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雪

邱昱蓁

1

三月下了場雪。

但照理說三月不會下雪。

就像我沒想過現在會過這樣的生活一樣。

我是一個非常自傲的人。

爸媽在教育上並沒有給我多太多壓力,但我就是自認不凡。

我的血液必須是沸騰的,我必須是酷的新時代女孩。

我不去碰愛情這種不能掌握的事,我看書、健身、社交、打工。

我身上價值不是的身上有點小錢,也不是我有很多值得炫耀的社交,是我足夠年輕。

所以年齡對我而言是禁忌,因為時間會不斷提醒我,還有很多和我相仿年紀卻比我優秀的人。

我唯一的休閒就是追劇,我能從此涉略不同思想,影集裡的主角過的不同生活,也會讓我更對生活懷抱著幻想。

上大學後我一直都算是我行我素,也不太會表露真實情感,那些告白的人,我從不予理會,因為我只做有意義的投資。

不過現在,我總不能叫我面前這個傻瓜走開吧。

「知慧〜放學跟我們去吃火鍋嘛」

「對啊對啊!走嘛」

不知道何時又多了兩個人,我對無意義的社交並不感興趣,尤其是這些及時行樂的妹妹們。

只是因為一次的分組分到一起,這三個傢伙便時不時來找我,問我功課,問我要不要陪他們做無聊的事。

我沒有表示不耐煩,畢竟多一個敵人對自己也沒益處。

我只能委婉拒絕,苦笑表示自己要上班。

九月底的風很清爽,慢跑非常舒服,快到家時手機響了一聲。

「我們女兒有吃飽嗎?」

簡單回應後,我便開始過自己的小時光,下廚、運動、追劇。

剛開始的大學生活樸素又簡約,但一個人很是自在。

即使那三個女生時不時來煩我,但我始終和所有人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情感這種東西並不穩固,人這種個體本是自私的,一旦對對方有了期待,受傷便是不可避免的。

反之,當一個人對我有期待,那不就是一種索取?

反正我不會讓那種東西捆綁我。

2

默默來到了寒假,生活充實的我記不起這個學期都在幹什麼。

他們誇我拿到了獎學金,我笑笑說沒什麼啦,內心毫無波瀾,這本是意料內的事。

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懷疑過現在的生活。

寒假期間,我回家住。

臨走前,媽媽把我叫住。

「女兒啊,你生日快到了,這些錢你留著。」「謝謝。」

「還有啊,我知道你是聰明獨立的人,但我希望你能結識一些朋友,一個人孤單久了,總會凋謝的。」

這麼快啊,不知不覺就三月底了,某個尋常的下午,沒課我就打算回租屋處了。

「等等知慧,我有本書很有意思,你要不要回我住宿的地方拿。」

我是真想看看那本書的,沒想到她的出租屋這。

三月底還稍帶寒意,我們穿著薄長袖並行,沒想到學校有這麼多櫻花樹,但早已過了櫻花盛開最美的時候。櫻花紛飛,是準備凋謝,落入塵土,等待下一季的花期。

我怎麼就不覺得可惜呢,也不覺得此景如同人間好時節呢,我只覺感慨,時間怎麼用都不夠多。

原來到了。

「啊!知慧你在外面等一下,我拿室內拖給你。」

剛踏進門口的我已經開始不耐煩了,難道不能拿書給我就走嗎。

此時突然停電了,我看見三個腳步聲往我這邊走來,我聽見打火機的聲音,一個微弱的火光,他們拿著蛋糕向我走來。

我頓了一會。現在是怎樣?

「祝你生……」「你們吃吧,我沒有過生日的習慣。」我正準備轉身離開。

「林知慧你會不會太過分?」他們之中最衝的女生說道。

我不想負擔這樣的情感,為什麼要惦記我?在我看來我們根本不熟識。

半開的門,微弱的光照向屋內,我回頭看見熄滅的蠟燭,三個黑暗中的聲音。

只有我站在光前啊。

「你們擅自主張把我騙來這,憑什麼對我發脾氣。」我冷冷的說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李承怡是看你總是一個人很孤單才好心要幫你過生日的欸。」李承怡拉著他說不要再講了。

「你不情願可以不要跟他們一起阿,還有憑什麼我就得心懷感恩接受?道德綁架了吧。」我譏諷的對著陳于真說。

留他們三個在黑暗中,我獨自離去。

我好像隱隱約約聽到有人說:「看吧,她就是聽到的那種人。」

「我是哪種人?」晚上七點,我在租屋處外慢跑。

「有能力的人不會因為這些碎語被影響到。」

3

如常上學,一切都一如往常,只是少了三隻蚊子,圍繞在我周圍。

只是有些同學的眼神看起來不一樣了,很刻意的,我知道,是有人說了什麼。

一開始我不以為意,謠言這種事流動性很快,不過事過一個禮拜,我能說是非常煩躁。

這已經嚴重影響我的生活,讓我無法忽視了,是高中生嗎?都幾歲了,幼稚的不行。

我竟然忽然想起高中似乎也有這樣的場景,有個女生因為不乾淨而被霸凌,面對那些霸凌我總是旁觀著,她畏縮在角落的場景不斷浮現。

高二她轉學了,我竟然還心想著這個鬧鬨鬨的班終於能安靜點了。

我第一次感覺到我這樣的負面情緒,我覺得可憐人必有可恨之處,而現在的我面對這種場面,我可恨在哪呢?因為我拒絕了他們的驚喜?還是我讓他們難堪?

這堂課結束了,我第一次這麼心不在焉。

難道真是報應?

我起身時,不小心撞到一個男生,「啊,不好意思。」

本想擦拭他被飲料潑灑到的痕跡,他卻拍掉我的手。

「髒女人。」我愣了一刻。

髒?我哪受的起這種汙辱,我追上去,「髒?你在說誰髒啊。」

越來越多人湧上,甚至有人拿起手機拍攝。

「你這女人現在是要跟我打架是嗎?」他推我,我跌坐在桌椅上。

難堪充斥我的每寸肌膚,握著的手心都是汗。

他們站在那裏,就像高中旁觀的人們班,我又回憶起,那天,班上的人朝他潑水,他那難堪的模樣。

陳于真沖出來推了那男生,吳薇和李承怡跟在後,他們就站在我面前,把我護在身後。

記憶繼續撥放,原來她被潑水之後,我牽著她的手,在全班的目光下,帶她去廁所更衣。

相似的場景在我面前重演,只是這次,我站在那女生的視角。

「你們幫她說話?你們知道她怎麼勾引男生的嗎?」

「啊?」這時我自己站了起來,勾引?

我笑了,是真忍不住。

對質中找到惡意謠傳的人,在網路上毀謗我,是之前被我拒絕的男生。

為了不鬧到學校,那天下午我們翹了通識課,和那男生講開,最後他發文道歉了,看著陳于真兇狠的盯他發出去,我有點被逗樂了。

4

他們陪我回租屋處的路上,我們一句話都沒說,

但我刻意繞路,走到兩個巷子後的小公園。

「今天的事謝謝,之前,挺抱歉的,今天我請客。」才剛說完這句話,本來安靜的氣氛頓時活躍了起來。

啤酒、洋芋片、糖果,青春的代表物不就是這些東西嗎?

但我的高中生活,並沒有可以一起在公園喝酒的朋友。

那天我們徹夜長談,聊到半夜12點。

聊到天南地北,聊了我的想法,「你們不知道啊,流浪的人不等於迷路。」

「你那麼努力是為了什麼啊?」李承怡說。

確實是像她會說的話,活在當下,好像都沒煩惱似的。

不過我也道不明白。

「喝了這個酒,林知慧就不可以反悔了喔!」

那天之後,我們形影不離,我也沒再聽過先前那些謠言。

好像遇到他們之後一切都開始變好。

我想珍貴不是我遇到好友,而是他們能理解我。

「知慧我們放學去吃冰嘛〜」五月到了,大家紛紛開始穿起短袖。

「今天是禮拜三,知慧要慢跑,你忘了。」吳薇安撫著李承怡。

吳薇是當中最不顯眼的女生,她介於李承怡的純真以及陳于真的衝動。

溫柔細膩,像平靜的湖面。

「那我們陪你跑!」李承怡趴在我背上,以前的自己肯定瞧不起她這副樣子,但現在曉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5

大一就這麼過了,我度過了一個挺開心的學期。

暑假期間我帶了他們回家,爸媽很驚訝,我知道媽媽應該很開心,爸爸還誇陳于真力氣大呢。

又到了新生進來的季節,他們頂著純真的幻想,能算是實質上的大人了。

我們照樣會一起吃冰棍,一起慢跑,一起在電腦前守著選課。

但只有我決定雙主修。

陳于真加入了校隊排球,她有比賽時我總會去當親友團。

即使說看不懂、無趣,但每次我都會到場,算是我們之間的默契。

那天她贏了,李承怡開心的抱著她。

我拿著水要給她,卻被某個男生碰到,水滑落,滾到我的腳邊。

那男生先是替我撿起來,「謝謝。」

抬起頭那刻,又把準備交還給我的水瓶收回。

「謝謝你的水嘍。」??怎麼有這種人啊。

我太驚訝有這種厚臉皮的人了,就這麼看著他的背影離開。

離開體育館後我抱怨這件事,「你說陳奕凡嗎,我們校隊的屁孩學弟啊。好好笑喔你怎麼會跟他扯上關係?」

「我這是被搶劫吧。」「搶走你的水,接下來就是搶走你的心了。」

「他搶走的也是你的水。」我小聲呢喃。

怎麼會有這種人?

隔天,終於上完上午的課,我就看到那學弟站在教室門口。

「你怎麼知道我們課表。」一陣沉默後我開口。

「這個給你。」一杯奶茶,這是什麼意思?

我冒出一股無名火,他在搞什麼把戲,很好玩嗎?

我直接走人,吳薇跟著我,留下李承怡跟陳于真和他在原地。

那天之後他仍不時出現在我面前迴盪。

我想,這是我愛情故事的篇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