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羽彤

我上次寫文的時候還是上次⋯⋯

原創短篇小說

《暖冬》
聖誕夜當晚街道上的人潮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多,岳清將圍巾拉到鼻頭的高度,
雙手嚴嚴實實塞在風衣口袋裡。沒幾秒覺得悶了又伸手拉下圍巾,
口中呼出一抹白霧,在櫥窗燈邊晃了兩秒就散了……

原創中篇小說

《摯冬》01
北城的冬季不大下雨,十一月到一月之間會降雪,
但在那之前乾冷的寒風往往凍得刺骨,學校發下來的運動服內側沒有刷毛,
也不知道加厚,苦了趕著上早自習的學僧……

《摯冬》02
窩在座位上的秦某人把手裹在帽踢口袋裡,頂著一個米色的帽兜,
臉顯得更小了一點,但他此刻面色不善,看上去特別不高興……

《摯冬》03
「阿桂,你打算表演什麼曲子啊?」還沒等全部人落座,秦緣忍不住開口問道。
午休時間有一個小時學校是開放外出的,
他們三人在這寒天凍地裡沒那個興致瞎繞,直接走進了對面的肯德基……

《摯冬》04
學生宿舍晚上總是熱鬧的,期末考前只剩幾間寢室門窗緊閉苦讀……

《摯冬》05
南城的雨比風更盛,夏秋兩季濕氣重,颱風從七月延續到九月,秋初是雨勢最大的時期。
秋後的雨期綿長,恰好撞上了小漁村的豐收期,漁獲與稻獲豐饒,村內一片祥和……

《摯冬》06
許多人還沒從方才熱血激昂的餘韻裡清醒過來,直到少年們推搡著下了台,觀眾席都還聲聲嚷嚷……

《摯冬》07(完結)
「……於是雨水將天光洗淨,你是最耀眼身影。」

新詩

《愚人說》
無人長街,殘雪,消融
灌滿冷風的空酒瓶……

《夢境》
我們赤腳在夜裡奔逃。

散文

《生生不息》
情感伴隨著人的一生經歷生老病死,於每個人生階段孳生成長,
轉變為愛恨情仇與兒女情長,幾十年的以來流連於人間煙火……

二創小說

撒野

《許願》
「我肯定在幾百年前就說過我愛你,只是你忘了,我也沒記起。」
他說:
「只不過我還是找到你了,可厲害了。」

ROZA

燙熱》
「阿薩,你把我的吹風機放到哪了?」
「右邊第二個櫃子吧,沒有的話你再找找。」
羅伊手上卷著吹風機的電線,走到客廳看見他的戀人光著一雙長腿赤腳踩在地上,阿薩穿著大一號的白t恤,手裡拿著一個紙盒……

熟睡
「那麼今天就播到這兒,我等會要去公司,回來大概不知道什麼時候,
我到時候再發動態,我們晚上見拜拜。」
阿薩眨了眨眼睛,笑著關上了攝像頭……

對望
經常有人提起阿薩的眼睛很漂亮,畢竟是少見的異色瞳,
他的反應往往是客氣的道謝,再補充一句自誇……

硝煙
烏雲從樹林連接遺跡的那端漫延過來,幾小時後雷雨將至,
這不是個打槍的好日子……

晴雨
阿薩喜歡貓。
這點全公司乃至全體小毛線都知道,首先看他的帽兜就知道了,而他在初登場時也是這麼說的。

排球少年

《課間》
期末考試結束隔天,早上的課程大部分都在檢討考卷……

《飛翔》
影山和日向一前一後走進包廂時裡頭已經到了三個人……

《溫柔》
期末考試結束隔天,早上的課程大花卷老早就知道松川有把吉他,
但不常聽他提起,因此這件事便被拋在午休和上課鈴聲的夾縫間,
直到這天下午進了松川的房間才想起這黨事……

《諾言》上
赤葦偶爾會在閒暇時翻閱其他類型的雜誌,這當中就包括了旅遊類型的,
他習慣用標籤紙記下想去的國內外景點,幾些時日下來已經積了厚厚一疊……

《諾言》下
出了火車站後雨已經停了,潮濕的風包裹著飄零的樹葉,
這是個乍一看和東京都十分相似的城市,卻又對眼前的街道商販感到陌生。
這便是所謂旅行,赤葦已經很久沒有體會過這種新鮮感了……

《彼時》
鄉下的夜裡其實還挺清淨的。
宮侑這還真是第一次來到北前輩的農地,在車站換了公車……

《早安》
月島螢的早晨通常在一片淡色的陽光中醒來,
大多數時候他耳畔邊隱約能聽見某人穿衣起身,衣褲在床鋪上擦過細碎的聲響……

《同學》
仙台市體育場外,月島螢戴著口罩緩步走進了一間餐廳,
他訂位要了一間包廂,由著服務生帶他往店裡頭走。