,輕輕一掃,黑袍女子被一劍洞穿,連開口都來不及。 「唉,蠢小子,跟主人一樣,遇到問題一古腦兒的衝。」小女孩,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浮屠塔的治癒功能替雲玄療傷。

  一個月後,雲玄才從昏迷中醒來,「全身痠痛,痛痛痛,好強的掌勁。」  「呵,你小子命大,要不是我你可能就屍骨無存了,還不好好謝謝姑奶奶我?」 「好好好,還真的多虧了你,但我一直有個疑問,你說你是器靈,那你應該有主人把,你主人還在嗎?」雲玄疑惑道。

   「哼不該知道的事你還是少問點,你的實力沒有知道真相的權利,只要知道姑奶奶我不會害你就好。現在你要趕快幫我恢復實力,這樣才能讓你早點替你的家族報仇。」

   「你說的對,我先來搜搜這個王八蛋身上有沒有甚麼寶貝吧。」雲玄在他身上翻找著,小女孩不知道受甚麼吸引在石室跑來跑去的,突然小女孩觸動了機關,一道暗門打開,雲玄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突然所有燈亮起,前方一座平台上放著一個木盒,「等等,我先探探,小女孩慢慢走過去用靈識掃了這個奇怪的房間,「沒有機關,放心我們去一探究竟吧。」雲玄打開木盒,突然一道人影投影在木盒上,「哇有鬼阿!」雲玄驚吼著,「你傻呀,是殘魂!鬼吼鬼叫的。」 「哈哈哈,老夫我是這把劍曾經的主人,那你既已入了此門中,就是有緣人,裡面有一套功法和一把劍,但這把劍會隨著你的玄力進化,孩子,未來有一場大劫,你既已得我衣缽就答應老夫,成為應劫者吧。」雲玄哪聽得進,現在的他可是滿腹仇恨,管不得甚麼大劫應劫的。聽完那縷殘魂邊消散了,而雲玄直接打開木盒取得了一本功法,卻不見那老人所說的劍,但他也不管了取完功法便回到原本的石室中,小女孩說道:「我聞到丹藥的味道,你看看那個女人的身上是不是有丹藥。」雲玄開始翻找搜出了一枚空間戒指,「這戒指裡頭好多丹藥阿,你看看都是甚麼。」小女孩看到丹藥幾乎笑得合不攏嘴,馬上搶來全數吞下,瞬間小女孩的氣息徒升,先天十級,王玄境,入劫境,這讓雲玄更是喜出望外,「哼回復到如劫境了,說好的條件當然不會少,這些靈力還你了,此時雲玄感到身體暖烘烘的身體的氣息回到從前般的強大,「終於,熟悉的氣息,血宗宗主,聽聞是神靈境三級的強者,我得在短時間將實力提升至神靈境才行。」

  「呵想報仇?就算你是神靈境又怎樣,他全宗上下數不完的神靈境你確定能擋下來,看在你跟我挺投緣的,便次你一場造化,我這浮屠塔能讓你在裡面修練並將玄力和你的天仙神脈達到完美融合,入劫境扛神陽境都不是不行,但修練可是分常痛苦的喔,可能還會死掉,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我的父母兄弟姊妹,我的家人都因我而死,我一定要替他們報仇,不管甚麼方法,再痛苦我也會撐過!」

  「好!那變成全你,死則寇,存則神。進去吧。說完雲玄便踏進了浮屠塔,「主人你沒選錯人,而且還跟你有著同樣的血性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